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我在一所政府办的legal aid帮忙,一天来了一位中国男士咨询离婚。我见过他,但没说过话,我所在的小城市中国人不多。我登记了他的个人资料,然后他等着见律师。等他出来后我也下班了,在楼道里他看起来很沮丧,对我说他是想来问问离婚手续和小孩的监护权的。他有两个小孩,但刚才律师说了他连得到一个小孩的监护权都很难。   过了两个月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个女士,简单的诉说了个人情况后,我已经猜出是上面那位得太太了。她主要是想问离婚后的赡养费。我要她到这里来和律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