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东北大煎饼

女儿回国探亲待了三周后回来带了不少东西,回去前原本听说国内物价涨的厉害,许多商品并不比这里便宜多少,有些品牌的衣物甚至比这里都贵,告诉她不要再多买东西了。但是她回国逛街觉得一些服装还是比加拿大便宜,样式也多些,所以带回来了两个旅行箱,塞了满满的东西。女儿回家急急忙忙打开箱子向妈妈晒她买的衣物,掏出了一大堆样式新颖的服装后,拿出一包沉甸甸的包裹给妈妈,妈妈接过来感觉软绵绵的以为是布料,好奇地问她是啥东西,女儿笑了,说你打开看看,她打开一看不是服装,是东北大煎饼!

妈妈说这么远带这个干嘛,女儿说是姥姥给带的,她回国爱吃这个,吃了几次都没够,姥姥就给她带回来了一些;说着,女儿又从另一个箱子里拿出两袋东北大煎饼,呵呵,姥姥看外孙女爱吃,买了7斤!看来女儿是真得意这口,不然远隔万里的咋带这么多大煎饼呢。

女儿小时候成长在国内的90年代,那个时候中国市场经济搞了不到20年,商品丰富,但好像不常见大煎饼,没有她吃过大煎饼的印象,现在她在沈阳吃到东北大煎饼一个是表明市场更丰富了,再一个是大煎饼原料简单,新鲜面粉,玉米面,白面和大米面,而且可以看着商家现场煎烙,没什么添加剂,比较健康,也挺放心的,这应该是人们讲究营养搭配的产物了。看着三袋大煎饼,我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我们生长的那个年代,物质匮乏,个体经商的极少,不过也没有完全绝迹,比如蹦爆米花,卖棉花糖,吹糖稀,磨剪子锵菜刀等等,这些算是手艺人游街串巷地做买卖,乃是那个时代的特殊个体经营者。再有就是摊煎饼的了,不过这不是沿街叫卖的买卖。在我们家后面的那趟平房的邻居有个山东亲戚,他们来到他家住时就在院子里临时搭建了炉子,支起大平锅摊煎饼卖。买的人还真挺多,有时候邻里乡亲的还排着队等候。那是玉米面的大煎饼,稀稀的玉米面糊装满一大搪瓷盆,在平锅上加点油,盛出一勺面糊放到大平锅上,用竹刮刮平,一会儿就好了。刚煎好的大煎饼金灿灿,香喷喷,热乎乎的,加些蔬菜,放点大酱,咬一口筋筋道道的,确实好吃!特别是对每天玉米面窝头,高粱米饭,咸菜下饭的我们来说,大煎饼是绝佳的美味佳肴。

想起了大煎饼,又想起了这家老街坊,他们家有两个女孩子,四个男孩子;排行老三的男孩和我是小学同班同学,他二哥是比我们大两岁,也在同一小学上学,放学后有时候也在一起玩耍。他弹玻璃球,打啪叽很有一套,能离一米多远稳,准,狠地将目标玻璃球弹飞,惹得围观的我们小弟们羡慕不已。这位二哥的脾气也很犟,打架也挺玩命。我们大了之后他接班进了工厂,我上了大学好久没见过他。后来,家中房屋动迁,这些街坊邻居相见就更不容易了。

十几年前回国看同学时,聊起了老街坊邻里的事情,同学告诉我这位二哥出事了,和车间段长有矛盾,发生了冲突时,他用刀捅死了段长,进了监狱。据说当时他赔偿受害者家属十万元可以免死,但作为工人的他没那么多钱,在监狱中背一身债苟且偷生,他觉得拖累老婆孩子,所以不让老婆借贷赎命,告诉老婆找个好人带好儿子,他以死抵命。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认识的人走上刑场,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他是触犯了刑律,但毕竟是同学的哥哥,也在一起玩过,以这样的形式结束年轻的一生虽害人害己,我总是有些恻隐之心。

女儿带回的这些大煎饼,不由的想到他家亲戚摊煎饼的情景。现在的国人吃煎饼是讲究营养搭配,为了健康调节口味,价格也不菲。十几年间,物价飞涨,可以买条命的10万元现在都买不到一处十几平米的蜗居了。

IMG_8382.JPG

女儿万里迢迢地来回来了三袋东北大煎饼,她小时候并没吃过,这次回国吃了几次挺爱吃的,姥姥居然给她带回来了7斤!

东北大煎饼.JPG

 东北大煎饼 看着女儿带回来的东北大煎饼,儿时站在邻家排队买煎饼的情景不由自主地浮现在眼前,而邻家二哥买条命的十万块,现在居然连个十几平米的蜗居都买不了了,颇令我感慨。

本文首次发表在《绿色生活》2012年6月8日第73期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