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去年春天,普拉达(Prada)推出新艺术风格印花“睡衣”套装,下一季D&G就发布了波点款式,睡衣迎来了好时光。要知道,这可不仅仅是过去那种常在私密卧房里卖弄的功能性套服,而是豪华的休闲款式。它们是那样精美,穿在里面实在是糟蹋了。要是感到怀疑,就想想莎朗•斯通(Sharon Stone)今年年初在洛杉矶的晚宴上穿出来大秀的那款迪奥斑马装吧。虽然批评家们嘲笑,但在哈罗兹(Harrods)百货,这种款式卖到断货。

 

 

要怪就怪眼下人们想远离经济萧条、想把头埋进沙子里或羽绒被里的愿望吧。不过,“睡服不再是独立于时尚的一个大类,”Liberty风格服务负责人苏吉娜•拉奥(Sukeena Rao)说。换种说法,如果你不想待在床上,那至少你能裹在床上穿的东西里面。

Prada 08春夏秀

 

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和Marni缎子吊带小背心,在Liberty有售,从牛仔服到沙滩装,所有服装都能与之搭配;在哈罗兹,迪奥的水貂边开司米袜裤,吊带内衣和连帽外套,Alberta Ferretti粉色缎子包裹式女式睡衣,十分有个性,只在卧室穿太委屈它了。难怪伯明翰足球俱乐部董事总经理凯伦•布莱迪(Karren Brady)最近买了一套洛杉矶睡服品牌Jonquil的斜裁缎子女式睡衣,并“当成礼服穿”。

 

这种多功能服装不限于女装。D&G和Veronique Branquinho的2009春夏男装系列中,都能见到拉带式睡裤,就好像是度过“睡衣经济”的理想行头。“睡衣经济”这个术语用来形容那些数量越来越多的在自家干活的自由职业者们。

Hugh Hefner

 

这种装束打扮有名人开过先例:媒体大亨《花花公子》的休•赫夫纳(Hugh Hefner),除了睡衣和睡袍,几乎没见过他穿其他衣服,而艺术家兼电影制作人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公开说过:“我身穿睡衣时,看上去就像穿了西装一样。”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