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加拿大尼亚加拉瀑布

每个大陆新移民都满怀憧憬和梦想飞来加拿大淘金,或希望经过努力过上好日子,买房买车,享受美好生活,或希望子女可以通过加拿大的教育体系获得资本,规避国内的高考独木桥。可是残酷的现实却是一定要迈出生存的第一步― JOB! 体力工,技术工,专业工,无论什么工,只要有工做就好。可很多人因为对自己的英语没信心,根本不敢去面试,还有人不知道雇主究竟要找什么样的雇员,面试时对准备好的问题回答流利,可一旦雇主提出一个没有准备的问题,就变得结结巴巴,不知如何应对。往往会给雇主留下心虚或沟通能力不强的印象。 如何了解雇主的需求,有的放矢地应对面试就成了急需解决的问题。比如,

“Do you have License?”

“I have G 2.”

从上下文看,这样的对话是绝对没问题的,可当面试双方在讨论关于电焊工证书,面试官试图核实一下应试者是否有资格从事电焊工作时,那“ G 2 ”的答案就成问题了。新移民最主要的问题是听不懂问题,答非所问。许多人来加之前都有过几年的英语学习经历,读写水平都不错,主要是听说练习机会太少,在大陆学英语听的内容多为虚拟的,经过加工的非真实场景会话或短文朗读。来到加拿大后,生活和工作中听到的英语却完全不同,没人会像教书先生似的慢条斯理和你讲话,口音也南腔北调,让许多新移民感到云里雾里,不知所云。说就更难了,算算学英语过程中说的时间加起来不过几小时或几十小时,也难怪大家说英语没信心,怎么办呢? 去参加培训似乎是唯一的选择了。

笔者经过对加拿大的劳工市场和职业培训市场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发现政府的免费培训大多流于形式,并要求全职学习,教学人员为教学而教学,不能有的放矢,根本无法满足中国移民的英语学习需求,而一些英语培训机构也只是泛泛地从一般英语交流能力的培养入手,无法真正解决新移民的生存和生活实际问题。那么,新移民的实际问题究竟是什么呢? 登陆后就开始寻找专业性工作,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挫折,没有当地的文凭和各种证书,认证要花钱和时间,往往认证之后又要再被要求补选有关当地的课程,可是“刀了”( dollar )从哪儿来?带来的一点儿“刀了”很快就被房租等开销砍光了。还要补习英文,因为要读的课程都要求英文达到一定水平。远水不解近渴,只好去打“累脖儿”( labour )了。一两年下来,有了一点儿积蓄和血汗钱,有些人不甘心,就尝试去考各种各样的技术证书,或继续上学,然后再去和“土著人”(土生土长的二、三代移民)竞争“专业工作” , 而这些工作往往和原来在国内从事的专业工作相去甚远。中国移民的专业技术水平和技能远远高于当地人,吃亏就吃在英语表达不出来,“要是让我用汉语说” …… ,不知有多少人说过或想过这样的话。其实英语够用就好,学太多花哨的东西不解决实际问题。

说来说去,还是语言的问题。华人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你交给他一份工作,他只要想做好,就一定会做得很出色。不能充分表达自己的能力和才干,或者不能进行基本英文沟通,当然无法通过面试,就像我们眼见树上的好桃子,就是摘不下来。找个不要英文的工作,又成了恶性循环,英文不能提高,只能捡掉在地上的桃子了。多伦多大学社区工作专业助理教授 Izumi Sakamoto 博士和几位华裔同事,在 2004 至 2005 年专门针对来自大陆的中国新移民精神健康问题进行了研究。

他们选择了移民时间在 4 到 10 年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进行调查,结果发现一些人在中国原来有专业对口的工作,有良好的工作环境,到了加拿大却大部分从事一些简单的体力劳动。

