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4年1月 的存档信息

我是我妈妈的宝贝

但凡付出总会有收获,我妈妈却不是这样,从来都不是。 1991年春节过后是我妈妈去世的日子,那一年我上大学四年级,我没有回家奔丧——我是在半年后才知道这个事情。 7月毕业分配,我直奔宁波报到。 兴奋,我可以赚钱了,我要分一半给妈妈,她从此可以不用伸手向爸爸要钱。 我爸爸钱包管得很紧,在我眼里,他对妈妈总是很吝啬——当然对他自己也一样,直到现在还这样,我上次扔掉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