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两年前我在一所政府办的legal aid帮忙,一天来了一位中国男士咨询离婚。我见过他,但没说过话,我所在的小城市中国人不多。我登记了他的个人资料,然后他等着见律师。等他出来后我也下班了,在楼道里他看起来很沮丧,对我说他是想来问问离婚手续和小孩的监护权的。他有两个小孩,但刚才律师说了他连得到一个小孩的监护权都很难。

  过了两个月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个女士,简单的诉说了个人情况后,我已经猜出是上面那位得太太了。她主要是想问离婚后的赡养费。我要她到这里来和律师面谈,她说她在家照顾小孩不能离开。并说丈夫已经搬出去了。她说她对家庭法一无所知, 要我帮她找找表格,填写资料等。我后来到了她家。这位女士我也见过。

  她开始和我谈起家庭情况是还算平静,越说越激动,我简直无法打断她。我不需要听她的丈夫如何薄情寡恩,我需要知道她最终想要什么。她的情绪非常激烈,表示她要所有财产,并要她老公离婚后变成乞丐。我说我不是律师,要她一定要请一位好律师,专打离婚案的。从我内心估计来看她的要求很难达到。男方提出了离婚,并且已经请了律师。她继续诉苦,并坚持说她没有任何过错,而他丈夫竟然背叛她。舆论和道义都站在她这方的,她说她问了许多朋友,都说加拿大离婚女方能得到许多钱,她这种情况,一定可以让男的输得走投无路。

  我后来帮她订了一位律师。由于她英语不好我帮她在旁翻译。她显然对律师的回复十分失望。她的案子其实十分简单。结婚6年,两个小孩,丈夫有一份5万的收入,太太从未工作过。一栋付了1/3的房子,一辆van。没有婚前协议,所有财产属于婚后共同购置。小孩的抚养费也很快就查到,以他丈夫的收入,两个孩子每月给她900现金。最不好确定的是spousal support。这一块是最能引起律师们兴奋,发挥他们辨才的地方了。太多的因素可以作文章。比如,婚前是怎么协定的?婚龄有多长?谁是明显过错方?女方有没有谋生的能力……当时的律师给她估计了一个数字,如果法院判决按月支付,我记得每月大概700左右。这样,她全部从前夫那里能得到1600。这显然比她期望的要低得多。律师表示如果男的有外遇,可以依此作些文章,比如妻子因此受了精神上的极大伤害,无法生活,要终身赡养等等。但不保证能要到。

  她和我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说:“我咽不下这口气!”。她一定要把对方折腾到永远翻不过身。虽然我知道我下面的话会令她更失望,但也不能不提醒她。我对她说万一最终判决对她丈夫十分不利,他如果申请破产,或是跑到其他国家,你就什么都得不到了。她显然没想到这个问题,说:“他不会这么对我的!”

  后来我又见到了那个丈夫,这次他不象上次那么沉默,说了一些他们之间的事,说离婚的理由是“不想再忍受精神虐待”。他说在他搬出去前他曾有过一次到多伦多面试的机会,被他妻子搅黄了。他太太在头天夜里和他吵了一夜,并把他用于面世的衣服给铰了,他也因此搬了出去。

  他们这个案子拖了很长时间,我记得最后从渥太华判决下来我都已经不在那个小城市住了。判的很简单,房子和车平分,丈夫每月付小孩和前妻的抚养费是现金2000。女方由于无力支付房子已供部分的一半,和丈夫协商,男方表示愿意放弃房子和车。

  表面上女方赢了,实际这是一个典型的双输结局。女方所得到的不够开支:虽然我们这里房子非常便宜,但每月也要在房子上投入1200左右。她还有800,勉强应付3口人的日常开销。他的前夫,每月还剩1000左右,艰难度日。

  该女士在几个地方感情用事,最终使自己陷入艰难境地。

  1) 在婚姻还没有走到尽头时,她首先要作的,不是“督促丈夫上进”,而是自己找份工作,减轻他丈夫的压力,可能使两个人的心情都好,她自己也能转移一下注意力。婚姻因此保存了也说不定。她对我诉苦时总是强调她为这个家付了全部心血,任劳任怨。她丈夫也承认这点。可她的任劳任怨绝不是不求回报的,一旦她感受不到回报,她所表现出的愤怒绝望可以使任何人生畏。我现在还记得她仇恨的眼神。

  2)分不清自己的利益所在。在婚姻已经无望时看不到下一步该如何走才对自己最有利。他丈夫不是有找好工作的可能吗?让他找去,找到了,不管离不离你得到的都比现在多不是吗?她破坏掉这个机会,只是不想“看到他混的好!”, 只为出一口恶气,不顾自己的利益。希望看到对方倒掉,可对方倒了,你也跟着倒了。

  3)看不清形势和角色的变化,过于依赖。离婚申请一提交,尤其象他们这样反目的,在那一刻就变成敌人了。可还幻想敌人能向以前一样呵护她。“他不会这么对我的!”, 他为什么不会这么对你呢?你都在把他往绝路上推了,还希望他不反抗,并在临死前再关照你一把?

