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海子与海子的死
作者:姜涛    文章来源:作者惠赐    点击数: 3462    更新时间:2005-12-12
   海子的诗歌或“海子的神话”,对当代诗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对喜爱诗歌的文学青年,更是具有强大的感召力。在我个人看来,这一影响最重要的价值,还是体现在价值、伦理层面,在一个全面世俗化的世界里,海子的诗歌生涯证明了对诗歌、对想象力的追求,还可以成为一个人的“使命”甚至“命运”。 海子与海子的死依照这门课的惯例,首先要介绍一下诗人的基本情况:海子,本名查海生,与20世纪两位文学大师穆旦(查良铮)、金庸(查良镛)同姓,他于1979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当时年仅15岁,在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写作,曾与他的好友骆一禾、西川合称为北大诗歌的“三剑客”。其中,骆一禾不仅是海子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诗歌最重要的阐释者,在诗歌写作及批评方面都有卓异的建树。不幸的是,在海子去世后几个月,他也因脑病而亡故,这也是当代诗歌的一大遗憾。西川的名字,大家一定也很熟悉,作为当代诗坛的一员“压阵大将”,他的诗歌不仅被广泛传播,而且还有随笔、游记等著述,甚至“写而优则演”,前不久还在新锐导演贾樟柯的电影《站台》中,出演了一个重要角色。有兴趣的可以看一看这部电影,欣赏一下西川的风采。1983年,海子从北大毕业,分配到中国政法大学任教,孤独一人住在昌平县城,由此开始了一种高强度、或者说是“冲击生命极限”的诗歌生涯。1984年以后的5年间,他先后写下了近300首高质量的抒情诗歌和一系列诗剧和长诗。这些作品经友人整理,被命名为《太阳》七部书。大家可以想一想,“书”是一个特殊的名字,我们只用它来命名那些对人类经验构成总结性的“大作”,比如《新旧约全书》、《亡灵书》等,用“书”来命名海子的诗歌,在某种意义上,也暗示出海子对诗歌的特殊理解和期待,这一点下面我们还要重点讨论。1989年3月,海子选择在山海关附近的一处山坡上,卧轨自杀,年仅25岁。海子的死,引发了诗歌界、以及社会上的持续反响,正如他骆一禾所称:海子的死不是一个事件,而是一种悲剧,一种精神氛围。自古以来,诗人、文人自杀,就似乎一定要包含特殊含义,必须从精神的、文化的层面给出更高的解释,海子的死,经过友人和评论家不断解说,也不断被象征化,甚至“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神话之一”。这一神话包含许多部分,比如贫穷、孤独、不被理解的诗人形象,为诗歌“殉道”的圣徒精神,对世俗化、物化世界的抗议,对超越性、终极性境界的冲击,以及英雄主义、浪漫主义理想的终结等等。更有甚者,有论者还认为海子选择“山海关”这个地方自杀,是有特殊意义的,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种族之门”,诗人是用自己的生命来扣击它,从而向历史的权威挑战。另一种思路,是不断将海子的写作哲学化,从中演绎出当代最时兴的哲学理论,但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很多谈论海子的人,其实更关心他们自己,他们不过在借“海子”表达自己的想法。针对种种“过度阐释”,西川在一篇文章中,曾提供了一些更为具体的解释,譬如,他谈到海子曾因练气功而产生幻听等现象,还在给一封遗书中说到某人要谋害他,要家人为他报仇,而在诸多因素之中,情感生活的挫折,可能是他选择死亡的主要导火索。谈论这些问题,并不是要消解所谓“海子神话”的光环,而是要提醒我们自己,每个人都要独自面对具体的生活、具体的困境,即使是海子这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诗人。据说,在海子死后的几年之内,先后有不少于14位当代诗人离开了人世,这里面包括另一位北大诗人戈麦和更为有名的顾城。在上个世纪末,“诗人之死”已成为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引起了一些学者的关注,有兴趣的还可以继续这方面的探讨,这里我们就不再细说了。无论怎样,海子的诗歌或“海子的神话”,对当代诗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对喜爱诗歌的文学青年,更是具有强大的感召力。在我个人看来,这一影响最重要的价值,还是体现在价值、伦理层面,在一个全面世俗化的世界里,海子的诗歌生涯证明了对诗歌、对想象力的追求,还可以成为一个人的“使命”甚至“命运”。这类似于某种诗歌的“职业伦理”教育,让许多刚刚接触诗歌的青年,确立了自己对诗歌的信念。当然,影响也有不好的一面,对海子的热情崇拜,也使得大量模仿者产生。比如,“麦子”是海子诗歌的一个关键意象,竞相书写“麦子”也一度成为诗歌的风尚,有人就戏称当时中国诗坛上“麦子大丰收”。在这里,我不妨也讲讲个人的一些经验。在大学时代,我也曾是一个海子诗歌狂热的追随者,从阅读到朗诵、从抄写到模仿,一应俱全。有一年春天,一些喜爱诗歌的朋友结伴去植物园。那时的文学青年难免“矫情”,记得出门时一个喝醉的朋友,竟然在门口席地而坐,对着迎面而来的游客高声朗诵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一大胆、怪诞的行为,引来了游客的惊异与不解,有人鼓掌以示接受祝福,也有好心人误会了朋友的本意,竟在他身边投下了零钱。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海子之死的秘密

