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一晃,爸爸走了快五年了。

那年爸爸身体不适,老是咳嗽,医生说是肺纤维化,给开了药吃着似乎是有些效果,爸爸说不想死在异国他乡,闹着要回国,其实爸爸妈妈一直是这里住住回国住住,对于他们出来回去的我们都已经习惯了,而且回国可以结合看看中医,就定了机票送他们回国,以为像以前一样呆上几个月就又过来了,不曾想到竟是诀别……在爸妈回国后的第十八天,接到舅舅的电话说:你爸爸走了。我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还问:我爸去哪儿了。舅舅说:你这个傻丫头。我才忽然明白舅舅在说什么,然后脑子一片空白,再说了什么怎么放了电话全都不记得了,开了车去拿机票的路上,眼泪静静的流了一路……

转天见到的爸爸已是安静的躺在冷库里的躯体,那么的冰冷生硬不真实,摸摸爸爸的脸,指尖只有冰冷。现在就是得了癌症也可以拖延一些时日的,怎么爸爸就会一下子就过去了呢,人是不是能够预知自己的大限,爸爸这么着急的要回去,他是预感到什么了吗?

爸爸工作的企业是隶属建设部管理的,爸爸常常去北京出差,在那个物质比较贫乏的年代,爸爸每次去北京都会有同事邻居让带东西,爸爸会很认真地用小本子记下一一办妥,当然爸爸每次回来都会给我们买一些新奇的东西,像书呀,好吃的,好玩的,那几天我们就成了小朋友们的香饽饽了。 除了带东西以外,爸爸也没忘了把我们兄妹几个都带去北京遛遛,记得我是正在上课的时候,被老师叫了出去,爸爸在教室外等着我说带我去北京玩玩,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直接去了车站,所以我到现在关于拼音的zh ch sh 部分还有点儿含糊,到了北京爸爸工作的时候就把我扔在招待所里,我自己起来吃了饭会去找服务员给我札小辫,然后自己在附近溜达,等爸爸回来我们就一起出去玩,下馆子,那时候觉得砂锅居真好吃呀。有一次我在公车上睡着了,爸爸不舍得叫醒我,结果一直坐到终点站。

爸爸在对待孩子的态度上,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随和,哥哥小时候正值爸爸年轻气盛的时期,哥哥是挨揍最多的一个,以至于哥哥说他看见爸爸就骨头发软;我小的时候,据说是一生气就小脸青紫要晕倒,(后来我上班,遇到一同事比我更猛,她说她是真的直接晕倒。)所以我爸爸吓得不敢动我,等我大点能抗得住揍得时候,大多也是我妈负责我,可是我那一身的硬骨头把我妈的手不是隔疼了就是隔青了,后来我妈就用拧的,呵呵跑偏了。到了有我妹妹,我爸出四十了,没多少脾气了,妹妹又是个巧嘴呱嗒舌,把我爸哄的见了她就眉开眼笑的,爸爸的烟也在妹妹的管制下彻底的戒了。到我女儿出生的时候,别说动手了,当着我爸的面吵我女儿,老爷子都会大光其火的。

爸爸的手特别巧,感觉什么坏了我爸都能修好,我大概是随我爸,所以我们家什么东西坏了,靓靓直接就找我了。爸爸的字也写得特别漂亮,可惜我们兄妹几个都没学来。爸爸还特别勤快有眼色,妈妈做完饭,我爸自觉地跟着收拾战场,说实话我妈做完饭的厨房那就叫一个混乱。我也喜欢和我爸合作做饭,我爸的刀功确实了得。买了水果回来,我爸削皮切快,只要拿着牙签扎了吃就好,连甘蔗都被我爸去皮切段再一辟四瓣,吃着省事,后遗症就是我常常看着水果嫌收拾麻烦就不吃了。

爸爸为人和气,我的朋友来找我玩,虽然是小孩子他也会招呼零食茶水。我那时候的信件都是用的我爸爸的工作地址,爸爸从来都不会拆我的信件。爸爸一生最怕麻烦人,凡是需要求人的事,爸爸宁愿舍弃。爸爸和妈妈好像没有很激烈的争吵过,他们两个拌嘴的时候,只要有一个真的上了火,另一个就不吭声了,所以我说他们吵架先发火的那个是赢家。爸爸在家没觉得能说会道的,可是和陌生人却特别能聊,估计是火车飞机坐多了练出来的。爸爸最让妈妈伤心的事,是把外公寄给妈妈的全部信件,据妈妈说每封信里都附着一首外公作的诗,还有妈妈写的病案记录全部烧毁了。爸爸自然是怕惹来横祸,那个年代人人自畏也是可以理解的。我的爸爸一生没有什么特别轰轰烈烈的事迹, 也没说过什么可以让我一生当作座右铭的名句,可是他踏踏实实地做着自己的本分,儿子,兄长,丈夫,父亲,祖父样样都做得很好。

爸爸喜欢到处转,借着工作之便把中国走了个八八九九,后来跟着儿女走出了国门。爸爸妈妈一生没有多少积蓄,他们的钱都捐给了铁路后来还有飞机。爸爸妈妈因为出身偏高的缘故,一辈子谨慎做人,业务上精益求精,政治上装聋作哑。爸爸在单位里是领导眼里的好雇员,下属眼里的好领导,他不是个会钻营的人, 兢兢业业的在中层干到退休。回国给爸爸办丧事的时候,来了那么多的故旧,我们都在国外,没有人有求于我们,爸爸也离休多年,说明爸爸的人缘还是蛮好的。

爸爸的一个老同事给我们说了一件事 ,说是爸爸的一个老部下现在信了佛,得知爸爸去世的消息,作佛事的时候替爸爸供了灯, 那烛灯在蜡烛上方腾空亮起一个灯花,主持说这是吉兆,说明施主是有善缘之人,那个灯花就是莲花座,往生者就在莲花里”化生”为极乐世界一员,享受净土世界。

按照爸爸的遗愿,我们把爸爸送回了老家的墓地, 在那个山青水秀生他养他的故土和先他而去的两个弟弟一起静静地守着他们的父母。爸爸的墓碑上刻着妈妈写的碑文:人虽驾鹤西去,神乃留存吾心。

爸爸走了以后,时不常地走进我的梦里,我问妈妈有没有梦见爸爸,妈妈说一次也不曾有过,妈妈告诉我爸爸曾经对她说过:你胆子小,我死了以后,不会来吓你的。那么是因为爸爸你知道我是个傻大胆,所以就托梦给我了吗?来吧爸爸,我喜欢夜深人静的时候在一个不为人知的空间,静静的陪你抿一小杯 。

. 爸爸年轻时的帅哥照

爸爸安睡的小山村

.

点击查看更多博客文章

. 谢谢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