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婚姻与什么有关?这是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在充斥着速食化爱情的今天,谈单纯的爱情似乎有点幼稚,谈单纯的物质又显得过于功利,好不容易告别了媒妁之言的从前,却又迷失在了自由选择的现在,于是,有爱的婚姻变成了一个承诺,在风雨中经受着洗礼。

诺诺和乔依的故事 诺诺是杭州人,家里往上追溯三代都生长在杭州,所以是个道地的杭州人。西湖的水从古至今养育出了不知多少眉如青黛、眼若秋水的美女,独独到了诺诺这里出了岔子,单看她的五官,只能用英武来形容,而那高挑的身材也经常被别人误以为是东北女孩儿。在杭州的时候,每当诺诺说出一口正宗的杭州话时,身边总会有人夸赞她学杭州话学的精辟;走在杭州的街头,也总会有人指点着说,北方女孩儿长的真是高,诺诺为此费了不少口舌,最后也听之任之,不去理睬了。

乔依是个典型的北方男人,挺拔英气,比170的诺诺居然高出了一个头的高度,虽然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但丝毫遮掩不了他那双熠熠有神的眼睛,看到乔依的时候,我就明白为什么诺诺会爱他爱的如此之深。

诺诺和乔依相识在香港,两个人同一天移民面试,紧张的乔依面试后把资料遗忘在面试间,被随后面试的诺诺捡到,为了感谢诺诺,乔依自愿充当导游带她在香港游览了3日,当诺诺离开的时候,承诺如果乔依有一天去杭州,她将带他游遍苏杭美景,没想到一个星期后,乔依就出现在了诺诺眼前,这就是爱情的力量。诺诺是个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人,从小到大只有一次恋爱的经历,那个男孩子的背叛让她事过几年还谈情色变,而乔依是个相信命运的人,对爱情永远保持着热情,他暗恋和明恋过的女孩儿加起来大概有20多个,之前的女友就是无法忍受他那过多的从前而分手。交往初期,乔依很怕诺诺也会介意自己的过去,但是诺诺对以前只字不提,直到现在,诺诺也从未因此而责怪过乔依,乔依说诺诺就像一个港湾,用专情和温柔让自己心甘情愿的在她身边驻守一辈子。

移民之初,两人也曾经历了一段难捱的日子,乔依为了维持家庭开支,先去一家餐馆打工,而诺诺在英语班努力的提高口语,当经济好转一些后,乔依找到了一个CO-OP的工作机会,在工作中,乔依表现良好,得到了西人老板的赞赏,很快就转成了正式的职位,诺诺随后也从英语班毕业,顺利的找到了一家西人工厂的办公室工作。拿到第一次薪水的时候,乔依向诺诺求婚了。没有隆重的婚礼,没有贵重的钻戒,两个人就在几个朋友的见证下领取了结婚证书,因为没有多余的钱度蜜月,两个人就租了一辆车,去瀑布游玩了一天,诺诺的博客里称这次蜜月旅行为爱海之旅。

在婚后的日子,两个人彼此照顾着走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乔依说那时候最怕冬天,因为没有车,两个人每天要顶着寒风去坐公车,周末还要拉着四轮小车去超市买菜,为了节省开支,往往要倒3次车去比较便宜的华人超市,在冰天雪地里,两个人常常摔的东倒西歪,但每次都是相视大笑后在对方的拉扯下狼狈的站起来,说起那段时光,乔依会和诺诺深情的对望,从他们的表情里,看不出苦,只有甜。

生活不会永远一帆风顺,即使是乔依和诺诺这样的恩爱夫妻也会经历一些人为的波折。事情发生在乔依第二次换工作之后,因为累积了一定的工作经验,乔依跳槽进了一家大型的国际公司,工资自然是水涨船高,在那年的年底,两个人分期付款买了一套公寓和一辆二手车,突然增加的开支让乔依压力倍增,为了把工作做的更好,得到升迁的机会,他开始加班加点,而这时候,诺诺所在的工厂为赶一批定单也是忙的不亦乐乎,两个人回到家里都是倒头就睡,醒了就各自去上班,在疏于沟通的情况下,有一个女人有意的出现在了乔依的身边。

出现在乔依身边的女人是他的顶头上司,一个非常能干、精明的女人,虽然已经是40几岁的年纪,但看起来却像个少妇一样充满活力而且迷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乔依格外器重,培训学习、外派等美差先后落在资历并不出众的乔依身上,公司里的同事渐渐有了一些非议,乔依也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为了避嫌,他逐渐的疏远着和她的关系,结果,这反而激怒了好强的她,在一次非正式的聚会场合下,她对乔依表示了好感,乔依巧妙的拒绝了。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随后的一天,诺诺接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电话中的女人声称是乔依的爱人,让诺诺还乔依自由,并许诺开出一张支票,数额随诺诺填写。这件事在家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乔依和诺诺之间也因此冷战了一段日子,乔依本想辞职换份工作,但房子和车的负担让他不敢轻易的决定,诺诺也并非完全不相信乔依,只是电话中女子列举的和乔依的种种实在太详实,由不得人不信。乔依事后告诉我,当初是怕诺诺多心,才没有把上司示爱的事情说出来,没想到这样反而造成了日后的麻烦。