    2008年01月02日 星期三 15:50

    根据海子死后一些诗人和作家发表的一些文章看,有人认为海子是死于精神分裂,有人认为他是江郎才尽,有人说海子的死是殉诗,有人说海子的死缘于城市和乡村的矛盾,甚至有人说海子的死是练气功走火入魔,这些说法反映了人们当时对海子之死的关注。海子死后,关于海子诗歌的水平问题,也有过一些大大小小的争论,有人说他的诗是伟大的诗,有人说他的诗思维混乱,语言苍白,不值一读。最近在某期书城杂志上就发表了某人一篇名叫《病句走大运》的文章,称自己是海子的大学同学,然后断章取义地找出若干句子,对海子的诗歌和文字水平提出质疑。

    另外就是海子生前好友诗人西川的说法。在朱大可先生的文章《先知之门》中,他认为海子的死“意味着海子从诗歌艺术向行动艺术的急速飞跃。经过精心的天才策划,他在自杀中完成了其最纯粹的生命言说和最后的伟大诗篇,或者说,完成了他的死亡歌谣和死亡绝唱。”从某个角度看,朱大可先生的论文似乎稍显得形而上了些,但是他的立论和论证是严谨的,所得出的结论也让许多人信服。

    另一个值得重视的就是诗人西川。有关海子之死,西川写过两篇文章。一篇文章是《纪念》,做为海子的朋友,海子死后他又全面编辑过海子的诗歌作品,也许他的一些说法是最为可靠的。另外一点就是,当由于海子的死引发了众多青年诗人的自杀事件(这里面包括另一位北大诗人戈麦和更为有名的顾城)之后,西川又写了《死亡后记》,较为客观地分析了海子自杀的几种原因,并提醒青年诗人不要仿效海子的行动,好好珍惜生命。,这也表现了诗人西川的良好社会责任感。

