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海外唱盛中国,国内唱衰中国,这是怎么了?

  在海外的华人,可以轻易地接触到海内外两方面的资讯,相信许多人都感觉得到文题所述之差异。即海外的媒体包括华文的和外文的,也包括世界各国人民和普通华人的基本感觉,概括起来,一言以蔽之,就是“唱盛中国”。唱衰中国的,也绝不是没有,但是其声势肯定是一年不如一年。时至金融海啸的今日,唱盛中国之风,已到夸张地步,比如有主张“中国救市救世论”的,有主张G2,即中国美国共管世界的。去年九月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史教授弗格森(Niall Ferguson)甚至为此创造了一个新词叫作Chimerica(可译为中美国),称中美已走入共生时代。他还展望说:中国会在20年内超越美国。日后在中国的统治下,世界将维持和平,并出现中国的经济霸权(Pax Sinica)时代。但是到了国内,哪怕是官方媒体,谈论中国的问题的,也远多于国外。至于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民间舆论,唱衰中国,就是找中国毛病的,在我看只怕是远超过一半。简单罗列一下议论最多的问题就有:新三座大山(住房、教育、医疗)、无官不贪的腐败、贫富急剧分化、政治民主化进展严重迟缓、城乡差距有增无减、社会道德沦丧(一切向钱看)、环境污染、以瓮安事件为代表的日益激化的社会冲突…… 简言之,作为这场史无前例的大繁荣的主人翁的中国人民的整体自我感觉,似乎远不及在这场繁荣之外的只是被间接涉及的世界各国人民的感觉来得正面。

  寻找这个明显的差距之所以存在的基本原因,以及这个差距之存在的认识论意义,是本文的主旨。这个题目依然很大,限于学养精力,也只能是抛砖引玉,希望引起大家的更多关注讨论。

  我身在海外,对海外自然更熟,就先谈海外为什么唱盛中国的意见会占主流。这当然首先是因为中国这三十年实在是取得了太过惊人的经济成就。这么大的经济规模,这么高的速度,这么长的时段的经济增长,(30年国民生产总值增长10倍。)而且显然还会持续。这样的事情,实在史无前例。如果再有一个30年10 倍,那就是60年100倍了!当然事实上肯定会低一些,但60年如果成长了60-70倍,那也一样是旷古未有,超越西方工业革命时代的飞黄腾达的奇迹,足以创造一个中国世纪!我们在海外的中国人和世界其它国家的人民类似,看到的中国的面貌比较笼统,比较宏观,没有太多的细节。最明显看到的是来势汹汹的中国商品对发达国家商品生产一个门类接一个门类的独占。然后是不过几年前才开始的日益蜂拥而至,大把花钱的中国游客。2008奥运的聚光灯又让世界看到了北京的大批亮丽建筑,豪华至极的电子开幕式,以及压倒美国的金牌数等等。至于问题,除了被大声嚷嚷西藏问题,国外的一般人是看不见的。中国人又善于把坏事变成好事,比如汶川地震救灾,又为中国迎来了巨大的声誉。真的是聋子也听见,瞎子也看到,中国是明日之星。我以一个学历史专业出身的身份,严肃地预告,今天的中国是唯一可能(我是说可能,还不是一定)有资格继西方人之后开创新时代的历史的新宠儿。

  现在来说国内。我是在不到一年以前,才开始在博联社开博,在《选举与治理网》开文集。在这之前,也接触不到太多的国内基层民意。因此初期写的文章,与国内网民的期待差距极大。经过几个月与网友反复留言论辩的碰撞磨合,尤其是在几篇自以为还算温文的文章被官家和谐掉之后,我也渐渐地明白了国内民众在虽然物质生活水平普遍有大幅提高的情况下,依然存有广泛不满的现状和原因。首先是这个虽然确实普遍的繁荣并未平均地落实到每一个社会群体。绝对的贫困化大概是极少的,但贫富差距的拉大,即相对的贫困化则相当地普遍。在城市中还存在这太过巨大的下岗失业的低收入群体,农民工的境遇也始终未能得到足够的改善。然后公仆们的普遍腐败让据说的主人们心中无比愤懑。而被平民大众普遍寄予根本希望的政治制度朝民主化方向的改革则在既得利益集团的全力抵制下进展极为迟缓,基本就是原地踏步。号称社会主义的中国其实原有的社会主义因素(这里主要是指社会福利保障制度)在过于自由化的改革开放中几乎被磨损殆尽…… 我现在也明白,这些都是导致人民群众严重不满的千真万确的事实。

  下面我再来谈我所理解到的这个落差的认识论的意义。

  我们的确无法去苛求世界人民去深入了解中国的许多内情。但我们在对外宣传中则应当尽可能地客观求实。在中国的海外整体形象已经被过度强化的现状下,实在还是应当注意韬光养晦,而不要时常表现得过于的咄咄逼人。我不说是被美化而说被强化是因为它更符合西方人对中国的整体观感。对美的反应是爱,对强的反应是畏惧。对中国在经济上的强势,西方人的感觉实在是畏惧远多于爱戴。而经济则显然是当今中国的最强项。今天的西方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中国对他们的需要还远过于他们对中国的需要。一个可以和衷共处的国际环境对中国的进一步崛起绝对是至关重要的。

  对国内而言,不揣冒昧,我有两份衷告。

  第一份衷告对政府。30年来,政府实在成绩大大。但面对还存在的那么多问题和人民的真实的不满,政府实在还不可以得意洋洋。那三座大山必须努力去搬。过分悬殊的社会差别必须通过适当的社会税收福利政策去调节。而大面积的腐败则必须通过有诚意地广泛深刻地试行有节制的民主等方式去加以有效的抑制。只有将党和当政集团的利益控制在与人民的利益并行不悖的方向,才能把广大人民的情绪抚平到足够的程度,党对国家的治理才可能长治久安,人民和政府才可能双赢。否则,大范围的动乱真的可能发生,那就是绝大多数善良的人们所不愿意看到的当权集团与人民利益两败俱伤的糟糕结局,上节所谈的中国世纪就只能化为泡影了。

  第二份衷告对人民。相对于世界各国,包括西方发达国家的人民,我希望你们能真的体察到,30年来中国取得的进步之广泛之深刻真的是一个旷世的奇迹。30年来,相信绝大多数的人民的实际收入和比如居住面积都有了以10倍计的增长。记住法国历史上发展最快的号称“光荣的30年”的1945-1975年,年均增长也只有5%,实际收入增长也只有5倍左右。在今天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无数西方国家的人民在丢掉饭碗,在节衣缩食。西方政府要梦想完成的不可能的任务是力保0%的增长率,就是不要陷入衰退(负增长)而不可得。中国要力保的8%的增长率在他们看来真是梦里都不可能有的天方夜谭。发展太快难免会有不均衡之处。政府现在不是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些问题而在以“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等新政策来对应了吗?中国还存在的那无计其数的问题,我们当然要努力督促政府去解决。但要相信,我们的伟大复兴才刚刚开始,前路虽然不会平坦,但显然还有很多的山头可以被征服。而西方,他们的太阳真的是已经开始下山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