事情的解决颇富戏剧性,女上司没过多久就遇到了真心相爱的人,并闪电结婚,在婚礼上餐会的空隙,满脸幸福的新娘向诺诺郑重的道了歉。

现在的乔依和诺诺恢复了原来平静而幸福的生活,今年的秋天,家里又要增加一个新成员,一个属猪的小宝宝,看着诺诺日渐隆起的小腹,乔依觉得他拥有了全世界。

当烈火遇到石头 文章起这样的名字缘于这故事里讲述的男女主人公的性格,娜娜像炙烈的热火,能燃烧一切,但来的快去的也快;而庄重则像一块坚硬的石头,稳重低调却又倔□。娜娜是随父母投资移民而来到加拿大的,优越的家境让她成长的无忧无虑,和别的投资移民家庭不同,娜娜的父母没有把孩子独自留在加拿大或者只是留下母女相依为伴,她的家庭始终是完整而且幸福的。也许正因为如此,娜娜很阳光,甚至有点大大咧咧,没有太多的叛逆,顺利的大学毕业后如愿进入了一家世界500强的国际公司工作,她的改变是从认识秉言开始。

娜娜是在公司组织的一次聚会上认识的秉言,因为同是从香港移民过来,又是差不多的年纪,两个人之间有不少的共同语言,聚会结束后,两个人互留了通讯方式和MSN后就匆匆道别了。之后的日子,娜娜常常想起那个不太爱笑却很有型的男人,并期待着能接到他的电话,但一个月过去了,没有半点音讯。于是,娜娜开始寻找各种理由去接近秉言,今天借铲草机、洗车剂,明天借工具、灯泡,以至于秉言按捺不住好奇的问她:你家以前都是怎么生活的,居然什么都没有。他哪里知道,娜娜家何止是什么都有,而且很多事都是阿姨代劳的,根本无须她这个大小姐动手,借东西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经过娜娜几个月的努力,秉言终于开始主动约她,但结果却发现秉言是想通过她接近部门里另一个中国女孩子,娜娜气疯了。虽然最后不善言辞和心计的秉言并没追到那个女孩子,但娜娜还是耿耿于怀,甚至在和他们两个聊天中谈起这件事,娜娜还是会狠狠地掐一下秉言的骼臂,听到秉言讨饶才悻悻的放手。

秉言意识到娜娜的好和对自己的心意是他们认识很久以后的事。加拿大的冬天经常遇到冰雨天气,原本可以在家休息的秉言为了应付客户系统出现的突发问题而需要赶到MISSISSAUGA去,娜娜从MSN聊天中知道后,马上开着家里的四驱JEEP赶到秉言家里,并执意和他一起去MISSISSAUGA,那天工作完成已经是深夜了,秉言把娜娜送回家时,才从她家人处得知,她一早就开始低烧,直至出门前粒米未进。看着在自己面前一天都强颜欢笑、故作正常的娜娜,秉言心疼的无以复加,就是在那一刻,他知道了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大大咧咧的娜娜原来有颗如此细腻周到的心,也是从那天开始,秉言知道了谁才是最爱他,也最值得他去爱的女人。

如果两个人就这样相爱到结婚,那真是像王子公主一样幸福了,但生活是门捉摸不透的艺术,从来不会按大家设定的路线去发展。

去年,娜娜和秉言订婚了,所有的家人和朋友都给予了最真诚的祝福。没有直接结婚是因为娜娜即将被公司派到英国培训半年,他们都希望可以有充分的时间去准备一个盛大隆重的婚礼,所以把婚礼预定在2007年举行。

从未分离过的两个人在开始的两个月里天天以电话和邮件保持着联系,但从第三个月开始,娜娜的联系突然变少了,秉言因为忙着一个专业考试,所以忽略了这个细节,娜娜的邮件中更多的谈到密集的培训让她几乎不胜负荷,而一向粗枝大叶的秉言只是不断的督促她。在娜娜培训到期的前几天,适逢她和秉言认识的纪念日,为给娜娜一个惊喜,秉言直接飞到了英国,本想和娜娜在英国游玩几天再一起回来,谁知道却目睹了娜娜和一个希腊男人出去约会。面对深夜等在门口的秉言,娜娜承认对这个希腊男人有一些好感,因为在英国的培训压力太大,秉言又只会一味的督促,让自己简直喘不过气来,而这个希腊男人是培训中认识的同事,他的鼓励和帮助是娜娜能够顺利完成培训的主要原因,而两个人今天是第一次正式约会。看着半信半疑的秉言,娜娜提出了冷静一段时间的要求,就这样,两个人各自飞回了加拿大。

之后的一个月两个人断了一切联系,就像从未有过交集,很快,秋天来临了,跟着到来的还有娜娜的生日,生日聚会这天,秉言没有出现,娜娜觉得两个人的故事走到尽头了,那一夜她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第二天中午,娜娜被阿姨的大呼小叫吵醒,被晕头转向的拽到窗前才发现,家里的花园不知何时摆满了颜色不一的花,那些花组成了两个词:LOVE U!

娜娜冲下楼,看到了笑容满面的父母,累的东倒西歪的秉言和他的朋友们,在大家的鼓噪声中,娜娜扑向了秉言的怀抱。

采访中,我一直询问这最后结局的真实性,因为它实在太像小说或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情节,娜娜被我问急了,最后都要向天起誓,而秉言则拿出了两人在花前的合影,但当我提出要刊登这张照片时,两人拒绝了,娜娜说这是只属于他们自己的甜蜜回忆,不希望与别人分享。罢了,已经将他们幸福的故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了,就留一些私人空间给他们好了。

其实只要幸福就好,谁会在意其他的呢!

仔细想想其实不难发现,幸福的婚姻都有一个爱字为基础,也许很多的科学调查证明爱情不是长久的东西,但至少我们开始要懂得并拥有爱。即使有一天,夫妻之间的爱情被亲情取代,那也是别人替代不了的感情;即使婚姻中可能遭遇到七年之痒或外敌入侵,只要曾经有爱,那就会是你最有力的法宝,因为唤醒总比重建容易的多。

婚姻与爱情有关,与珍惜呵护有关,与宽容谅解有关,拥有了这一切,也就拥有了全部的幸福。

(原作者注:文中人物名字均为化名;转载时略有删节)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