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新闻社

寂寞撒哈拉

2009年2月20日 | 作者: 新闻探花 | 226 浏览
字体 -

夜幕下的撒哈拉一片漆黑,广袤的沙漠在繁星点点的夜空下,像一个蒸炉。我一个人不停地在喝水,在这样的地方度过一个夜晚不是件幸运的事。虽然我知道不必再担心有熊的袭击,或者野狼的出没,然而沙漠的蝎子却比两者更甚。

我独自一个人在沙漠起了篝火,旅途的疲惫和困倦,此时如影随行。入秋的北风徐徐吹过,卷起一层细沙偷偷从你面前溜走。篝火点亮了方圆几米的地方,再外面就是漆黑的一片,外面偶尔传来莫名的声音,彷似在深谷里的回响。

我的心里顿时空灵般的,感觉到了自己离生命是那么的近,在这个远离人烟的荒漠,我离开了她们,来到一个独自的世界,随时面临种种难以预测的后果,然而我却来了,义无反顾的,我后悔吗?我不曾承认。

或许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冒险的真我,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显露出来,或偶尔冰山一角。

深夜渐浓,周围的一切慢慢沉睡了,此时的撒哈拉是寂寞的,仿是一个真空的世界。而我,却在这个真空的世界里面,隔绝掉了凡世的喧嚣,尘俗的繁闹。可是在我内心的深处,却是另一个撒哈拉,我笨拙的笔触无法描绘我此时的心情,我想,你是理解的,如果你也如我一样。

思绪如缕,疲乏的眼皮最终战胜了我。

清晨,沙漠依然蒸气腾腾,看不到(中国)南方清晨的露珠,也不见蜻蜓在池塘点水,更不用说小鸟晨闹枝头。迎接你的,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和心里极端挣扎出去的心急如焚。我也一样不例外。

当太阳从两个沙丘的凹处探出头来的时候,我醒了。燃尽的篝火给沙掩埋了,我身上的衣服也铺上了一层黄沙。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我的羁旅生涯,我的骆驼在一旁呆呆的望着我,它是我从一个犹太农夫那里租来的。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寒荷 says:

    哇,佩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