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2年11月 的存档信息

2007年,我们丢掉了LLOYD的大部分生意,用失败者常说的那句话形容叫,”胜败乃兵家常事”。 我保住了工作,尽管觉得有点胜之不武,却也在所不惜了–别人抢走生意不也是因为价钱低吗? 我被转到了另外一个组,做售后服务,叫FIELD SERVICE REPRESENTATIVE,其实就是协助ACCOUNT REPRESENTATIVE完成日常的工作,不必直接面对客户,我也不再负责生意的输赢。 在此后的三年里,我服… (阅读全文)

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国家真正感激中国政府,我个人觉得,至少英美还有加拿大这些资本主义国家他们应该。 2008年的经济危机,如果不是中国政府的4万亿刺激计划,如果不是中国的大兴土木,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如何才能不烂在他们自己手里,加拿大的原油如何才能从$40/桶又重新回到$100/桶; 还有,如果不是飞上天的房价,我上海的同学如何仅凭徐家汇那一套100平米不到的破房子摇身一…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53):我和我的老板

BRIAN是我的朋友,同事兼领导。 国内的时候,对领导我们是不直呼其名的,显得不够尊重。 再好的朋友,即便是你的发小,如果有一天成了你的上司,当着大家的面如果直呼其名你也很快会被难看掉,懂事的人是不会这么干的。 领导的名字通常是姓加官衔,比如陈科,刘科之类的,科长升迁了,称呼也便跟着改,比如陈处,刘处。 副职的话,称呼起来有一点麻烦,比如陈副科,你是叫他陈…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52):糟糕的2007年

2007年8月,我们在A公司的最后一个据点丢掉了——其实4月份的时候我们已经接到了通知,在LLOYD剩下的就只有炼油厂了,BRIAN要是不辞职,要走的只能是我了。 预防针是事先打好的——就是一年一度的年底考评。 每年的4月份是公司年底考评的时候,先是自己写总结,回顾过去一年的工作,然后是AREA MANAGER写评语,接着是和老板讨论。 对我来说,写评语的是BRIAN,讨论是在我,BRIAN和…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51):帮朋友一个小忙

陈星是我国内的朋友,经营着一家建筑公司,这些年由于国内到处大兴土木,这个家伙结结实实发了一笔横财,他们家单是房产就有十几处。 朋友很精明,比我能干得多,人脉也比我熟,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学的,反正他那一套我是绝对学不来的,在国内跟这些人竞争,我只能是被踩在脚下,所以我最后选择了移民。 来加拿大以后,我一直在折腾,却始终没有混出个名堂,除了家人,也…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50):考了A牌照

考A牌的想法由来已久。 还是在多伦多的时候,朋友刘就告诉我,在北美如果真的最后找不到专业工作,开大货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算是一个正当职业,北美的运输绝大部分靠公路,一个有经验的大货司机赚的钱并不少。 我在家具厂打工的时候,在RECEIVING岗位接触过不少大货司机,有在市里跑短途的,有长途司机,从美国直接开车到加拿大送货的也屡见不鲜–佛罗里达的司机我就见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