    海子的死引起了世人的震撼——平生落寞孤独的海子,死后引起了世人极大的注意。在这样一个缺乏精神和价值尺度的时代 , 一个诗人自杀了 , 他迫使大家重新审视、认识诗歌与生命。对诗人自杀的原因 ,人们有许多解释。四川诗人钟鸣在其文章《中间地带》里 , 把海子说成是一个奔走于小城昌平和首都北京之间的人 , 认为海子在两个地方都找不到自己的家 ,因此便只好让自己在精神上处于一种中间地带。上海评论家朱大可在其《宗教性诗人: 海子与骆一禾》一文中 ,赋予海子的死以崇高的仪典意义 ;于是海子成了一个英雄 , 成了20 世纪末中国诗坛为精神而献身的象征。有人将海子与屈原、王国维、朱湘 , 甚至希尔维亚·普拉斯扯在一起。美国学者奚密对海子之死的评价 ,是有一定道理的 :“是否这个雄心万丈的计划①损害了这位青年诗人的身心健康 ? 是否为了创造这篇超级史诗,他加给自己难以承受的压力 ? 是否孤独离群的生活所造成的极度抑郁令他无法继续其创作计划 ?是否, 如西川向笔者透露的 , 海子对‘天才早夭’的浪漫式的执迷使他陷于其中而最终实现了自己的顶言 ?”② 我还是比较赞同海子生前好友西川对海子自杀原因的看法。四川在《死亡后记》③一文中对海子自杀原因进行了有说服力的考察 ,他认为,导致海子自杀的原因有如下几点:(1)自杀情结。海子是一个有自杀情结的人 , 他曾于 1986年自杀未遂。在海子的大量诗作中 ( 如发表于 1989年第一、二期《十月》上的《太阳·诗剧》和他至今未发表过的长诗《太阳·断头篇》等),也可以找到海子自杀的精神线索。他在诗中反复、具体地谈到死亡——死亡与农业、死亡与泥土、死亡与天堂 , 以及鲜血、头盖骨、尸体等等。甚至 ,海子还与其友人谈过自杀的方式。海子在死亡意象、死亡幻像、死亡话题中沉浸太深了 , 这一切对海子形成了一种巨大的暗示,并使得他最终不可控制地朝自身的黑暗陷落。(2)性格因素。他纯洁、简单、偏执、倔强、敏感、爱干净 ,有时有点伤感,有时沉浸在痛苦之中不能自拔 ,对理想爱情执着。(3)生活方式。海子的生活相当封闭。简单枯燥的生活害了海子,使他对人世间的温情和生之乐趣惑受少了。(4)荣誉问题。和所有中国现当代诗人一样,海子面临着两方面的阻力。一方面是社会中某些人对诗人的不信任 ,以及某些守旧文学对于先锋文学的抵抗。这不是一个文学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另一方面是受到压制的先锋文学界内部的互不信任、互不理解、互相排斥。海子曾受过不少的诽谤和攻击。(5)气功问题。练气功练出了身体上的一些问题 ,出现幻听、幻觉等 , 影响了他的写作 ,破坏了他的心情,这对于一个视写作为自己生命的人来说 , 是一个灾难性的打击。 (6)自杀导火索。海子的不如意的爱情生活或许是导致海子自杀的一个重要原因。(7)写作方式与写作理想。海子那一种燃烧自己青春激情方式的写作,或许是把他自己推进这个在写作与生活之间没有任何距离的黑洞里去的。

    海子之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周立文 |  浏览(1723) 评论 (14)  | 发布时间:2007-03-05 15:08:27 最后更新时间:2007-03-05 15:08:27  
      本作品所属分类:评论 文章类型:普通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海子于1989年3月26日在山海关卧轨自杀。自杀时他随身携带了4本书――《新旧约全书》、梭罗的《瓦尔登湖》、海雅达尔的《孤筏重洋》和《康拉德小说选》。这是海子最喜欢的,也是对他产生了一定影响的四本书。

    在海子自杀后仅仅一个月,即4月27日,北京爆发了最大规模的一次游行,接着便是众所周知的六四事件。因为海子死于一个特殊时期,后来便被人附会了很多东西。最荒唐的一件事,便是有人把海子之死和那场政治风波联系起来。这种联系往往是很牵强的。

     

    有一位名叫柏桦的诗人,写了一首诗《麦子:纪念海子》

    是谁发出绝食的命令

    麦子!麦子!麦子!

    一滴泪打在饥饿的头顶

    你率领绝食进入第168小时

     

    请宣告吧!麦子,下一步,下一步!

    下一步就是牺牲

    下一步不是宴席

     

    还有一位学者朱大可。他的文章题目叫做《先知之门》,这个题目本身就很可笑:海子是一位先知,他预示了那场政治运动。朱大可的文章这样写道:

    “他进入一个叫做秦皇岛的地方,或者说,进入一个最著名的集权主义者的领土,以面对他下令修造的羁押人民的墙垣――长城。山海关不仅是该城垣的地理起点,也是逻辑起点:巨大的种族之门,正是在这里和由这个通知者加以闭合的。

    “与空间坐标相对应的是它的时间坐标。3月26日,乃是两个浪漫主义先知辞世的时刻。1827年的贝多芬和1893年的惠特曼,在从欧洲和美洲的角度呼吁了人类的信念之后,永不回首地动身离开了他们的阴郁所在。只有他们的英雄言说残留于身后的世纪。

    “正是在这样的时空里,一辆暴力的火车碾过了他疲惫的身躯。轮子与土地的关系,隐喻了它的全部混浊性和沉重性。

    ――海子专门选择了一个名叫秦皇岛的地方,就是为了表示对集权主义的抗议?朱先生的想像力简直是太丰富了。还有,为抵御外敌而修造的长城,怎么就成了羁押人民的墙垣了?

