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凡尘标签: 凡尘 时尚 精品 精华 收藏

温哥华安全注射屋引爆加国政坛风暴

萧元愷  2008-06-05 06:43  环球华报

安注屋内景

【环球华报记者 萧元愷】在温哥华东区喜士定街139号,挂着一个黑底白字的牌子,上面的正中部位写着“欢迎来到安全注射屋”(Welcome to Insite)。牌子的下方还标示出开放的时间和联系电话。一周7天全开,从上午10点到凌晨4点。

温哥华的安注屋是全国唯一一所同类设施,始建于2003年,它的“来世今生”也颇充满曲折。 由于卑诗与联邦的司法之争,已经使安注屋问题卷入加拿大的政治角逐。虽然前温哥华市长、现参议员李建堡反对保守党将安注屋“道德化”,其实道德问题正是安注屋之争的根子,不从根子来解决,永远是舍本逐末。安注屋可能会避免个别隐君子毙命于街头,这是有形的,作用是一时的;但无形的是,它将社会伦理混淆于加国社会,其影响则是深远的。

卑诗法院绿灯放行

安注屋引爆加国政争 卑诗高等法院5月28日裁定,温哥华的毒品安全注射屋(Insite, or safe injection site)可在无须豁免於毒品法的情形下继续经营。法官匹特菲德(Ian Pitfield)当时宣布,若把加拿大的贩毒及藏毒法律,施用於上癮者在受监督下使用毒品的安全注射屋,那是违宪的做法,联邦政府应就此修改毒品法,容许安注屋存在。

据悉,卑诗法庭给予联邦一年修法时间,在此期內,温哥华的安注屋可在无须获联邦政府颁令豁免於现行毒品法的情况下,继续经营一年,至2009年6月30日。目前联邦卫生部向安注屋所颁的豁免令,將於6月30日届满。修正后的法律容许毒品在医药上的使用,只要其使用是一项医疗健保计划的一部分。

安注屋支持者对上述裁决喜出望外,负责经营温哥华安注屋的PHS社区服务组织一位董事艾雯斯(Liz Evans)表示,她欣喜得几乎要哭了出来。正是该组织与两名吸毒者一起,向卑诗法庭诉请,让安注屋在无须豁免下继续经营。

安注屋所在市中心东区的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戴慧思和新民主党省议员关慧贞等,都认為这次裁决是社区的一次胜利。

温哥华海岸卫生局发言人查诺可(Viviana Zanocco)表示,卫生局对裁决表示欣慰,裁决认定了该局所提出的安注屋的存在价值。但她同时强调,他们不相信因这次裁决而有更多安注屋成立。而一向支持安注屋的温哥华市长苏利民更表示,这次的裁决是一个好消息。

联邦政府提出上诉

对于设立安全注射屋的做法,保守党政府的態度一直充满不確定性,部分政府要员曾对安注屋的存在不表认同。

针对卑诗省法院对温哥华东区安注屋的裁决,联邦政府正式宣布,它將推出上诉。卫生部长甘礼民(Tony Clement)告诉卫生委员会,他將向司法部长米超尔逊(Rob Nicholson)表示提出上诉的决定。

该注射屋开始是作為壹个试点项目开办,遵循受管制药物和物质法等法规运行。而卑诗法院作出的上述裁决,进一步放宽了对注射屋的管制。

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戴慧思还明确提出,希望卫生部长甘礼民服从卑诗法院的上述裁决,不要提出上诉。

在联邦政府宣布对卑诗法院裁决安注屋延长一案上诉后,地方与中央互别苗头,卑诗省卫生厅长卜佐治(George Abbott)决意捍卫安注屋和卑诗法庭的裁决。

卜佐治说,渥太华想关闭温哥华的安全毒品注射屋,浪费了一个帮助人们战胜灾难的机会。这个设施对於癮君子来说不是魔术丸,但它的確為许多人提供了一个必要的健康服务。

卜佐治还说,卑诗政府希望人们戒了毒癮,但如果忽略了这个问题,或者是对注射毒品这一现象假装看不见,並不是一个正確的態度。所以省府会全力以赴,在加拿大最高法院爭取安全注射屋的通过。

