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我的加拿大移民生涯 的存档信息

移民生涯(64):医疗保险和牙医

牙医到底能不能算是医生我到现在也没整明白,英文里牙医有个专门的单词,是DENTIST,和DOCTOR 是不一样的。 在中国的时候,我对牙医没什么概念。 如果把洗牙统统都算上,在出国前,我就看过一次牙医;牙齿尽管长得乱七八糟的,却从来没给我惹过麻烦;小时候从来不刷牙,倒也没有蛀牙–没糖吃也许是个原因吧。 登陆加拿大的前一个月带孩子看牙,顺便让牙医把我的牙齿也检查了一…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63):加拿大的医生

国内的时候,我家楼下就有一个游泳池–露天的。 我是冬泳队的一员,每年从九月份游到第二年的五月份,冬天结冰的时候下水两分钟就会浑身变得红彤彤。 夏天我是不去的–人太多,50米长25米宽的游泳池里能有个七八百人,只能是站着,横过来你就是不动也会碰到旁边的人。 身体是本钱,医生我是不大看的。 话虽如此,感冒发烧每年还是会有那么一两次,老婆孩子也是,所以医院也还…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62):择业观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职业也是如此。 很小的时候,我的理想是像邻居的孩子那样将来进城里当工人,糟糕的是我父母都不是工人,顶替他们当工人后来知道是不大现实的,上了小学,我便立志当个科学家,我那时有很多偶像,像是牛顿、爱迪生、居里夫人,像是钱学森、华罗庚、陈景润,还有保尔、张海迪等等。 上中学的时候,改革开放了,赚钱变得很重要,公检法和税务成了香饽饽…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61):活着是给谁看

“一定要活出个样子来。” 这是一句激发斗志,激励人奋进的话,好事者在它的后面加上几个字把这句话变成了, “一定要活出个样子来给你们看看。” 在我小的时候,我爷爷是被阶级斗争的对象,有这样一个戴着高帽子的长辈,家里人便大家都抬不起头来,爸爸就常跟我们说, “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争一口气,不要再让别人看不起。” 我那时也的确是很争气,每次考试都给他… (阅读全文)

“可以给你一个HUG吗?” 在中国的大街上,如果有陌生人胆敢对你说这话,那人十有八九会被当成流氓亦或是脑子有毛病。 在加拿大却有人做到了,而且被HUG的是我。 拥抱在中国是很常见的,不过在公众场合,大多的时候仅限于大人和孩子之间,恋人之间,夫妻之间;同事亦或是陌生人之间互相拥抱的除了娱乐圈的男男女女,大概就是政府官员和他们的异性下级之间了。 总的说来大家还是…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59):空中乘务员

最近一次乘坐中国国内航空公司的飞机差不多是十年以前的事了,美丽中国空姐的身影在我心中也渐渐地模糊,有点记不清了。去年回国在加航的飞机上看到两个会说中文的空姐。 其中一个严格地说不能叫空姐,看上去和我年纪相仿,腰围和我也差不了多少,长相嘛不知道,反正看了好几眼也没记住。 还有一个就更不对了,是个爷们儿,一口标准的东北腔,和坐在我后排的小留学生唠嗑唠了…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58):自己装修地下室

  加拿大的房子大体分三种。 第一种是公寓,类似于我们国内住的高楼,公寓分两种,物业公司拥有供来出租的叫APARTMENT,供私人购买的就会高档一些,叫CONDO。买CONDO的好处一个是价钱相对便宜,另外是省事,冬天不用铲雪,夏天不用割草;CONDO的缺点是地方小,家里要是有三四个孩子就会显得比较拥挤,孩子小的时候也没地方玩儿,还有就是要每月交管理费,400、500的也是一笔不…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57): 房子进水了

 在中国生活了三十多年,从来没有跟保险公司打过交道。 失业保险从工资里直接扣,却从来没有领过失业救济金–工作一直都有; 养老保险从工资里直接扣,后来从社保处全领出来了–国籍没了,在国内养老有点不大现实; 医疗保险也是从工资里直接扣,却从来也不知道保险公司是谁; 汽车保险没交过–没有私人轿车,自行车没多少钱,丢了就丢了,再说了,小偷那么多,估计也没有保险… (阅读全文)

移民生涯(56):在加拿大过春节

小时候在河南老家,最爱过的就是春节,不用上学,有吃有喝,有新衣服穿,走亲戚还能挣到压岁钱。 由于地域的关系,即便在中国,春节的过法也是不同的。 老家的小山村,杀猪宰羊预示着春节的临近,猪的膀胱被吹得老大–孩子们拿它当气球玩。 年夜饭是饺子,做好了饺子要先端一碗给长辈。 我们家的饺子不知道好不好吃,反正我是不太喜欢–肉太少,基本都是萝卜。 我喜欢到爷爷、… (阅读全文)

2007年,我们丢掉了LLOYD的大部分生意,用失败者常说的那句话形容叫,”胜败乃兵家常事”。 我保住了工作,尽管觉得有点胜之不武,却也在所不惜了–别人抢走生意不也是因为价钱低吗? 我被转到了另外一个组,做售后服务,叫FIELD SERVICE REPRESENTATIVE,其实就是协助ACCOUNT REPRESENTATIVE完成日常的工作,不必直接面对客户,我也不再负责生意的输赢。 在此后的三年里,我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