    ――朱先生还把他的想像力一直伸展到美洲和欧洲,正好那一天有两位伟大人物辞世了。好像海子是故意挑选了那个日子,我们不明白的是,当时海子带了四本书,其中为什么没有惠特曼的《草叶集》?读过《草叶集》的人更会发现,朱大可的说法是多么荒唐!什么叫“离开了他们的阴郁所在”?惠特曼是个热爱自己祖国的诗人,他写了《我听见美洲在歌唱》,写了纪念林肯的诗,把林肯称为“我们的船长”,他的作品充满了浪漫和乐观,哪里有什么阴郁可言。

    在朱大可的眼里,海子有着一双能够窥破“世界之暗”的先知之眼,他用自己的死亡引导了一场政治运动。

    因此可以说,朱大可是把自己的观念,强加到了海子的身上。海子留下了300都首诗歌,还有一些笔记和日记,我们从中看不到他对现实政治的关注,事实上他一直活在诗歌里,活在更深层的哲学和艺术里。《先知之门》并非是要拔高海子的精神价值,而是在发泄作者自己内心的某种情绪,这可以理解。但它却是对海子的极端不负责任。

     

    对海子之死的另一种解读,是所谓的殉身说。从世俗的角度,有了殉情说;从文化的意义上,有了殉诗说。

    第一种我在下面再细说。

    第二种说法――殉诗说,听起来很有精神内涵,很有品位,但事实上也并非如此。

    这类文章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吴晓东和谢凌岚的文章《诗人之死》。其中说道:

    “诗是一种精神,而诗人的死亡,则象征着一种绝对精神和终极价值的死亡。这就是诗人之死格外引人关注的原因所在。海子之死逼迫我们直面生存的危机感。海子以他的自杀提醒我们:生存是需要理由的。当诗人经过痛苦地追索仍旧寻求不到生存的确凿理由时,这一切便转化为死的理由。”

    “海子死了,这对于在瞒和骗中沉睡了几千年的中国知识界来说,无异于一个神示。也许从此每个人的生存不再自明而且自足了。”

    “中国诗坛的后来者当会记取海子的这种前无古人的‘特殊功业’的。”

    ――这里,就把海子的死变得“形而上”的理性的、崇高的选择了。

    朱大可的说法就更加荒唐,接近于无聊了:“海子从诗歌艺术向行动艺术急速飞跃,经过精心的策划,他在自杀中完成了其最纯粹的生命言说和最后的伟大诗篇,或者说,完成了他的死亡歌谣和死亡绝唱。”吴晓东则认为这是“诗人形象的最后完成”。如此看来,海子简直就是在创作一个行为艺术了。

    海子只能通过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成全自己的艺术,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在赞美他,还是在贬低他。艺术家是通过作品说话,自杀只能造成一时的轰动,要想在文坛上拥有一席之地,仅仅靠自杀和别的哗众取宠的行为,是肯定不行的。海子的诗篇能够至今为大家所喜爱,说明这和他的死没有多大关系。

     

    这里,我顺便谈谈诗人自杀的问题。诗人确实容易自杀。我们随口就能说出一串自杀的诗人的名字来:俄国诗人马雅可夫斯基、叶赛宁。犹太诗人保罗·策兰,以酒精自杀的美国诗人迪伦·托马斯,等等。

    在这些自杀的诗人中,最典型的是策兰。他被称为里尔克之后第一大德语诗人。他出生于乌克兰,长期生活在罗马尼亚。1942年,他和父母一起被关进纳粹集中营,父母被杀害,他一个人幸免于难。但是,若干年后,当他已经成名了的时候,却突然在莱茵河投水自杀了。

    中国自杀的诗人,除了海子,我所知道的还有顾城、戈麦、江河的夫人蝌蚪和周建歧等。

     

