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的生日是在农历新年之际,这么特别的生日肯定是会记得的,不过年龄却不肯去记,每次女儿问我的年龄我都要掰着指头 算,女儿说:你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年龄。大概齐还是知道的,我肯定不会以为自己还是二十岁,不过又不是什么令人兴奋的事,干吗记那么清楚。女人三十岁的时候会有一份悲凉从心底升起,以为已是秋天,等到四十岁回头一看,三十其实还是繁华灿烂的盛夏,四十才不过秋风乍起,想来五十最多不过是初秋,于是有了一份从容淡定,岁月如水静静流淌并不似想象中那么骇人,所以俺想明白了,只要还有一片叶子俺就坚持得瑟着。

因为要准备聚会的食品,没时间出去了,捎带着给自己整一小型的生日宴,咳,命苦不能怪吃喝团, 点背只能怨俺自己。Tongue out

IMG_1686_副本.jpg 边角碎料

(带去吃喝团的变蛋摆盘 IMG_1685_副本.jpg 后剩下的)

IMG_1688_副本.jpg

五色十香

IMG_1689_副本.jpg

踏雪寻梅

IMG_1687_副本.jpg

都化作一池碎萍半生残梦

IMG_1690_副本.jpg

老公和女儿送的生日礼物。

IMG_1692_副本.jpg .

^@^

点击查看更多博客文章 .

谢谢浏览。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