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期待张艺谋的新电影兼谈《英雄》

张艺谋新片《金陵十三钗》十二月中旬后即将在北美市场公映,以取得奥斯卡奖项的评审资格,据说出版方对该片寄以厚望,想冲击最佳外国片和最佳导演单项奖。前几天网络上有张艺谋和前妻复婚以及张艺谋被圈内人劝诱吸毒的传言,不管这些是媒体的杜撰还是《金陵十三钗》出版方自己恶意的炒作,我个人挺喜欢张艺谋的作品,特别是他的《英雄》印象深刻,今天借着《金陵十三钗》的话题想谈谈对他的《英雄》看法,算是对张艺谋新片的一份期待。

张艺谋2002年执导的《英雄》是他第一部武侠商业电影,《英雄》演员阵容强大,汇集了李连杰,梁朝伟,张曼玉,甄子丹,章子怡和陈道明等华语世界的众多明星,大手笔投入,精心制作,取得了商业的巨大成功,也获得了很多荣誉。

《英雄》在商业上的巨大成功是以诸多创纪录的骄人业绩为事实依据的,其在中国大陆票房收入2.5亿人民币,创造了当时的电影票房纪录;海外市场也暂获甚丰:2004年8月27日北美上映,最终录得5千3百7拾余万美元,在外语片中列北美票房史上的第四位;全球票房为1亿7千7百多万美元,乃是中国电影全球票房最高记录保持者;在日本和韩国市场,是第一次夺得首周票房冠军的中国电影,并创造了华语电影在日韩的票房新纪录。在中国的音像市场,《英雄》也创造了1780万的天价版权记录,至今没有被超越。

英雄不仅获得了令中国电影人振奋的商业成就,给中国电影界树立了诱人的样板,其艺术成就也得到了国际国内的认可,获得了许多电影艺术奖项,比如美国影评学会最佳外语片奖;多伦多影评学会最佳外语片奖;第53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阿尔弗雷德•鲍尔奖;第75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第2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并包揽了摄影,原创电影音乐,服装造型设计,美术指导,动作设计奖;视觉效果奖; 音响效果等单项最佳奖。

可以说,张艺谋面对电影全球化和商业化的趋势,挟《英雄》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及掠取的艺术奖项,成功实现了自身艺术的转型,可谓华丽转身的英雄。当然,面对《英雄》的成功,对《英雄》和张艺谋本人也有很多批评声音,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影视圈内部的一些评论将英雄的艺术成就贬低的一无是处,如《英雄》中的结构模式是照搬日本电影大师黑泽明的《罗生门》;将张艺谋对黑色,红色和绿色等色彩的运用更嘲笑为农民油漆匠!而社会对《英雄》结局的争论更是空前的,剑侠无名为天下计最终放弃刺秦,受到很多人批判,有人指责张艺谋为专制制度唱赞歌,在张艺谋成功主持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后,更有人说他是从《英雄》开始堕落的中共艺术鹰犬。

其实,即使那些痛批《英雄》表现手法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英雄中的很多画面十年后在脑海中还留下印象,这就是其视觉艺术表现的独特之处;让很多中国人赞赏的好莱坞电影《阿凡达》,其导演詹姆斯.喀麦隆就曾直言借鉴了《英雄》中的很多元素,这是国际电影界人士对《英雄》艺术表现的最好肯定,我不再赘述。

我不赞同一些人因张艺谋在《英雄》结尾将无名放弃刺秦说成是维护中共专制的指责,相反,觉得张艺谋的这样处理正是他的高明之处,如果单纯以中国流传的千古故事为主线拍成电影,缺乏新意,张艺谋的处理手法将政治管理学中的社会成本概念引入到电影中,对于中国历史上不断上演的暴动推翻专制,再专制再暴动的惨烈循环,《英雄》引发民众的广泛思考和对张艺谋本身的批判更有意义,我认为这才是《英雄》最值得肯定的英雄艺术价值!对于艺术家的创作,应该给予包容,特别是中国的艺术家,他们的创作空间有限,我们更应该多理解和包容!

转眼就到了十二月,《金陵十三钗》即将在北美公映,让我们拭目以待张艺谋以怎样的视角来展示以南京大屠杀为背景的题材,是否能为观众带来一些创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和深刻的思想内涵,是否能超越《英雄》的商业成绩并再夺取一些艺术奖项。

不知《金陵十三钗》的故事是否持续到1938年3月28日后,即汉奸梁鸿志等在日军监护下宣告成立“中华民国维新政府”时期,如果能有汪伪人员和日军守卫中山陵的镜头那一定很有意思。

本文首次发表在《绿色生活》2011年12月2日第四十六期,贴在这里略作修改。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