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 家里第一部电视买回来,看的第一部电影是吴海燕主演的等到满山红叶时。电影演什么已经不记得了,满山的红叶却是 印象深刻。到了加拿大正是深秋时节满眼的红叶。人说阿刚昆的红叶最美,每年枫叶红的掏心掏肺的时节都说找一天去会会枫叶,然后每一年又在枫叶移情别恋和大地缠绵的时节给自己说,等着明年再去吧。结果这一转眼十来年过去了,还一次没有去呢。

今年倒是拿着相机马路边公园里拍了不少枫景,一直没有整理。去大瀑布拍枫叶的约定连着两星期泡汤以后。绛雪好心提议陪我在附近找个地方转转。我这个超级路痴为了避免把每次的出游演变成离家出走,一般出门前都会做做功课。头天晚上去看地图,我家胖子说:不是绛雪开车吗?对呀,反正我又不开车,洗洗睡了。

早上屁颠屁颠的到了绛雪家坐上绛雪的车子出发了。只要30分钟就到了。绛雪很悠闲的说。下了高速,貌似周围没有什么公园的的气息。糟糕,我设的是前两天去垃圾场的地址。真有你的,你慢慢再找,我下车拍两张。丁香说:垃圾场有什么好拍的。

虽然和垃圾场作邻居,也不能自暴自弃。看看这门口的小风景。

DSC_3825_副本.jpg

。 上车,再上高速。看见前面路两边绵延的枫林了,这回错不了了。且慢,怎么枫林已经到了车后面?这就算到此一游了?看见出口赶紧下,换了东线往回开。向着枫林前进,不对,枫林又被甩在了后面。和着我们又完成了一次到此一游。好在枫林不动只有我们动,我们的第三游是真的用脚在里面亲自丈量的。

先在博物馆里看一眼。

DSC_4034_副本.jpg

为了纪念死者用死者头发和布什么的编的花环

DSC_3829_副本.jpg

这个柳条筐,你能想到吗是人去世后放在里面运去殡仪馆用的。

DSC_3843_副本.jpg

搓衣板。在角落里立着,我想把它挪到盆里拍个片子。爪子刚拿起搓衣板,给我们讲解的老太太赶紧喊:放下,我来做。我马上像祥林嫂一样垂下我的魔爪。只见老太太戴上手套,把搓衣板摆到我想放的位置。等我拍完又轻轻地摆回去。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屋子里面黑黢黢的,恨不得点个十瓦的灯泡。难为我拍照光圈调使劲往大了调,速度使劲往小了调,全靠我左手端着相机呀。

DSC_3842_副本.jpg

这个是和上面搓衣板配套的绞干机。

DSC_3840_副本.jpg

牛角椅子,真的牛角做的。

DSC_3834_副本.jpg

这个箱子看上去好亲切呀。我们家以前有一个跟这个很像。

DSC_3839_副本.jpg

打字机。问题是两排呢。当时也没想起来问问,一农庄怎么那么多打字机,整的跟一书院似的。

DSC_3845_副本.jpg

你也闷了吧,我这才上了我拍的一部分。当然我也只是挑了几个拍,老太太讲的津津有味,如数家珍。我们在那间迷你的博物馆里消磨了半个多小时呢。

等到老太太把我们从时光隧道里放出来。我们几个先到了一个湖边,这个地方夏天可以游泳呢。

DSC_3857_副本.jpg

这个景致已经被高手们拍到了极致,我也拍不出什么新意了。

DSC_3883_副本.jpg

拍拍天

DSC_3871_副本.jpg

往树林子里瞄上一眼

DSC_3999_副本.jpg

看见楼梯,到上面看看

DSC_3874_副本.jpg

DSC_3877_副本.jpg

有一堵枫墙。当布景咔嚓咔嚓。

DSC_3890_副本.jpg

这样的隧道是我最喜欢的景致。

DSC_3886_副本.jpg

再点亮一些.

DSC_3886_副本1.jpg

. 印象派画家莫奈是调和光与影的高手,他的画里能看到光影的舞蹈,他善于用细细碎碎的色彩营造出充满了迷离梦幻的意境。按下快门的这一刻我觉得在现实里找到了这种美。

DSC_3977_副本.jpg

这一张连画框都自己配好了。

DSC_3987_副本.jpg

. 把两张片片处理成油画效果。

DSC_4032_副本.jpg

.

DSC_3993_副本.jpg

. 走进隧道,一束金黄的追光从隧道尽头流淌出来,两侧的树影间有散漫的光影舞动,脚下是五彩的落叶。星儿,趴下,给你来个嫩照。这里是充满魔力的舞台,每一个卧在落叶里的女人都在瞬间返老还童,一付娇俏女儿状。

DSC_3995_副本.jpg

光的那一边走来了几个年轻人

DSC_4028_副本.jpg

再来一张

DSC_4029_副本.jpg

.

^@^

.

点击查看我的更多博客文章

.

谢谢浏览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