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在加拿大:没有任何歇脚的借口  Thursday, July 10, 2008 window.google_render_ad(); 中新网   小时候,算命的说我命中注定要东漂西荡,父母将来恐怕很难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依靠。 父亲对此不以为然,说这孩子生性懦弱,能出去闯荡闯荡倒是好事,没准还能出息成人才呢,做爹妈的沾不沾光又有什么打紧。  父亲对我变成人才的期望没见得有啥指望,那大仙的预言倒是一年比一年准了。打从读初中起,因为住校的缘故,我跟父母之间就是聚少离多。后来工作在另一个城市,更是一年难得见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