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2年10月 的存档信息

移民生涯(49):生意在走下坡路

在我搬来LLOYD之前,公司的生意就开始走下坡路–不只是LLOYD,整个北美都是,我的到来只是加速了这个趋势。 2006年,市场虽好,竞争却也异常激烈,生意场上不留情面,这个BRIAN和我都估计不足。 在国内,运行或采购部门的主管像是爷,你要是不把他们变成你哥,你一个销售代表,他连话都懒得跟你说,我国内的老板就说了,客户出来跟我们吃饭那是看得起我们–饭店的档次一定要跟…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48):排队的规矩

第一次排队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记不清了,总之是在我上小学之前,但也不是幼儿园小孩子手拉手的那种,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上过幼儿园。 从我开始排队的那天起加塞就一直伴随着我。 我是在河南的一个小山村里长大的。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靠山,可吃的东西就是山上的大石头,水是没有的。 我五岁时候排队是为了水,我们那里往地下钻个几十米也见不到水,吃的水只好从…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47):商店退货

 我在中国生活了三十多年,买了很多年的东西,退货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 在中国,大多数商场实行的是一锤子买卖,就是说你要看好了,买到手的东西就是你的,想退货,那是比登天还难–即便是出了质量问题那也是怪你自己没看好。 我就亲眼看到过一场纠纷–在我住的小区里一个个体的鞋店。 那天,一个60岁左右的老头来退一双买了不到一个礼拜的皮鞋,原因是鞋子的底断掉了–他认… (阅读全文)

2007年五月,儿子出生了,他是我们家第一个加拿大人–蓝皮的护照。 8年前的五月,女儿出生时的场景我依然记忆犹新,我站在产房的外边一边玩那个俄罗斯方块,一边等着医生出来向我宣布是儿子还是女儿。 儿子出生时,我是待在产房里的,亲手把他放在那个电子秤上–9磅14盎司,差不多是我们小镇上医院有史以来最重的一个宝宝。 长相就不能恭维了,眼睛都快挤得没有了,女儿说他U…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45):在加拿大坐月子

在加拿大坐月子的不是我,是我老婆。 孕妇坐月子是中国的传统习俗,就是女人在生完孩子的头一个月,要足不出户,最好是整日躺在床上,不要下地–当然厕所是要上的,不能洗澡,不能刷牙,不能洗脸,不能喝凉水,凉水最好手都不要碰。 在中国,很多妇女坐过不止一次月子,老家人说,女人在月子里痨下的病要在月子里治,就是说你得再生一次孩子,然后月子里静心休养才能痊愈–从…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44):小镇上的华人

我们搬来时,小镇上的华人其实有好几家。 我们认识的第一个华人是陈医生–我们的家庭医生,是房东老太太给我们介绍的;见了面才知道,其实陈医生只能说是祖籍中国。 陈医生祖上是广东,他出生在毛里求斯,中国一次也没去过;长着一张华人的面孔,他却一句中文也不会讲,即便是广东话也不会。 然而毕竟是身上流着中国人的血,陈医生把我们看做是同类,他很遗憾自己不会讲中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