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靓说:妈妈,我们开始上陶艺课了。 我很兴奋的说:你们学校还有做陶器的机器呀。(想起在国内的时候,加入了一个陶吧,交了半年还是一年的会费,才去了两三次,那个陶吧就人间蒸发了,没有天理呀。) 靓靓说:哪有那么好,只是每个人发团泥巴用手捏着玩。 那能整出什么来,我颇不以为然,可是等到靓靓的作品拿回来的时候,真是让我大大的 意外了一下,我看着那套茶具对靓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