    国外有人专门把诗人自杀当作课题来研究,他们发现,诗人自杀的机率,是正常人的好几倍。美国两位科学家还对诗人自杀的原因进行了研究。2001年,美国的《身心医学期刊》发表的一篇诗人作品研究报告发现,从诗人作品中可以看出他们是否有自杀倾向。这份报告由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的斯特曼和德州大学的潘尼贝克两位研究人员共同执笔。

    斯特曼指出,“自杀诗人与他人较疏离,只关注自己。”他与潘尼贝克运用“用词分析软件”,对9位自杀结束生命的诗人的156首诗作与另9位非自杀诗人的135首诗作所用的词语进行比较分析。

    有意思的,他们的研究发现,自杀诗人较不常用“说话”和“分享”等沟通性字眼(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到海子的作品中找找看,是否说话、分享这类字眼比较少见),但是第一人称单数词如我(I、MY、ME),以及与死有关的字眼,则远比非自杀诗人用得要多。(在海子的作品中,与死和自杀有关的字眼的确比较多。我们只需看一下标题:题为《死亡之诗》的有两首,还有《自杀者之歌》、《葬礼之歌》等。)

    他们的研究对象包括了美国、英国和俄国的诗人。

    以《诗人之死》为题的文学作品也有好多,如俄国作家莱蒙托夫和阿赫玛托娃等,都有同题作品。

    这是阿赫玛托娃的《诗人之死》:

    回声会像小鸟似的回答我。

    昨天,沉默了,无人能和的声音,

    树林的谈伴,已经把我们抛弃。

    他化作给与生命的麦穗,

    或者化作他歌唱过的雨丝。

    世界上所有的花朵全都开了——

    为了迎接他的死。但是,

    一个谦逊地称作地球的行星上,

    马上变得无声无息。

     

    我们在回到海子的话题。海子的死的确是一种病态的结果。谈海子的死,一定要说到气功,因为这两者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80年代,在中国的土地上兴起了一股气功热,“涌现”一大批气功大师,像严新呀、张宏宝呀这些人,都很神。严新曾经吹嘘说,大兴安岭的森林大火,就是他遥控扑灭的;他还说,他在广州就能够使远在北京清华大学的水分子改变形态。我在北大读书的时候,曾经和老木在一个房间里住过一段时间,每天晚上到九点之后,他就开始练功了。他给说气功有多大的好处,劝我也练,但跟着他比划了几次,就没兴趣了,可能是入不了那种境界,那种所谓的气场。

    海子也练气功。练到后来,他显然也有些走火入魔了。他开始出现幻听和幻视,而且总觉得一起练气功的朋友会在背后搞小工作,毁了他的功。

    1989年3月25日,也就是海子自杀的前一天,曾经给家里写过一封遗书:

    爸爸、妈妈、弟弟:

    如若我精神分裂,或自杀,或突然死亡,一定要找某某某某学院的某某报仇,但首先必须学好气功。

    从第一句话看,他似乎正要被人谋害,但第二句话就显示出他精神上的不正常了。海子在临终之前,又留下一张纸条,也是遗书,只有一句话: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我们可以判断出,当他面临死亡的时候,他的头脑是清醒的,神经是正常的。他竟然还记得自己还写过第一封胡言乱语的遗书。

    海子死后,医生诊断的结果是精神分裂症。

    但是,如果仅仅是练气功,我以为还不足以把人练死。海子之死,应该有某种触发因素,应该是与某个女孩有关。

    西川在《死亡后记》中说:

    “作为海子自杀诸多可能的原因之一,海子的爱情生活或许是最重要的。在自杀前的那个星期五,海子见到了他的初恋情人。她是海子一生所深爱的人,海子为她写过许多爱情诗,发起疯来一封情书可以写到两万字以上。”

    “海子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她已经在深圳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海子见到她,她对海子很冷淡。当天晚上,海子和同事喝了好多酒,他大概喝得太多了,讲了许多当年他和这个女孩子的事。”

    “第二天早上酒醒了过来,海子问同事他昨天晚上说了些什么,是不是讲了不该讲的话。同事说你什么也没说。但海子却坚信自己讲了很多会伤害那个女孩子的话。他感到万分自责,不能自我原谅,觉得对不起自己所爱的人。”