研究发现就业问题是处于移民早期阶段最大的压力,尤其是移民 3 年以上还找不到专业工作,压力最为明显。大多数人认为只有在本地重新上学,才会有找回专业工作的可能,但年龄和家庭的负担也是其中一个主要障碍。就业问题使他们很多人人生第一次感到了经济和生存的危机,心理压力巨大,甚至不堪重负。

   就业问题其实就是语言问题,多伦多作为一个特殊的城市,对于大陆新移民来说,英语不好是一个问题,粤语不好竟然也成了问题,早期华裔移民多来自香港,他们制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大陆移民要求进入这个同是华人的圈子,不会粤语也很难找到工作。大陆新移民感到自己既像个哑巴又像个瞎子,交流竟然成为生存的障碍。虽然香港移民在积极学说普通话( Mandarin ),很多工作还是要求会说广东话的。

由此带来一个比较明显的问题就是 “ 落差感 ” 和精神健康。在调查中,他们很容易从被访者的口中听到 “ 落差 ” 、 “ 迷失自我 ” 、 “ 没面子 ” 、 “ 没希望 ” 、 “ 浪费生命 ” 等消极词汇来形容自己的移民生活。他们普遍认为打工(体力工作)是很羞耻的,主要是他们以前在中国大部分从事的都是研究、管理等方面的专业工作,在社会上也具有一定的地位,正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从管理者到 “ 民工 ” 两者对比形成巨大的落差感。

加国就业市场大量需要的是应用技术工程师和技术支持人员等应用型人才。所以对广大新移民来说,充分了解加国就业市场的实际需求,结合自己的专业和特长,对工作重新定位是非常必要的。分析市场需求,扬长避短,长远规划和短期目标相结合才是成功之路。

笔者在一场与 HR 和 Department Manager 的面试中就遇到这样的一个关于“落差”的问题:

- Joe, I have to mention that you are somewhat over qualified…

- Yes, a little bit.

- You are very humble and it’s my concern as well, you did bring it up here, you know, it’s a different role, you used to managing people and now you are starting fresh now,…

- It’s true.

- I know for sure you are talented man but I am trying to gauge how long you can stay here with us…

- How long do you expect?

其实很多大陆移民都“ over qualified ”,因为一时无法找到专业工作,只好屈就 entry level (初级)的工作,“大材小用”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对这种问题的回答一是实话实说,二是反问对方,弄明白他的真实想法,再顺着说下去就好了。

面试实际上是一个双向的沟通过程,要设法站在雇主的立场上去思考问题,解决并打消雇主的顾虑, 才能成功通过面试。

我们中国人从小被教育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可在加拿大找工作面试就不要太谦虚了,如果你说自己“不行”,或“一般”,那雇主就绝不会冒险把一摊工作交给你,他宁愿交给那些说“我行”,我可以“做这,做那”或至少说“我可以学!”的人。

体力工和技术工要测试基本数学和安全常识,要听懂 TL ( Team Leader ) 的基本指令,面试时要先填写申请表格。你通过了,每小时工资就会从 8.75 元的最低工资升到 12 ― 15 元; 通过 HR 或部门经理的面试,再经过技术测试获得相关证书,工资就会升到每小时 15 - 20 元。

专业工作的短期目标是年薪 2 - 5 万, Cover letter 和 Resume 的针对性就显得更重要了, Interview 时“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 根据雇主需求主动应对,同时要学会放弃一些找工作时不起作用的东西,比如华人的谦虚美德,在加国只有你自己可以说自己不行,即使不行也要说你会学!要知道很多技能都是可转移( Transferable )的。给雇主留下积极向上的印象是很重要的。

无论各位大陆同胞的梦想如何,请不要忘记,更不要放弃,梦想和现实的撞击是不可避免的,也是暂时的,其实这也是梦想实现的必然过程,哪一位精彩的成功者没经历过磨难和痛苦?想想您当初决定移民的动机和动力,设法创造机会,主动出击,实现梦想的阶梯就在你的脚下。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