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彩民众生相 (上)

莽牛

特里和克丽丝的一番对话促使我写完这篇关于加拿大彩民的文章,否则我想等打完了《迪耶普战役》再写它呢。特里和克丽丝都是我的常客,两人都是彩民;特里是男人,喜欢玩体育彩票,安省六合彩,每日基诺;克丽丝是女人,她喜欢玩面值2元至10元的既刮彩票,她特喜欢5元和10元的。两人代表了截然相反的两种类型彩民:特里每次买完彩票都希望我说一句”祝你好运!”(Good luck!);克丽丝买完彩票就怕我说这句话。

今天上午,特里在我店里遇到了克丽丝,看克丽丝刚买了彩票到彩票台刮奖,他就对她说了一句”Good luck!”,这给克丽丝膈应的,她很不高兴地说:”some times good luck is not luck!”(有时候祝好运可是祝坏运啊!)。特里没话说了,很尴尬地走到我柜台前买他自己的彩票,我打圆场说,她挺喜欢你的,就是不大喜欢听人说”祝你好运”(She likes you, but she just does not like that word !),特里算是觉得有点面子了。

克丽丝为什么不喜欢”祝你好运!”呢?这是因为既刮彩票如果没有任何奖项,一般都有一句”Good luck”!因此有一部分彩民认为这个”Good luck”是没奖的意思,当然是不吉利!这大概和中国人送礼送表的多,却没有送钟的一样!”表”不仅是礼物,更是表示什么,表达友好,友情的象征;”钟”虽是礼物,”送钟”和”送终”音相同,这”送钟”就不是给人礼物而是想要人命!克丽丝若是这么想,她当然不愿意听到”祝你好运!”这样祝愿的话!

买彩票是加拿大普通民众生活中很常见的活动,甚至可以算是加拿大人的一个文化特征。加拿大的彩票多种多样,有在线的,如六合彩(649),马克思(Lotto MAX),幸运3(Pick 3),幸运4(Pick 4),每天基诺(Daily Keno),付奖日(Payday),安省六合彩( 49),安省彩票 (Lottario),安靠(Encore)以及各种体育彩票等;不是在线的即刮彩票有面值20,10,7,5,4,3,2和1加元的名称各异的彩票。很多街角便利店,加油站,各种商场都有卖彩票的销售站。这些彩票销售站一般都有彩票机(个别的地点没有彩票机只出售即刮彩票),加拿大人买彩票非常方便,年满18周岁的人都可以购买彩票,所以购买彩票的人很多,彩民包含了加拿大人各个阶层和年龄段(18周岁以上)的人群。有些人在亲朋好友过生日,节假日时购买彩票作为礼物赠送,但大多数人是为自己娱乐和碰碰运气。彩民的不同性格,生活状况的差异,其购买彩票的行为大相径庭。我将加拿大的彩民归纳成下面几类,让俺们华人瞧瞧加国彩民众生相是怎么个模样。

一. 根据彩民购买彩票的执着行为,我把这些执着型的彩民归纳为下面几种类型:

持续型

这种类型的彩民的执着行为甚至令你感动,同一个号码能玩一辈子,我有个顾客从加拿大开始发行六合彩起就买同一个号码,每期都不错过,若是旅游休假事先多买几期以免错过了开奖期。大概2年前,六合彩从1加元涨到了2加元,成本翻倍,但这些长年坚持购买彩票的彩民实在难以割舍自己玩了多年的幸运号码,只好像被政府和彩票公司绑架了一样多掏腰包增加一倍成本咬牙坚持。有位彩民几年前因病住院错过了一期六合彩,结果他玩了很多年的号码这一期出来了,他告诉我说,还好只是对上了五位数,2千多加元,要是六位数全兑上了,我就不出院了,直接进坟墓去了。他这么一说,我也挺理解,这要是长年玩的号码真出来了,你却没玩,八成是把上帝得罪了吧!

前仆后继型

这种类型的彩民,是指夫妇一起长期坚持玩一组或几组相同号码,一方先行驾鹤西去,留下另一方和他们的幸运彩票号码苦度残年。这活着的一方继续坚持玩下去,他们的幸运号码即是相思的锁链又是坚持生活的信念,直到永远。现在的一位女性长者也去了天堂陪伴她的丈夫去了,他们的那组幸运号码直道他们都去了也没出来,这组号码是否后来出来我也搞不明白,因为那组号码已经不在。还有另一位女性长者继续擎着丈夫留下的幸运号码,每周都来,一次玩两期,坚持玩下去!我真希望她不白来,能够中得她的六合彩!