    我们说海子是因为爱情,因为精神分裂而自杀,这种说法听起来很世俗,但它就是事实。正如西川所言,“我不想把死亡渲染得多么辉煌,我宁肯说那是件凄凉的事,其中埋藏着真正的绝望。”

    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海子因为对生活的绝望,对爱情的绝望,而导致精神分裂,最终走向死亡。它是肉体和精神分离的结果,也是诗歌与现实分离的结果。诗人总是放大感情,放大精神,这是他们与世俗格格不入的原因,也是他们走上绝路的原因。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不妨思考一下,贫困时代诗人何为?

    font{line-height:150%;}

     

    发布者 :匿名 (2009-03-27 12:35:17)  回复
    赞同第一人的观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想法家给海子?

    font{line-height:150%;}

     

    发布者 :依然 (2009-03-18 15:21:51)  回复
    写了这篇东西的人,我要抽你几巴掌!

    诗人是最接近神性的人类。是人类的王。

    还轮不到你在这胡言乱语!无知的人。

    font{line-height:150%;}

     

    发布者 :匿名 (2008-11-29 20:30:26)  回复
    海子!海子!海子!

    font{line-height:150%;}

     

    发布者 :匿名:不吃鱼的猫 (2008-10-23 17:57:46)  回复
    刚刚看到一篇文章说海子没有死,来源于读者网论谈,作者陈思楷

    font{line-height:150%;}

     

    发布者 :匿名:峰 (2008-10-09 20:43:34)  回复
    以纯粹来看待诗和诗人。

    font{line-height:150%;}

     

    发布者 :匿名:烛 (2008-07-23 20:52:38)  回复
    要是海子的死可以用一个或是几个理由就可以说得清,那他就不是海子了。也许,我们要可以努力告诉自己以“纯粹”来看待诗和诗人。

    font{line-height:150%;}

     

    发布者 :匿名:烛 (2008-07-23 20:50:44)  回复
    我们可以去欣赏海子的诗歌,但不应该去歌颂他的轻率。

    把鲁莽描述成英雄,把自残描述成无畏,这是我们那些自以为是的作家们在草菅人命,在鼓励更多的人去步海子的后尘。危险!

    但我们幸好有周先生!

    font{line-height:150%;}

     

    发布者 :游客 (2007-05-14 00:21:56)  回复
    赞同!也受教了. 喜欢看事物不带任何色彩的思想.就会更接近真实!更好的看清事物! 喜欢海子.

    font{line-height:150%;}

     

    发布者 :羽衣 (2007-04-19 17:59:20)  回复
    立文:关于海子自杀的分析很有见地!我们有时候往往容易高推”圣”境,故意拔高别人、歪曲别人以自欺、欺人,不愿意从平实处待人、待己,诗人犹易如此,老兄以为然否?古语云:“纯情则堕,纯想则飞”,大概可以解释海子的悲剧。还有就是命运,我曾经说过:如果人要不知道有命,那就非愚即狂,其实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在命定之内,真正能改变命运的人少之又少!我不敢说海子的命运如何,但老是隐隐约约地浮现他在我心中不甚清晰的面容,感觉他好象不是福相!…… 好象有一个说法,艺术再往上一步就是宗教,如果上不去就会坠下来。想到了弘一法师,……南无阿弥陀佛!……

    font{line-height:150%;}

     

    发布者 :灰古的哥们 (2007-03-28 22:05:59)  回复
    诗人的死就是生

    font{line-height:150%;}

     

    发布者 :鱼骨 (2007-03-11 15:52:02)  回复
    半年前 我是一边看《瓦尔登湖》一边看海子的诗我想我的下一个漂泊会去安庆看他 诗人的死就是生 http://blog.readnovel.com/user/132138.html

    font{line-height:150%;}

     

    发布者 :鱼骨 (2007-03-11 15:49:55)  回复
    这个说话分析的最接近实事了,人,没有无缘无故的生,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死!诗歌与现实分裂,赞同!

    font{line-height:150%;}

     

    发布者 :王相山 (2007-03-05 15:41:48)  回复
    诗人死了

    font{line-height:150%;}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