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2年2月 的存档信息

房东是一对福建来的夫妇,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一个儿子在附近中学的天才班读书。 他们来的早,和我们来的路子也不一样,他们在SCARBOROUGH的一个MALL里开了一个小店,经营从中国来的服装,鞋袜,日常用品之类的。 女主人看店,很忙,每天早早就出门了,到晚上才回家,很少看到。 不过她对烟味儿出奇的敏感。 来的时候,朋友送我两条中华烟,尽管老婆不让抽,我还是会偷偷地躲到… (阅读全文)

对加拿大政府有怨言吗?那当然。 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月后找工作那天起。 有多少?大家有多少我就有多少。 在中国,我好歹是在大城市写字楼里上班的白领,加拿大不是缺人才吗?我就是啊? 政府你总该派个正规的人跟我谈谈吧,最不该把我打发到那个位于香港人叫雪拔大道的找工中介那里–还是朋友介绍的信息。 这些中介,他们哪里懂得我的专业啊?他们有的只是最低级的LABOR工… (阅读全文)

送给女儿的情人节礼物

  每年的2月14号,是西方的VALENTINE’S DAY,在中国我们把它叫”情人节”,就是情人们的节日,代表着西方人的浪漫。 VALENTINE’S DAY在西方是个挺重要的节日,我以前便想当然的以为在西方,除了配偶以外,大部分的人都会有一个情人。 来到加拿大才知道这纯粹是个误解。 不知道这个节日最初是不是专为情人们设立的,VALENTINE’S DAY演变到现在,和情人是半点也扯不上边的。 如果… (阅读全文)

男人去打工了,剩下LINC班里上课的大都是女生。 年长的比如我们的老师,年轻的比如我老婆,再小的小女生比如我五岁的女儿还有一个和她同岁的小女孩–她们在LINC班的DAYCARE。 我是为数不多的男生中的一个,刚来加拿大,还比较青涩。 这样说有人会想到那个成语”众星捧月”,其实我长得并不胖,更像是一弯残月淹没在众多的星星之中–星星们才是主角,常听见的是她们的笑声。 在我… (阅读全文)

我在国内是考了雅思的,托福也考过–以备万一上学之用,虽然不是很牛的满分,600分还是有的。 我还在原来单位的外事办当过几天翻译,接待过老外,包括说话时舌头好像老也伸不直的印度佬,还有从伦敦郊区来的操着浓重乡村口音的英国佬。 做翻译是要有水平的,对我来说,这个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得能猜,要镇静,不能慌,反正我的领导不懂英语,外国佬又不懂中文,全凭我… (阅读全文)

接下来的几天,起得很早–睡不着觉。 老婆孩子还在梦中,我就早早的爬起来了,拿张地图,骑上自行车出发了。 也没有目的地,纯粹瞎逛。 除了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少看见人,好不容易看到一个长得很胖的白人女子散步,年龄大概二十到四十岁,手里牵着一条哈巴狗,把整个人行道都占了。 车子没有铃铛,看看绕不过去,又不想践踏草坪,于是下车来跟在她后边,被她察觉,回过头来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