子承父业型

这个类型我这只有一例,不过老父的幸运号码也顶了别人的三俩,六合彩(一周两次共计24元),七彩宝(一周一次2元),每日基诺(一周七天7元),合计每周33元;马克思顶替了七彩宝,他就用七彩宝的号码玩马克思,成本又增加了3加元。现在是每周一带着老爹留下的幸运号,固定来买他总值36元的系列彩票!不管风吹雨打,雪花飘飘,怀着对父亲的无限崇拜,对老人家传下来的这些号码毫不动摇!我不好问他是否有儿子,只能给他祈祷,希望他的幸运号早点来到!

集体主义型

很多加拿大人愿意几人,几十人在一起合买彩票,叫做Group Play。合买彩票的有亲人在一起,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也有几个贴心的朋友组成一组购买彩票的,但大多数的集体购买彩票是单位的同事,很多中得头彩的集体购买者多是这类人群。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每人一次花的钱不多,大家中得头彩分得的奖金也不是太多不至于让人疯狂;在买彩票的过程中大多数人也都能享受到乐趣,也增加了友谊。个别人在组织者收钱时推三阻四地不愿意交钱,别人替他(她)垫付了又不还,这类人也很讨厌,有的集体合买彩票的小组就因为有这样的人不欢而散!因为有一个这样的人让大家都没趣味!

很多大奖是集体合买的彩票小组中得的,比如加拿大最大的一次六合彩是五千四百万被阿尔伯塔省一个小镇的工厂员工中得了,17个人每人分了三百多万。哈密尔顿一个警察局的十几个警察中了两千多万,渥太华的一个兵营家属十来个人中了1千多万大奖。

也有点背的人,多伦多一个一元店的7,8个人经常组成小组集体购买彩票。有一天一个哥们休息,没有付钱参加集体购买彩票,第二天他们的小组中大奖了。他这一天休假值二百多万,什么样的人能有这样的豪华假期!”悔”字一生挥之不去呀!还有人度假在欧洲,听到自己的小组中奖的消息打官司告状要分钱的,整的热闹乱套,最终钱也没分到,白告!让其他人取笑,惨的只想寻找后悔药!

二. 根据彩民购买彩票的迷信心理,我将这类迷信型的彩民归纳了下面几种类型

祈求祝福型

特里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刚来我店里时,他买了彩票我没说”祝你好运!”,他说”wish my luck!”,得,我知道他是祈求祝福型的,所以以后他买了彩票大多时候都说一句祝愿的话,但有时候人一多,忙忘了,看他没走,想起来欠他一句”Good luck!”,赶紧补上,让不他不走啊!这类彩民不少,有的说,Say some thing!我就知道这位爱听这个,赶紧一个”Good luck!”。说一声”祝你好运!”我也不费劲,关键有时怕顾客不高兴,给他们带来霉运!

恐惧祝福型

我有时候不愿意说”祝你好运!”,就怕碰上这类人,认为”Good luck!”和一无所得差不多。克丽丝算是一个典型代表,但比她还迷信这一套的也不少,一个新来的女孩,就让我见识了。她是给自己小组买彩票,拿了一大把钱,买了不少彩票,我合计着说点好听的让她再来给我送钞票。一句”Good luck!”,像捅了马蜂窝,这姐妹一叠声地说:”Take back! Take back!”(收回!收回!),我当时还没明白啥意思,她非得让我说一声”Take back!”,都说顾客是上帝,我就把她当大仙看吧,让我说,我就说一句”Take back “又如何?我说完了,她拿起她的彩票,走了,这一走,是头一次来,也是最后一次来!整的我是真不明白!再后来,有的顾客怕我说”Good luck!”,事先声明,”No luck!”(别跟我说好运!),我才明白那位大仙是因为这个!后来,知道的多了,我对这类恐惧祝福型的人士说什么,你们可能没听说:”Break leg!”(把你腿摔骨折!),哎,人啊,不一样!他有人愿意听这个!我就这么说:”把腿摔折!把腿摔折!”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