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凯莉不是替罪羊,我们才是替罪羊!(下)

上一篇把凯莉批了一顿,因为她没有维护好彩票公司和彩票零售商的荣誉,导致我们这些彩票零售商从2009年11月3日起不许在自己的工作地点购买,查验任何彩票。如果员工或店主违反规则,不但不付给你获得的奖金,而且,第一次,处罚是停止彩票机工作一周,第二次是一个月,第三次撤销彩票机,不让你经营了!真狠啊!而她在被解职后面对媒体声称要求彩票公司和政府补偿和索赔八百八十万元也被媒体广为报道,甚少得到同情,甚至成了媒体讥讽的笑柄。其实凯莉女士也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增加了彩票发行系统的安全性,公正性,比如强制性的彩票查验签名规则:如果彩民想通过彩票零售商查验彩票的话,必须签名,否则,彩票零售商不能通过彩票终端查验彩民的彩票!再有顾客自查彩票系统,彩民可以通过新增的彩票查验器自己检查彩票是否中奖,中奖金额是多少,彩票零售商不知道这些信息,彩民此时的彩票若是不签名,彩票零售商也不必干涉。若是彩民中了大奖他们可以不必声张地离去,自己去彩票公司兑奖办公室领取大奖。这些新规则的确对彩民增加了安全保护。从这个角度说她被突然被毫无补偿地解职也挺冤的。想想看,一个月净收入至少两万加元,上哪再去找这么美的差事?她也够上火的,一个多月后媒体登载她的照片好像一下衰老了三十年!我都不忍心转载了,惨不忍睹啊!虽然她胃口大了些,贪婪点,但从她的履历,从她的角度讲也说的过去。最主要的是她也是替政府受过,彩民的一切怨言最根本的是由于政府的贪婪成性促成的。 

直接导致凯莉被解职的是今年9月公布的彩票公司管理人员的财务审计报告,这一报告是在反对党保守党的强烈要求之下审计公布的,发现了很多耗费公款的例子,比如有人报销白条加油费,财务总管报销7.7加元的重新充填墨水的费用,副总裁报销了3713.77的含酒类餐费,用以招待38位市场推广人员;还有些人报销高尔夫会员费等等 (照片八 媒体披露的彩票公司管理人员浪费公款的报道)。而这些不过是反对党的政治游戏而已,安省彩票公司和联邦博彩公司也都是只顾赚钱,漠视彩民的反对声音,不关心彩民的真正诉求。

2009-10-11 21-42-22_0019.jpg

照片八 直接导致凯莉被解职的导火索:安省彩票公司的财务审计报告,其中列举了一些不合理的花费。其实这些不过是安省主要反对党–保守党的政治游戏罢了。主要是借此打击执政的自由党,以图东山再起。

925日开奖的联邦彩票“马克思”就是一个政府枉顾彩民意愿,黑心挣钱,欺压劳工阶层的典型例子。联邦政府美其名曰为响应彩民一次开奖分流头奖的意愿,将2加元一张彩票的“七彩宝”强制退休,推出5加元一张彩票的“马克思”(详见我的《“七彩宝”退休了,“马克思”来了!》),可是彩民要求的是在不增加成本的条件下,把类似七彩宝大奖1千万分拆成101百万的奖项,这样中得头奖的人也不至于疯狂,而且惠及很多人,大家就是博个彩头,图个乐呵。但联邦彩票局的做法是完全把彩票发行作为贪得无厌赚钱的手段,巧借设置一个特大奖项为由,疯狂提高成本!利用一些人的贪欲,无耻地圈钱!

为什么联邦彩票局和安省彩票局都全然不理会彩民的意愿为所欲为呢?原因恐怕是购买彩票的彩民大多数是劳工阶层,他们本身受教育程度低,自制力差,很多人想以中得大奖改变命运;相反富人,富豪,能有多少人买彩票,能花多少金钱在彩票上?因此,联邦和安省彩票局在彩票发行过程中的贪婪行为本质上奉行的是刮贫政策!从开奖8次的“马克思”中奖结果看,难度增加很大,成本成倍增加,并且容易获奖的奖金越来越少 照片九 “七彩宝”和“马克思”的中奖人数和奖金比较。

2009-10-11 21-54-49_0025.jpg

照片 九 被强制退休的“七彩宝”最后一期2009年9月18日的开奖结果,这个结果中二等和三等的中奖比率在每期的“七彩宝”开奖结果中都差不多,一般二等奖(六位数加上一个额外数字)有3–5名,三等奖(六位数)大约有200来人次,而新的“马克思”8次开奖的结果应该能说明问题了吧,为了观察“马克思”的好坏,等了这么长时间写这篇文章,其实莽牛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但政府的贪婪还是远远超出我的预料,真黑!大家看看从2009年9月25日至11月13日这八期“马克思”的结果就可以知道我所言非虚。“马克思”的二奖以下获奖数都比七彩宝少了大约3,4倍,而成本上升了2.5倍!

