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成长的历程 的存档信息

成长的历程(五)

1976年的政治环境可以说是先悲后喜,先有乌云,然后有太阳。 悲的是,那一年我们先后失去了为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敬爱的周总理,德高望重的朱总司令,还有我们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 前边两位,我那时并没有很深的印象,一年级学的语文课本里记得的只有一篇《周总理和人民心连心》,我照例的不能理解人的心怎么可以连在一起。 了解多一点的,是在我稍大一点的时候,比如… (阅读全文)

成长的历程(四)

1976年夏天,爸爸逼着我上了小学。 说”逼”是因为我那时才刚过6岁,法定的入学年龄是7岁,我不想跟60后的孩子在一个班里。 我很无奈,可谁让我出生在知识分子的家庭呢? 我爸爸是学校的老师,尽管不在我们村里的学校教书,尽管他也只受过中等专科的教育,但在基本是文盲的小山村,他是地地道道的知识分子,我当然是不能落后的。 76年是文革的最后一年,上大学还只是贫下中农的… (阅读全文)

成长的历程(一)

那天和老板一起吃饭,席间他说, “SANMI, YOUR PARENTS MUST BE VERY PROUD OF YOU.” 我想是的吧。 记得87年参加完高考在老家过暑假,那天爸爸摸黑走了十几里的山路从乡里赶回家报告我一个消息,我们收到了天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我能感觉到爸爸难以掩饰的高兴。 没有香槟,没有庆祝,有的是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其实我成长的历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我带给父母的有快乐,但更… (阅读全文)

成长的历程(三)

记忆犹新的童年的往事还有两件。 第一个是打架,这个在我们小山村里时有发生。 打架的原因很多,大多的时候我们孩子是不懂的,有一个我知道的原因是抢水。 如果你生在有山有水的江南,你不懂得水对我们山里人的重要性。 你很难说服生活在平原的姑娘嫁到我们山里来,种的庄稼有没有收成基本靠天,吃的水是山泉,要走两公里的山路,用扁担往回挑,大人们一次可以挑两个二十升的… (阅读全文)

成长的历程(二)

记忆中的童年是一些并不连续的画面。 最早的一幅是一座夹在两山之间的大桥和桥上蠕动的汽车。 许多年以后跟妈妈讲起来,她说我那时大概一岁半左右,她和爸爸进城,把我留在山上疗养院我的一个伯伯那里;我记忆中的那座桥便是横跨在伊洛河上的龙门大桥,上面有陈毅亲笔题词的龙门两个大字,桥一边的山上是武则天时代开凿的龙门石窟,桥的另一边是诗人白居易长眠的香山,也是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