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凡尘标签: 凡尘 时尚 精品 精华 收藏
毒犯蚕食加国福利蕭元愷  2008-06-13 07:19  环球华报

警方在案发现场

【环球华报记者 萧元愷】《诗经·硕鼠》中这样琅琅上口地写道: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汝,莫我肯顾。“老鼠”之所以“硕”大的原因,正是摹状出其贪婪的程度。这两天本地英文报刊报道了一个华裔男子,本人一无合法居留身份,二又无合法的社会行为,与毒品走私团伙有涉,却能引领自己全家及女友家人尽享加拿大相对完善详备的社会福利待遇,而且乐此不疲,也算是社会的“硕鼠”了。

此乃加国目睹之怪现状,要知道被不法之徒分享的加国社会福利,并不是三级政府慨然允诺的惠赐,每刀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这是一点都不含糊的。然而此事却暴露出加国福利体系所潜存的“含糊地带”,为一些坐享其成的“有心人”提供了可资利用的“模糊空间”,甚至让“洞悉内情”的警方都奈何不得,因为加拿大不但福利制度有隙可乘,司法制度更是有可乘之隙,所以在加拿大的英语里,是找不到与“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完全对仗工整的成语的。

“卧底”加国的贩毒嫌犯

18年前吴伊风(Yi Feng Wu,译音)来自中国大陆,当时向加拿大政府申请难民身份。其间他能凭一本假护照进入加国,绝非等闲之辈,也不会只是偶然的漏网之鱼。时至今日,虽然忠于职守的海关工作人员声称是故意放行,很有些以免打草惊蛇的剧情片味道,但眼下似乎仍没有看出通过放长线而钓到什么“大鱼”。

皇家骑警这么些年来经调查发现,吴伊风是“上档次”的华人帮派头子,据说在著名的大圈帮里也有一号,大概也曾经呼风唤雨过,不久前被枪杀在自家门前的黄姓大圈帮头目,想必也是一块谋事的“战友”。他们通过贩卖毒品而洗钱,有自己的销脏渠道。

多年来吴伊风申请难民未果,现仍在为本人获得永久居留身份而孜孜以求。警方披露,吴伊风不但走私海洛因与可卡因,不但参与洗钱,而且还是大麻的制造者。

据了解,吴伊风在中国时就有前科记录,来到加拿大后,他受到过警方调查,并以“贩卖毒品”和“攻击罪”被捕。实际上从1993年起,警方就已经注意到吴伊风了。1996年,警方更是从电话侦察获知,吴伊风参与贩卖海洛因,每次向外销售一到三盎司不等,每盎司售价2800元到3000元,对象是中间掮客。当时警方在位于温哥华菲沙街(Fraser Street)4000号的公寓内安设了隐蔽式的摄像镜头,拍照下吴伊风与另外两个人晚间在室内的“交易”,当时他手上有白色的东西。当吴伊风在进入停着的车中时,被警方抓捕,起获3000元现金,他的手机上也发现一些联系信息。在进行毒品交易的室内,还搜索出11盎司的海洛因和其他毒品。

2001年年中,皇家骑警追踪到一艘从美国驶往加国的船只,上面藏有海洛因。吴伊风在加拿大这边接应,当警方采取行动时,他却逃掉了。

警方手里还有明确的证据证实,现年49岁吴伊风与种植大麻有联系,也从事过跨境毒品走私。他还在本地赌场参与洗钱,有记录可查的就达18笔。但由于吴伊风从中钻了法律空子,他在加拿大还没有因刑事罪被起诉过。

吴氏夫妇住宅 分享社会福利的富者

走私贩毒这种事情无关乎祖籍地,不管来自何处,硕鼠就是硕鼠。尽管如此,钻加拿大空子而博取福利,吴伊风等的作为曝光后,还是让华人蒙羞。

1990年9月,吴伊风与他的妻子冯兰茂(Lan Mao Feng,译音)及一个女儿一家三口,在没有护照和旅行文件的情况下,偷渡来到加拿大,随后并提出难民申请。冯兰茂和女儿先获得难民身份,然后获得永久居民身份,而吴伊风一直被列为附属的家庭成员。

吴伊风全家是1992年住到温哥华,就在申请身份的过程中,由于吴伊风牵扯到毒品走私调查,联邦移民局说他没有资格继续留在加拿大,由于担心会影响家人永久居民身份的申请,他与妻子冯兰茂两人一度离婚。冯兰茂在第一时间就给移民局写信,告之已经与吴伊风分居的消息,并请求移民局立即将她的“前夫”从移民申请名单中划掉。

1997年2月,吴伊风与冯兰茂正式离婚。此后不久,冯兰茂和女儿就如愿以尝。当2001年6月12日移民当局要将吴伊风递解出境之际,第二天吴伊风就与冯兰茂复婚,吴伊风通过冯兰茂的担保,转而又为自己申请永久居民身份。吴伊风当时还向移民当局写信陈述,如果将他送回中国,就会威胁到他的人身安全。为了他孩子的缘故,联邦法庭裁决他暂时留在加国。