安注屋看法两极

早在联邦保守党还没执政时,对安全注射屋计划就持反对立场。2005年底正值联邦大选的关键时刻,当时前来温哥华造势的保守党党领哈珀,率直地抨击安全注射屋计划。随后在接受渥太华公民报访问时,又再次表示纳税人的税金不应用于资助吸毒活动。

温哥华警务人员工会(Vancouver Police Union)有报告表示,应该关闭位于温市中心的安全注射毒品屋,让吸毒的人强制戒毒。该工会主席斯泰马塔克斯(Tom Stamatakis)称,报告证实了他们过去几年关于安注屋的看法,并非有效解决非法使用毒品问题。斯泰马塔克斯还称,未能充分显示安注屋能减少吸毒、过度注射或艾滋病感染等。

2006年1月13日,前温哥华市长、联邦参议员李建堡(Larry Campbell)就批评哈珀,指他反对安注屋不仅“想法落伍”,而且有碍四柱扫毒计划既有的进展。李建堡更反对把毒瘾当成“道德问题”处理,认为应作为卫生问题来处理。李建堡曾任卑诗首席法医,他抨击保守党是意识形态作祟,把所有毒瘾人士都当成“坏人”,但这些人其实“很可能都是你我子女”,民众只要设身处地去考虑,就会了解四柱方案强调的“减害、防范、执法、治疗”重要性。

自由党温哥华中区候选人费凯迪(Hedy Fry)曾行医廿余年,他表示安注屋是在三级政府共同推动的一项研究计划,推行迄今,不仅不再见到毒瘾者暴毙街头景况,而且已转介一千余位吸毒者接受戒瘾辅导。费凯迪认为,安注屋不仅可挽救生命、改善整体治安,更明显减少因共用不洁针头导致的疾病传染,有助于改善公共卫生。

5月31日,波特兰酒店协会社区服务机构(PHS Community Services Society)、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菲凯迪(Hedy Fry)、联邦新民主党议员戴慧思、新民主党省议员关慧贞等300余众,在温市胜利广场集会,力挺安注屋,发誓决不让保守党政府关闭安注屋。

温东吸毒死亡率奇高

2007年8月25日一项有关服用毒品的报告指出,温市东端因毒品而导致死亡的比率较本省平均高出6倍。该份由加拿大社区毒品使用研究网络发表的报告称,在2006年,因非法服用毒品而死亡的数目在温哥华及卑诗省其它地区都有下降。

在温市东端,有关死亡比率较本省其它地区高出33%。其中患肺结核的比率较温哥华以至卑诗省都高。该份报告称,警方在2005年起出的狂喜数量较在2002年的多出40倍。

2007年卑诗省共发生131宗服用毒品死亡个案,其中42宗在温哥华。该报告指出,2003年12月至2005年3月,共有4764人次使用安全注射屋。2004年3月至2005年8月,在安注屋吸食的毒品主要是海洛英(40%)及可卡因(28%),而在温市东端最普遍服食的毒品是强效可卡因。

之所以进行上述研究,是为了向政策订立者及社区领袖提供更深入资料,以助制定减少毒品伤害和预防措施。

温市5%瘾君子用注射屋

今年4月12日,联邦卫生部设立一个专家咨询委员会,就温东安全注射屋,向卫生部长甘礼民呈交报告。报告称,安注屋对吸毒者有帮助,但未显示出减少艾滋感染的迹象。

上述这份在渥太华发表的报告,指出注射屋的17个利弊。报告称,瘾君子在安注屋的使用量只占注射人数的5%,说明安注屋在温市中心东端所产生的作用并不大,另一方面,超过22万次的注射在此进行,又显示对吸毒者具有重要意义。

卑诗艾滋病卓越研究中心(B.C. Centre for Excellence in HIV/AIDS)的克尔(Thomas Kerr),曾就安注屋进行过不少研究。他称只有5%的使用率可能会误导公众,报告的整体评价是正面的,报告承认了安注屋有利于改善社会混乱、帮助人们得到治疗。此外,安注屋的医务人员自2006年以来,制止了逾336次的注射过量毒品事件,成功挽救多条人命。