2009-10-11 21-53-02_0024.jpg

max 1016.jpg

max1023.jpg

max1030.jpg

 Max n0v 06.jpg

这是11月6日的“马克思”百万奖金模式的开奖结果,有一个五千万的大奖,十个百万大奖,这下的确有效果,买彩票的人数大量增加,从各个奖项的获奖人数即可知道购买彩票的人数剧增!我的一个顾客,在开奖日当天早上,第一个来到店里买了6张彩票,150加元!第二天我给他查验彩票,中了多少钱?一分钱没有!只有四张免费彩票,他不无嘲笑地说“better than nothion!”。类似的人太多了! 政府就是利用这些人的贪婪心里,从自控力差的工薪阶层人群中无情地榨取利润!黑呀!

MAX11yue13ri.jpg

照片 九 比较“七彩宝”和“马克思”9月25日至11月13日的中奖情况,网友可以自己比较得出结论。

我等了八周时间观察“马克思”的中奖结果,这也是这篇文章迟到今日才贴出的原因。这种增加极少数大奖奖金,减少易中奖的小奖金数额的彩票发行策略其结果是绝大多数彩民,包括中得小奖的彩民是肯定赔钱的,只有获得大奖的彩民才能赚钱!尽管购买彩票的彩民什么时候都是大多数人赔钱的,但不是这样的赔钱法–仿佛被强抢似的,让人敲诈的赔钱法!于是有人经常买彩票赔钱,对彩票公司怨恨,借着个别零售商的犯罪事实,而大作文章。试想,彩民若是能挣钱,哪怕听说亲朋好友挣了钱也行啊,他们哪来的怨气?总赔钱当然要抱怨,凯莉为保住自己的肥缺,对来自政府大员的指令不敢分辨,全盘照做,但第二次的审计结果还是和头一次的一样,所以彩票公司采用非常简单而粗暴的办法,干脆全面禁止彩票公司内部员工买彩票!禁止彩票零售商和雇员及家属在自己的商店和工作地点买彩票!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对彩民负责,实际上是政府以势压人,歧视彩票零售商,剥夺彩票零售商的基本权利的表现。而且最让我愤怒的是如果彩票零售商有工会组织,无论是政府大员,还是彩票公司都断言不敢提出,实行这种荒谬的政策!真是岂有此理!

因为政府真正为了彩民的利益着想就不应该增加彩票购买成本!哪个好人家是靠设赌局挣钱的?!政府不也是如此吗?所以说,政府的贪婪是彩民怨声载道的根本原因,我们彩票零售商为此被剥夺基本的人生权利是最大的受害者,凯莉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维护彩票公司和零售商的声誉而被解职并非是替罪羊,我们彩票零售商才真正是政府贪婪行为的替罪羊!

最后一期的七彩宝我在别的彩票零售点买了一张彩票,五组数加上一个安靠,共计11加元,在自己的店里查验彩票时,需要先激活彩票零售商的专用钮,打出的收据有彩票零售商(Retailer)的字样表明这是我的彩票。最后一期的七彩宝我中了五位数,只有95.5元!我的彩票收据显示的97.5元是因为我另外中了一张免费彩票,因为强制七彩宝退休,没了下文,付给了我2加元!这是我中的最多的一次奖金,将近千万张的彩票,只有一万三千多张彩票中得此奖,结果才不到一百元!让彩民怎么能赚钱!

2009-10-11 21-49-55_0023.jpg

照片十 我购买的最后一期七彩宝中了97.5元。 彩票零售商在自己的店内买彩票和查验彩票都需要使用零售商按钮,打印出的彩票和收据都有零售商(Retailer)的字样!这已经是很安全的措施了,没有必要再禁止彩票零售商在自己的工作场所买彩票!

当然,我们不在自己的店里买彩票未必是坏事,有些彩票零售商还挺高兴的,我太太就是其中之一!我愿意买彩票,当然是赔的多,赚的少,不在自己的店里买彩票,增加了很多麻烦我买的自然就少了,我们可以节省不少的银子!太太当然高兴!不过这是公民的基本权利问题!这种行业歧视性政策规则的实施也算是加拿大的一个特色吧,这个社会并不是完全的市场经济,政府的嘴有时很大,说啥是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