在卑诗省,吴伊风开名车,而且不止一辆;住豪宅,坐拥金山,有一次警察光顾,搜查出的现金就有10万之多。尽管如此,,即使在被警方立案调查期间,他也享受着加拿大的福利待遇。不但自己享受,包括妻子和3个女儿也享受着社会福利。

吴伊风的妻子以冯兰茂的名义,拥有一幢价值110万元的住宅,位于温哥华西区8000-block Ash Street,是较好的地段。

吴伊风自称在温哥华Oakridge Mall的一家海产品商店工作,该店名是:Sure First Seafood Market,他说自己在那里每周工作6天。而冯兰茂说她在列治文的Extreme Audio做全职工作,从事清洁和端茶递水。

高薪女友吃政府救济

就在几个月之前,在温哥华国际机场,吴伊风带着他的女朋友伊叶云(Yee Yun Yip)出现在那里。政府有关方面披露,吴伊风还将部分资产转移到伊叶云的名下,对此政府已经掌握相关信息。

伊叶云1997年移民加拿大,有自己的孩子。她本人也在Sure First Seafood Market工作,其名下有两份不动产。Sure First Seafood Market的店东邛斋民(Jai Min Qiong,译音)日前给有关方面写信证实,自2000年以来,伊叶云在该店是销售经理,每月薪水6750元,年薪52000元。而加拿大边境安全局(Canada Boarder Security Agency)有组织犯罪调查员沙泊卡(Cheryl Shapka)透露,有资料说伊叶云只是一个家庭主妇,没有工作,可见与事实不符。

2004年,伊叶云的母亲来到加拿大,伊叶云申请政府补助金,用来支付照料幼子的母亲。

加拿大福利体系确实不错,豢养着巨富本人及其家人,这正是加拿大的不公平之处。

加国成犯罪者天堂

今年5月26日,在移民和难民局(Immigration and Refugee Board)的一个听证会上,吴伊风承认他控制着一个犯罪网,在事实上对联邦公共安全部(the Federal Ministry of Public Safety)构成挑战。

正是在上述听证会上,代表政府出庭的律师戴威德逊(Jesse Davidson)这样说:“吴先生的犯罪活动与犯罪方式是种帮派性质,涉及到全国,渗透到美国。”戴威德逊还指出,吴伊风与美国加利福尼亚的大圈帮(Big Circle cell)有联系,他们合作的主要共同目标,就是通过犯罪活动来“产生财富”(generate wealth)。

皇家骑警官员米勒尔(Mike Hiller)也在上述听证会作证说,警方通过无线电获知,吴伊风与海洛因高层进口商有联系。

还有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皇家骑警说,虽然警方掌握了确凿的有关吴伊风的案情,但在司法上却感到棘手。欲将吴伊风逐出加拿大,其实警方已经作了好几年的努力,但是一再遇到困境,可谓阻力重重。

作为移民国家,加拿大在某肿程度上藏污纳垢,是一个保护罪犯安全的地方,就连主流社会都有文章说,政府官员应该为此感到羞惭。

一些在祖籍国也是人渣的罪犯,来到加拿大后依然犯罪,甚至更加有恃无恐,将法律视为无物,他们的嚣张行径实际上是向整个加拿大制度的挑战。

吴伊风竭力利用加拿大现行法律制度避免当事人被不适当驱逐的条款,来保护自己。加拿大的遣返制度有时显得杂乱无章,有时诚实的人反而被迅速遣返,一无所有的人被遣返得也快,反而才大气粗的“社会硕鼠”处理起来则往往拖泥带水。

现在警方正与吴伊风展开攻守兼之的“拉锯战”,双方都为了师出有名,竭力利用现行法律体系可支持自己一方的条款,在去留问题上各执一词。由于谁都没有占据强势地位,尚未分出高下。

到“变法”的时候了

正是纳税人的钱,为一些坐享其成的人遮风避雨,而纳税人的民意却得不到充分而正当的反映,似乎只有几年一遇的什么选举,才能通过投票象征性地表示一下。由此观之,加拿大移民体制与福利制度有种种漏洞,为不法之徒所利用,所渔利。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继续发生,无论是移民法还是有关律师都是有责任的。有专家指出,即便从亡羊补牢的角度着眼,应该从改变现行法律制度上下工夫。

加拿大本来是一个十分讲究诚信的国度,作假被认为是一种主要恶行。然而现在,“假”在加国却大行其道,甚至包括假结婚与假离婚,这已为日前一份联邦调查所证实,因为在“假”的后面,无不隐藏着个人利益的权衡。

加拿大的司法制度有时就像是一个笑话,有种社会声音甚至说,应该起诉那些有失职责的官员。也有学者说,加拿大诉讼程序冗长繁杂,已经到了根本改革相关法律的时候了。

但在加拿大“变法”又谈何容易,正所以“一朝天子一朝臣”,“变法”有时是与“变天”联系在一起的,会卷入错综复杂的党派政争。

例如主流社会时下发起对移民法的“反思”,认为联邦保守党要求严格移民法,但遭到新民主党、自由党等的反对。为了防止此类现象发生,应该通过投票使保守党能够组成大多数政府,顺利通过移民法修正案。

无论如何,说一千道一万,不用重典是难以奏效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