截止2007年8月底,安注屋每年营运费用是300万,即大约每人次花14元。500名经常使用安注屋的瘾君子每人注射400多次,平均每人花费1.31万元。但克尔称300万元的数额不对,安注屋每年约花150万。

报告指出,在安注屋的周边地区,与毒品有关的交易或小型罪案没有上升趋势。报告还称,安注屋鼓励使用者寻求辅导、戒毒和治疗,直接导致戒毒服务以及治疗人数增多。报告亦提到,安注屋使用者表示,共享针筒的人数减少,但报告又称,无迹象显示安注屋有助减少艾滋病感染。

地方政府做法惹争议

今年1月4日,卑诗省政府准备推出提供免费吸毒管计划,这被视为鼓励吸毒,惹起巨大爭议。

省府方面对此解释说,之所以全面向古柯硷吸食者免费提供洁净的吸毒器管嘴,是为了防止传染病在吸毒者间传播。消息传出后引起各界反弹,温市议员利德认為这无异鼓励吸毒。

事实上,政府方面也提供医用海绵及小药水瓶等,配合注射毒品使用。至於提供洁净吸毒器管嘴计划,去年4月省卫生厅已拨专款,省府“减少毒品伤害委员会”参考最新研究报告后,宣布上述拨款支持,將在全省5个卫生区全面推行。

更令一些批评者心寒的是,据卑诗首席卫生官肯岱尔(Perry Kendall)指出,即使未成年吸毒者到社区卫生中心索取洁净管嘴,也將照发如仪,而最易受到传染病感染的正是年轻吸毒者。

温哥华市长苏利文(Sam Sullivan)不久前宣布,成立非盈利团体Inner Change,以全新试验性疗法帮助染上长期毒瘾的人士。反对党伟景温哥华(Vision Vancouver)表示支持,但建议市议会指示市府人员,在向瘾君子提供替代药物所涉及的法律、经费、影响等方面,作出更详细的报告。

温哥华市议员雷健华、施民生(Tim Stevenson)建议,市议会指示市府人员,对给隐君子派发替代药物进行详细研究,包括提供为渐进减少瘾君子毒瘾的“北美鸦片医疗计划”(North American Opiate Medication Initiative)的最新执行报告。

相关链接

卑诗沦為贩毒超级大省

一向以“最適宜人类居住城市”自傲的大温地区,如今正沦為毒品天堂。最新出版的《麦祈连》杂志(MaClean’s)发表了报道卑诗省有组织犯罪活动的专题,並形容卑诗是犯罪“超级大省”,其中主要包括毒品交易。

在《麦祈连》杂志上撰文的作者柯比(Jason Kirby)表示,统计数字显示,卑诗省包括大麻种植、可卡因跨境走私等贩毒活动所带来的利润,相当於甚至已经超越了卑诗省的主要行业林木业及渔业。此外,受雇於他人从事大麻种植的人数,也可能多於从事林木业的工人。

柯比同时指出,和北美其他城市比较,卑诗省的毒品走私罪案率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

日前在网上拍卖亲生女儿的年轻夫妇,就是温哥华一对隐君子。这对吸毒男女涉嫌在分类广告网 Craigslist上,以1万元兜售出生7日、被形容為“健康可爱”的女儿,自称负担不起抚养原本不准备生下来的女儿。

window.google_render_ad();
最新新闻:
加拿大企业:遭遇寒冬 寻求突围 加中关系到底还有没有戏?
陈冠希为“艳照门”作证完毕 加国金融危机 绸缪养老大计
金融危机带来“意外副作用”:丰满成熟女性成为新宠 加拿大总理和外长将分别访问美国
美国总统奥巴马:我爱加拿大! 综述:奥巴马访问给美加关系定下积极基调
奥巴马大秀”平民”本色 迷倒众多加拿大”奥粉” 奥巴马访问加拿大 两国达成多项共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