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只因娇小,就可以装鸟! (摄影)

 花栗鼠隶属于啮齿目(Rodentia),松鼠科(Sciuridae),花栗鼠属(Tamias),全世界有23种,美加东部常见的是东部花栗鼠,英语名是Eastern chipmunk,拉丁学名是Tamias striatus。拉丁属名Tamias来源于希腊语,是存储的意思,这是根据其喜欢收集食物运到地下洞窟的习性命名的。英语名字chipmunk源于渥太华附近的Odawa族语”jidmoonh”,是指红松鼠的意思。花栗鼠的英语名字也有”chip squirrels”,”striped squirrels”, “chippers”, “munks”,,”timber tigers”和”ground squirrels”等等。这些名字多是根据花栗鼠的形态特征和生活习性命名的。有趣的是“树干虎”(timber tigers)不知是否是根据花栗鼠的杂食习性,其食谱包括谷类,坚果,果实,浆果,鸟蛋,昆虫,甚至小青蛙,小哺乳动物,如老鼠幼崽等;当然也可能是根据其毛皮条纹类似虎皮而命名的。花栗鼠与灰松鼠是近亲,这大概也是花栗鼠的许多英语别名带有“松鼠”(squirrel)的原因吧。

我家后园有只花栗鼠时常造访我的喂鸟盒,大概是自以为自己长的娇小屡屡装鸟;尽管是捡灰松鼠和鸟类的残羹剩饭,却吃的津津有味。由于经常光顾,又无人加害,胆子越来越大,我有时候走进它只有一米多远,它也满不在乎的摸样,这让我很不爽,小小鼠辈,居然对我毫不畏惧!我再走两步,它才给我点面子表现出些许害怕,但还是恋恋不舍那些鸟食,有点欲罢不能的样子。

在灰松鼠和鸟类取食过后的“残羹剩饭”,花栗鼠吃的还是津津有味。.jpg

我家后院的东部花栗鼠,在喂鸟盆中吃的是津津有味。

桦树上的花栗鼠.jpg

在白桦树上的花栗鼠,看不到它的背部花纹毛皮,从它的尾部和侧面毛皮看,可以理解为什么Odawa族用jidmoonh(红松鼠)命名了。 

窄窄的蔷薇花架足以容纳下娇小的花栗鼠,这是它准备从从墙角的花架上跃下.jpg

窄窄的蔷薇花架足以容纳下娇小的花栗鼠,这是它准备从从墙角的花架上跃下。 

好在我对花栗鼠没有恶意,但它若是遇到天敌恐怕危险。这些时常光顾居民庭院或者就在人们院前屋后安家的小动物或许被人类的善待减弱了野外生存能力,不仅警惕性降低,觅食本领也会减弱,人类太照顾野生动物也许不利于其种群的竞争力,这样的野生动物对人类也会越来越依赖吧。

不大怕我,只因我无害它之心吧。.jpg

当我走进它,居然冲我站立似乎要与我拳击。

别以为娇小就可以装鸟!.jpg

只因为娇小,就可以装鸟!

喂鸟盒上的花栗鼠.jpg

难怪来装鸟,还真是挺乖巧!

当我接近取食的这只东部花栗鼠,它有些害怕,但还是恋恋不舍我提供的食物,犹豫中。.jpg 仿佛摆出“回眸一笑百媚生”的讨巧姿态,其实是是恋恋不舍那些鸟食。

花栗鼠的小爪子看起来很羸弱的样子.jpg 

羸弱的前爪和膨大的颊囊。 

鼓鼓的颊囊显示这只花栗鼠是满载而归。.jpg

鼓鼓的颊囊看来是满载而归啊。

这个画面令人怜爱.jpg

令人怜爱的画面

这身皮还真挺像老虎的。.jpg

这身皮还真挺像老虎的,或许”timber tiger以此命名的吧。

花栗鼠还有个英语名字“timber tiger”,名不虚传.jpg 此画面一副凶相,从这个姿态看,花栗鼠的英语名“timber tiger”似乎根据其杂食性而起,还不能把它当“无名鼠辈”对待呢。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