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替妈妈种棵树

前些日子五一网上有呼吁4月28日去渥太华抗议达赖喇嘛的,也有人呼吁不要听中共的谣言蛊惑,去抗议达赖等同支持独裁。我是既没去抗议达赖,也没有听信啥独裁,作为新一代移民,我选择在4月28日带儿子去多伦多的Milliken Park参加植树活动。其实,正像我上一篇博文《大西洋宪章:有助于看待西藏问题》中所说,个人认为从二战后美英倡导的国际新秩序看,《开罗宣言》制定的雅尔塔远东格局乃是现在亚洲国家之间交往的国际准则,在这个准则下,西藏问题是属于中国内部问题,藏人要求自治我们应该同情和支持,但我反对藏独。如果达赖喇嘛公开宣称藏独,那么我也许会去参加反对藏独的抗议活动。但是,今天看了有关华裔回国需要邀请函,经济担保的消息,我只能说多亏没去,以后即便谁宣布啥独不独的,海外华裔前去抗议还真挺尴尬,得需要掂量掂量自己中国人的身份,瞧瞧中领馆的签证新规定,还真别不把自己当外人看!所以,有时间还是应该多参加有利于加拿大建设的公益活动,真是庆幸自己在4月28日带儿子去参加义务植树活动。闲话打住,还是说说替妈妈种树的事吧。

4月28日参加的植树活动是我在加拿大第一次参加义务植树。说起义务植树,脑海中的清晰印象还是小学时代参加学校组织的种树活动,转眼之间竟有四十来年了。

记得学校组织过多次义务植树活动,每次都是我们自己从家里带铁锹,水桶等工具到学校的。由于身在北方城市,学校选种的树木多是杨柳树种,种的也不是树苗,似乎是成树,大概有胳膊粗细,比我们高出很多。沿校园里围墙附近,每个班级分成若干小组,几个人负责种一棵树,作为小学生,我们干的是热火朝天。树坑挖的挺深的,有半米左右,直径也有半米吧,最后可以容纳一个人跳到树坑内清理挖掘下来的土。大家合力把树移到修整好的树坑内,填土,浇水,每个人都为圆满地完成任务而开心高兴。

在开车带儿子去植树的途中,和他说起了我们儿时植树的情景,他脑子里没有我们生活过的那种概念,对我所说的不大感兴趣。不过这提醒了他现在学校安排给他们的课外活动(Project),一周前,他从学校带回两个小花盆,一个里面种着豆苗;另一种似乎是某种蝴蝶食草。老师布置的这个课外活动是让小孩子在家里看护好这些植物,培养他们热爱生活,关心环境的情趣。儿子说,回家得看看他的植物,应该浇水了。

我们9点50分到了Milliken Park,入口附近的停车位几乎满了,在停车场处远远地看到公园里已经站满了人,可以看出来参加植树的大多是华人。记得去年《绿色生活》,《加国无忧》等媒体就承办过一次这样的植树活动,当时家里有事情没能参加,后来看了相关报道,那么多家庭,老人和孩子都来参加植树,自己错过了觉得很遗憾。因此,这次儿子上午虽有中文课,还是停了一次中文学习,带他参加植树来了。看到这么多华人参加义务植树,觉得儿子停一天中文课还是值得的。

植树活动组织工作做的很好,成百上千的铁锹摆放的整整齐齐,很是壮观;装腐殖土的塑料桶也堆码的规规整整;工作手套在草坪上有一大堆,看着也颇有气势。市政代表介绍了此次活动概况和赞助单位后,大家开始取土植树。这次植树都是小树苗,不到一米高,是种植在小花盆里的,树坑不需要挖很大很深,与我们小时候挖的树坑相比省力多了。将树苗挤出花盆,移到树坑内,填土,压实,再松动一下树苗有利透气,周围撒上腐殖土,这棵树就种完了。

