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宁浩导演的新作《疯狂的赛车》昨日全国公映。影片一大早上映,依然有不少学生观众捧场,并且从头笑到尾。而宁浩坦言自己很紧张,还主动要求当天晚上去影院与观众一起再看一遍电影。

宁浩带领“台湾帮派”到广州宣传。   宁浩戏中的“残忍”招数受到了观众的表扬。

宁浩导演继《《疯狂的石头》》之后的新作《疯狂的赛车》(以下简称《赛车》),昨日全国公映。影片一大早上映,依然有不少学生观众捧场,并且从头笑到尾。尽管如此,带领由九孔、戎祥和高捷等人组成的“台湾帮派”到广州宣传的宁浩坦言自己很紧张,还主动要求当天晚上去影院与观众一起再看一遍电影

在记者见面会上,几位台湾演员发挥“脱口秀”的本事,把自己在拍摄这部电影中遇到的凄惨事一一道来。让记者们觉得处女座的导演宁浩实在“很残忍”。但是说到《赛车》出来的效果,这些演员们又忍不住把宁浩大大表扬了一番,称他“有层次”、“有内涵”,而且是“一个喜剧高手”。

“残忍”

喂九孔吃活蟑螂,让戎祥泡烂香蕉水

早在《疯狂的石头》宣传的时候,就有演员曾经“控诉”导演宁浩很喜欢折磨人,经常在一些很脏很乱的地方拍摄,以至于演员们也总是浑身沾满脏东西,这次《赛车》也不例外。

最惨的人莫过于台湾综艺节目主持大哥九孔,因为在片中他要被戎祥打,被黄渤打,还要被“哼哈二将”折磨,简直就和《疯狂的石头》里的谢小萌没什么两样。被打就算了,九孔说自己最难忍受的就是被要求吃活蟑螂。因为片中有一幕是“哼哈二将”逼供他保险箱密码,使用一招就是把嘴巴撑开,放蟑螂下去,然后再喷杀虫剂。“蟑螂的味道你们知道吧?很奇怪的。那场戏拍完之后,我自己跑去吐,而且三天都不敢跟人家讲话”。记者问宁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让活人吃活蟑螂。宁浩很无奈地说:“为了真实,银幕那么大,蟑螂如果是死的不动的,观众一下子就看出来了。”他还表示这些蟑螂都是剧组花钱从附近老乡那里收来的,因为用量大,从一块钱一只涨到后来五块钱一只。

之后,戎祥和巴多也都各倒苦水。戎祥说自己和黄渤的最后一场戏是在防空洞中拍,当地人在洞里储藏了很多香蕉,因此地上都是常年积下的烂香蕉水。自己必须一屁股坐在这臭水里,而且一坐就要一个小时。而巴多在电影中既要打人也要被打,打人的时候由于不忍心,没下狠劲,被导演勒令重拍。不得已只能用自己的手垫在对手演员身上,然后狠打自己的手。导演满意了,手也被打肿了。

“表扬”

“原来当众被表扬比当众挨骂还难受”

虽然在拍摄的时候“受尽折磨”,但是在问到对导演和电影如何评价的时候,几位演员又不吝赞美之辞,怎么肉麻怎么说。

九孔吃了蟑螂也不记仇,反过来说多亏导演才接到这一个挑战,为了能上导演的下部片子《无人区》,他甚至还建议干脆让自己倒在牛粪堆里。“我们这些人,喜剧都是很轻浮的很外在的,但是宁浩是有层次有内涵的”。他表示宁浩的电影,演员越一本正经地去演,观众越觉得搞笑,为此一开始自己还有点不习惯。

戎祥也忍不住要大赞导演,“一个人抖包袱是很容易的,但是操控这么多可以抖包袱的人,导演就很不简单了”。虽然导演的要求确实比较严格,但是如果是剧情需要的,他就不会觉得这是“残忍”。巴多就赞得更夸张,说导演记忆力很好,而且很细心,一个月之前拍的戏,一个月之后再接着拍他居然还记得化的妆和一个月前不一样。

就连宁浩之前一直称为是自己偶像的高捷也说:“宁浩很有才气,我很珍惜这次和他合作的机会,我觉得他是一个喜剧高手。”

面对众人的表扬,宁浩显得相当不好意思,只能不断在现场做怪相。他说:“被夸奖了这么老半天,我现在才知道当众被表扬比当众挨骂还难受。我得说明的是,电影不可能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所有人两个月一起认真做事的结果。”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