  4)缺乏独立的意识和能力。大骂对方是陈士美的时候,你是秦香莲吗?秦香莲在得不到丈夫丝毫的帮助下,独立奉养公婆,抚育子女,在上京告状无门时,运用智慧巧妙地见到包公,面对杀手时想尽办法打动对方,面对皇族压力,连包公都退缩时坚定不移。冷静,智慧,坚韧不拔,该强悍时强悍该示弱时示弱。如果自己不具备这些,总想着对方如何对不起自己,不过成一个怨妇而已。

  5)不喜欢咨询专业人士而喜欢道听途说。因为专业人给出的事实往往不那么容易面对,宁愿要无帮助的心理安慰。我承认有些安慰启到平静心灵的作用,但要真正打赢一场战争,靠的不仅是这个。旁人在替你拿注意的时候,是从他们的背景角度出发的,在他那里奏效的办法拿到你那里并不适用。

  还有,别人可以说的头头是道,等自己碰上同样的事了,未必会采取自己说过的主意。凡事搁在自己头上,才能体会到其中的棘手和左右为难。邱太太自己后来的婚姻也出问题了,她可没象她以前说的那么轻巧,而是选择和丈夫过下去,她那篇女权宣言早抛到脑后了。就象我描述的这个案子,我现在这么从容点评,那是因为当事人不是我,否则,我做出的举动没准比这个女事主更疯狂也未可知。

  我总能听到一些人认为判决抚养费一项是“对男人的制约”,使这里的男人结婚后能夹着尾巴做人。就这么一个没有明确条文的spousal support guideline,到底有多少威慑力?别说是一个巧舌如簧的律师就能使你的赡养费化为乌有,就算是对方仁义忠厚,愿意当牛作马,能给你多少? spousal support, 体现的是一个文明社会对弱者的关怀和同情,不是简单对男人的约束。

  对于女人,怎样才能得到更多钱呢?就是第一,丈夫的收入越多越好。第二,婚龄一定要长,2004年加拿大联邦的统计,离婚人士平均婚龄是11年半。所以如果你的婚姻超过15年,就很容易拿到终身的赡养。第三是,一定要有小孩,有了孩子的监护权,女人就有足够的理由不再工作,而因此得到更多的赡养费。第4是没有能力再工作,因为你为这个婚姻失去了谋生的能力。还有许多因素决定法院的判决。所以想要得到大笔的赡养费,不是容易的事。我们总能看到身边有些本地女性,结过N此婚,每天什么都不用作,就是追这几个前夫要钱,日子过的很舒服。慢说是这样的日子到底有多舒服,就她们所付出的时间精力来看,几个中国人作得到?这其中官样文章的繁琐教条,几人能应付?还有,她们的情况自己是不是也一样?她们也许在婚前就立好了婚后的赡养协议。

  洋人重视婚姻,和他们的宗教文化有直接的关系。这是一个清教徒建立的国家,道德和舆论的约束对于他们往往比法律更紧。而且越是成功的人,他们抵制欲望的能力越强。也正是因此,他们才能成功。他们的自律使他们不能容忍自己的婚姻失败。但这并不表明他们在万不得已的时候会因为心疼钱财的损失而保持住蹩脚的婚姻,也不表明在婚姻失败时,不斤斤计较。这里的c什么o们,几个没有婚前婚后财产协定呢?越是有钱人,协议越厚。我们没看到这些,就以为女人一旦在到了这里,婚姻就进了保险柜,等真相出现时惶惶不知所错。我所提到的女事主,听了太多这样的误倒,以为开个天价能轻易得到,实在不明智。顺便说一句,赡养费是可以不根据男方现有的收入情况的,它可以根据男方未来的收入,所以有可能判一笔男方无力支付的数。

  我承认我现在这样评价一个失婚的女士很不厚道。我也承认我没有站在女人的立场说话。在一个婚姻破裂时,我当然可以向着女方,大骂对方是禽兽,然后呢?女方的困难解决了?还是女权从此巩固了?女人看不到自己身上的缺陷,把所有责任都推给男的,女人从此就摆脱弱者的命运了?女人的弱是生理上造成的,青春苦短,还要承担生育的责任,即使有一天真的达到同工同酬了,婚姻中女方是弱式方还是不能改变。女人的市价随着年月而贬值,可相反男人却在升高。这也是为什么女人缺乏安全感的原因。婚姻对女人的挑战比男人大得多,所以才要更悉心经营。肆意破坏,到头来倒霉的只能是女方。退一步讲,女方得到了一大笔钱,这就是当初结婚时女人想要的吗?这些话说出来很让女人泄气,可是,不顾这些只顾出口恶气,也不是提倡女权的方法吧。男人和女人,打了几千年了,谁离开谁了?

  那个案子的男人对他婚姻的处理也十分不可取。许多中国男人,对于麻烦宁愿消极的忍让,不想积极改变。当他们抱怨太太多么不可理喻时,是不是认真聆听过她的发泄,哪怕是装的,是不是和太太磨破嘴皮地交流过,是不是咨询过婚姻或心理专家,想尽办法改变现状?在强大的攻心下,没有人是会不改变的,我们每个人,不都在被这个婚姻所磨合着吗?多少婚前眼里不揉沙子的人,婚后被磨得毫无棱角。就算是最后所有努力都失败了,至少你尽力了,没有遗憾。最愚蠢的方法是消极的忍让和逃避。你能往哪逃?你能忍多久?忍无可忍时,要不报以老拳,要不移情别恋,把自己陷入一个不仁不义的境地,满盘皆输。何必呢。

  婚姻问题是我看到的最没办法判断对错的问题了。即使我听到了两面之辞,我还是很少旗帜鲜明的站在哪一方。当事人在诉说时,夹杂着太多的主观意识,放大有利的方面而隐藏对于自己不利的一面。这倒不是虚伪,而是人的本能。就象恋爱时我们自动展现优点一样。连动物在求偶时,还知道亮出自己最漂亮的羽毛,何况是人呢。同样的事情如果换一种叙事方法八成吓人一跳。轧美案的作者,要是这么写,一个工于心机的女人,想方设法把老公送上端头台,好再嫁人,恐怕她得到的只有唾骂。

  这个案子我一直忘不了。生出一些感慨,姑妄说之吧。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