我们先到大堆腐殖土前装土,儿子铲土干的有模有样,只是他力气还不够,自己拎装满腐殖土的塑料桶有些吃力;挖坑,填土,撒腐殖土他都干的不错,但移植树苗他还做不了,我在从花盆里往外取树苗时,儿子紧着嚷,“Squeeze!Squeeze!”,他是听了技术员的讲解和示范知道要用力挤花盆,不能用手直接往外拽树苗的。但是他还没有足够力气从花盆中往外挤出树苗,所以这道工序只有我做了。我们种了两棵树苗,一棵是没有叶片,瞧着枝干像是黄花连翘;另一棵是有许多叶片的小蔷薇苗。

我和儿子种完了两棵树,儿子忙乎的有点冒汗了,他下午一点半有美术课,所以要早点回家。我说,妈妈有事不能来,我们替妈妈种一棵吧,他很高兴地答应了。于是,我们再一起去装腐殖土,和他相邻装土的是两个十几岁身穿童军服装的白人孩子,他们干的很快;儿子看大孩子铲土的干劲,也有样学样地加快了速度。这时,植树点外围已经都种满了树,我们只好去小丘顶上,这次是红柳样的树苗,小丘上的草坪起初挖坑挺费力的,但剔除了草皮后就好了。有了种两棵树的经验,第三棵替妈妈种的树很快就完成了。

当我们将工具送回原地,走向停车场时,还有后来的人在向公园匆匆走去。义务植树活动确实是很好的公益活动,美化环境,有利身心,这也是吸引很多人踊跃参加的原因吧。对于我,还有一层儿时的怀念。有时间,下次还参加,而且要全家都来!我们不必替妈妈种树了,她也愿意亲手种下小树苗,而且这也会让她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种树的情景吧。

我这次是专门种树去的,所以没带相机,这些照片是用手机拍的,效果还算凑合,上千人的种树大军,绝大多数是华裔,我们华裔参与社区活动和公益事业的热情还是蛮高的.jpg

我这次是专门种树去的,所以没带相机,这些照片是用手机拍的,效果不大好。上千人的种树大军,绝大多数是华人,我们华裔参与社区活动和公益事业的热情还是蛮高的

在大堆腐殖土前忙碌的人们人们.jpg

4月28日带儿子参加义务植树活动,让他装腐殖土,他干的还真不错。

这两个穿着童军服装的大孩子,瞧着14,5岁的样子,干的飞快装完图交给站在一旁的父亲,儿子有样学样地加快了铲土速度.jpg

这两个穿着童军服装的大孩子,瞧着14,5岁的样子,干的飞快,装完土交给站在一旁的父亲,由父亲拎着两桶土到植树点去。儿子看着他们装土的干劲,也有样学样地加快了铲土速度。

特地带儿子去种树,所以种的三棵树的培土都是让他自己装的,装满一桶腐殖土他自己一个人提着还挺费劲,需要我帮着拎到种树点.jpg

特地带儿子去种树,所以种的三棵树的培土都是让他自己装的,装满一桶腐殖土他自己一个人提着还挺费劲,需要我帮着拎到种树点

我和儿子种的第一棵树,光秃秃的小枝干,瞧着像是黄花连翘的样子.jpg

我和儿子种的第一棵树,光秃秃的小枝干,瞧着像是黄花连翘的样子。

父子合种的第二棵树,看着像是蔷薇花.jpg

父子合种的第二棵树,看着像是蔷薇花。

替我看店的人有事不能站店,老婆只好替我站店了,我和儿子替她种棵树,最后的这个数还是红色的枝干,这也是我们父子合种的第三棵树,也是我们这次种的最后一棵树.jpg

替我看店的人有事周六不能来,老婆只好替我站店了。我和儿子替她种一棵,最后的这棵树还是红色的枝干,这是我们父子合种的第三棵树,也是我们这次种的最后一棵。

本文首次发表在《绿色生活》2012年5月4日第六十八期,贴在这里加了段时政感言和照片。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