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2年7月 的存档信息

学学我老婆,记一个流水账。 开车横穿加拿大对本地人来说也许是小菜一碟,却是我很多朋友的愿望,刘就是其中的一个,在冬季横穿却不是很多人愿意做的–白天短,路况又不好,碰上下大雪就更麻烦。 考虑到生活的小镇交通不方便,老婆以后也许会用到车,便决定把车开过去。 3000公里,第一次开这么远的路,安全是第一,于是周末花了将近一千块在CANADIAN TIRE装了四个雪胎–带轮… (阅读全文)

最初的两个礼拜,我是飞着上班的–其实也不是每天。 我上班的小镇LLOYD有两万多人口,距离埃德蒙顿(一说爱民屯)两个半小时的车程。 LLOYD是加拿大唯一的BORDER CITY,它的一半是阿尔伯塔省,一半是萨斯喀彻温省,自然的有一半居民的税交给阿尔伯塔,另一半居民税交给萨省。 上班的第一天,公司里从网上替我订了机票–从多伦多直飞埃德蒙顿。 打电话给出租车司机–就是我以前… (阅读全文)

2005年11月28日,我在GE CANADA正式报到上班,这一天距离我在温哥华登陆整整18个月。 工作岗位的官方名字是ACCOUNT REPRESENTATIVE,在中文里我们叫客户代表,这和我在国内时候的TITLE–ACCOUNT MANAGER很接近。 这个岗位还有一个比较通俗的叫法,SALES,国内叫销售–没有客户的时候销售就是主要的工作。 我们的产品是诸如发泡剂,消泡剂,破乳剂,缓蚀剂,阻垢剂,杀菌剂,除… (阅读全文)

人类其实不是很理性的动物,借助于原油的涨价,我重新做回了我原来的工作。 2004年刚来加拿大的时候,汽油的价格是七毛多钱,我见过最低的好像是六毛九。 八毛多的时候,人们开始储油了,常见到我们家附近的加油站排起长队,有人在车子的后备箱里放上几个油桶,把它们灌得满满的。 汽油的价格不断的往上涨,2005年的夏天涨到了一块两毛。 原油价格的上涨,使阿尔伯塔的就业环… (阅读全文)

黄皮肤的加拿大人

加拿大的中国人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割舍不掉的过去,不能面对的现实。 第一代移民能不能真正融入加拿大的主流社会?什么才是主流社会?究竟该不该融入这个社会?他们的后代能不能是真正意义的加拿大人? 不知道别的国家来的移民是什么样的,但毫无疑问这些问题困扰着很多黄皮肤的中国人。 在加拿大的华人网站上看到有人说,”融入主流社会就是要做洋奴,其实洋人瞧不起你们”;… (阅读全文)

我在老家的小山村里生活到12岁。 老家人住的是窑洞,巷子很深,吃饭的桌子和凳子不是家家都有,于是乎大部分的时候我们都是蹲在地上吃饭,或是盛上一碗面条坐在大门口的石条凳上。 这样的吃法一直持续到我高中毕业。 蹲在凳子上吃饭是小说中瞎编的,至少不是我们那里的习惯–有凳子不坐是傻瓜。 正经八百的坐下来吃饭是上大学时候的事情了。 因为没有饭桌,吃不进肚子的东西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