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移民生涯(61):活着是给谁看

字体 -

“一定要活出个样子来。”

这是一句激发斗志,激励人奋进的话,好事者在它的后面加上几个字把这句话变成了,

“一定要活出个样子来给你们看看。”

在我小的时候,我爷爷是被阶级斗争的对象,有这样一个戴着高帽子的长辈,家里人便大家都抬不起头来,爸爸就常跟我们说,

“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争一口气,不要再让别人看不起。”

我那时也的确是很争气,每次考试都给他们拿个第一名回来,可以看得出来爸爸的心情是很好的,官家的话叫龙颜大悦。

上大学以前,我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和别人的比较中度过的,这里边有苦也有乐。

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我个子小,成绩却总是名列前茅,是老师的得意门生;

后来上高中,进了重点中学,开始有些不对劲。

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的同学,有些就特别聪明;我的智商其实也是不错的,他们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还有一个我爸爸总结出来的原因是,我太不用功,一个明证就是,我从前的手下败将都一个个跑到了我的前边,应了主席的那句话,”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

大人们不知道的是,我其实是比同龄的孩子发育晚了,那时候刚刚进入青春期–脑子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想法。

我不喜欢我的书本,不喜欢书上那些教条,不喜欢记历史事件的年月日,搞不懂马列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也不会写作文瞎编。

我喜欢当个运动健将,喜欢那些流行歌曲,喜欢城里孩子浑身上下透着的酷。

后来还算好,及时幡然醒悟,顺着人流挤过了独木桥。

然而即便是上了大学,后来参加了工作,我也始终没有真正做回我自己,我的心态总还是在变来变去的,时而很自豪,时而很自卑。

我不知道怎样活着才是我自己–我很在乎别人怎么看我。

我关心自己的生活,更关心别人的生活,我的同事,我的邻居,他们的生活和我的喜怒哀乐息息相关。

看到别人的老婆长得漂亮,我的心里会酸酸的–其实我老婆也不错;

听到某某人辞职了,我会莫名其妙地被刺激一下–他们赚大钱去了,”有本事的人都走了”,我们领导是这么说的;

周围的人他们总是在传播那些振奋人心的消息,然后他们惋惜我这个被埋没了的人才。

不能被他们比下去,我一定得比他们活得好–包括同事,邻居还有同学。

我后来发现一个秘密,我周围的很多人和我的处境是相似的,不知道他们内心是不是像我那样的纠结,他们却无一例外地想做有钱人和有权人,哪怕只是表面上的。

95年在北京读书的时候,有两家比较上档次的商场,一个是燕莎,一个是赛特,去燕莎和赛特购物是成功人士的标志,一种身份的象征,以至于拎个燕莎或是赛特的购物袋走在街上都会感觉不一样的自信。

用中国的一句老话形容叫”烧包”,我们现在称之为”炫富”。

十多年前我还在国内的时候,那年我们处长买了一辆私家车,1.6升的,POLO还是宝来,记不大清了。

开车上班,其实他家离单位走路也就五分钟。

那时候私家车还少,单位里同事抛下手头的工作,跑下楼来,围着车子转啊转啊,问这问那的,我们处长心情也是出奇的好,难得一回如此耐心,不厌其烦地一一解答。

好日子没有持续多长,私家车开始慢慢地多起来,楼下一辆1.8升的不知什么车最终抢了处长的风头,车前冷落的处长表情开始慢慢变得有些奇怪。

终于有一天,细心人发现处长车子后备箱上的小标签从1.6变成了1.8–我们都会心地笑了。

和处长不同,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烧的,像我这样的穷人比不起车,我们比孩子–谁家的孩子考了第一名,谁家的孩子上了重点中学那是很值得炫一炫的。

后来就听说有人带着二奶去开会–回来被大奶痛扁一顿。

那一年回家探亲,老婆给她舅舅买了两瓶加拿大的钙片,他舅舅在家舍不得吃,那年夏天村里组织老年人旅游的时候他把那个瓶子揣在身上,人多的时候拿出来吃两颗,把瓶子给人看,全是外国字,说是外甥女特意从加拿大带回来的保健品。

老婆也给她妹妹带了一个COACH的包包,小姨子背着去上班,引来一堆好好羡慕的眼神–总算是见到真货了。

我老婆就没有她妹妹那么幸运,背着同样的包包上班没人正眼瞧一下。

她们高中里那个北京来的小留学生更是郁闷–他的数学成绩在班里,乃至整个学校绝对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他们班上的孩子却都装作不知道–学校不排名次。

他那天来我家里玩,说感觉加拿大很没劲,大家都不在乎你–即使你考了第一名,这在北京绝对是不正常的。

他这个话我太能理解了,不只是他,即便是加拿大的总理也没有多少人真正CARE他。

STEPHEN HARPER当上总理后,那年到我们镇上演讲,广告登在报纸上,$30一张票,含晚餐,随便买票,我周围认识的老外竟然没有一个去的–我也没去,怕记者逮牢了采访我,主要是英语还不太过关。

愿意跟HARPER合影的我见过一个,就是我们镇上那个中餐馆的老板娘,你如果哪天到她们餐馆吃饭肯定会看到–老板娘和HARPER的合影被放的老大挂在餐馆的墙上。

不知道HARPER是不是觉得他这个总理当得很没劲,不知道他有没有想法到中国去谋个一官半职的,很显然,他已经失去了部分做总理的意义。

你知道在中国为什么人们会对当官趋之若鹜吗?

人活着的意义有两个,一是给活人看,二是给死人看,当官可以二者兼顾。

有没听过这样一句话,

“孩子,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气死他们–好光宗耀祖。”(后边五个字是我加上的)

不能理解HARPER为什么还稀罕他这个总理,不知道为什么竟还有人想取而代之,除了竞选的时候有人替他摇旗呐喊外,自打当上总理那天起他的日子好像就没好到哪儿去–出门没人替他打伞,每天还要面对反对派的指责–情何以堪呐。

许多年后,我忽然发现我对加拿大这样的生活竟然一点也没有介意,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吧,除了上班,我绝大部分的时间是和家人在一起的,好像跟周围的人没有可较劲的东西。

我记得曾经的美国第一夫人BARBARA BUSH说过这样一句话,

At the end of your life, you will never regret not having passed one more test, not winning one more verdict or not closing one more deal. You will regret time not spent with a husband, a friend, a child, or a parent.

在加拿大,你的亲爸爸可以不必是局长,你的干爸爸可以不必是老总,你可以不必有在朝中当官的同学,可以不必有熟人在法院。

没有人急着想要认识你,没有亲戚想沾你的光–他们都在中国。

你也不必每天感觉愧对列祖列宗–见他们的时候你说不定享年比他们都长。

中国或是加拿大,比或是不比,我想有一天活得像我自己。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我的加拿大移民生涯 | RSS 2.0 | Trackback |

29 条评论

  1. 2013年1月28日 13:34心仪

    好文。赞一个!

  2. 2013年1月28日 14:12靳松

    中国人聚堆的地方还在比,非常可笑和肤浅。

  3. 2013年1月28日 14:25拐角遇到爱

    我太喜欢你的文章了!

  4. 2013年1月28日 14:26olive tree

    挺有感触~~

  5. 2013年1月28日 16:59XiaoXiaoHuaDian

    很喜欢你写出来的心得。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看到你的文章。

  6. 2013年1月28日 17:00吴门客

    深有同感!只要在国内,就是这无处不在的氛围。从古典文化到现实中的“三好学生”、“先进工作者”到“五好?家庭”,从小到老,都叫你为别人活着。所以赵本山的小品有的是题材。

  7. 2013年1月28日 19:14三白

    太精彩了!尤其是那个钙片的桥段,真是绝了!

    文字朴实,但是很见功底,很有嚼头。聊聊数语,就能入木三分。

    我现在绝对是你的粉丝!

  8. 2013年1月28日 23:50卉樱果

    攀比太俗太无聊。 钙片故事好可笑~

  9. 2013年1月29日 00:09替天行道

    中国人活得很累,攀比现象太严重,没有自我,这点老外比我们活得潇洒。一次问一个垃圾工人,你觉得你的工作如何?他非常自豪地说,我这工作比总理的工作棒,总理干四年,第五年不知道该干啥了,我是想干多久就干多久,除非我不想干了。

    不管你做什么,只是一份工作而已,有苦有乐,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心态。

  10. 2013年1月29日 11:57原子

    我也是个乡下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