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大停电让我忙乎了两个大半天

前天的暴雨引发的大多地区很多地方停电,我店所在地区也赶上了,让我忙乎了两个大半天。前天下午5点多开始下暴雨时我还特意让儿子隔窗欣赏对面“天泼大水”的情景,骤雨在雷电的鼓动下仿佛向人们示威一般,倾泻的大雨看不到雨点,雨丝,雨柱,唯见烟雾茫茫。什么倾盆大雨,什么烟雨朦胧,全都不适合那时的雷暴雨。

我们正在隔着窗户欣赏罕见的雷暴雨,看着能见度很低,淡黄色的烟雾状天空,听到那骤雨不间断击地的响声,正享受着呢。“咵”地一声,断电了,灯光,彩票机,收银机冷冻柜,冷藏柜,所有带电的东西都停止了运作。儿子一句“Black Out!”让我想起了2003年8月的那场大停电。那次大停电我第一次听到“Black Out”这个英语,当时还挺有感触的,北美的停电用“黑色降临”,对英语的习惯表达有了进一步认识。 而且那次大停电由于美加东部很大一片地区都失去了电力,据说需要一周左右时间才能全面恢复供应电力。因此,人们开始抢购基本生活用品,电池,手电,蜡烛,水,饮料,面包,牛奶,饼干,各种罐头等等,我那天打着手电卖货,上面提到的东西都卖光了。我自己也做好了准备,留足了冰块放到冰激凌柜内,尽可能低延长冰激凌的冷冻时间。

前天听到儿子说出大停电“Black Out”感觉有点夸张呢,一场雷暴雨叫啥“Black Out”,没太当回事,心想一会儿就能恢复电力了。不过出去一看,Lakeshore 的交通灯全都没电了,感觉有点意外。这里有过几次因刮风下雨造成的意外停电,但面积都不大,在可见的范围内总能看到红绿灯在工作,这次停电的面积可不小!我们一边等待恢复电力,一边经营,浓云渐渐散去,天空渐亮,又随着自然日落的时钟越来越黑了。

有顾客告诉我刚从多伦多回来,多伦多的水没过膝盖,地铁进水,火车被淹,从多伦多的怡陶碧谷到我们这里都停电了,听他这么讲我觉得事态比我想象要严重得多。

顾客走后,我想还是做最坏打算为好,这么大片的地区停电,若是超过10几个小时电力不能恢复,冰激凌该融化了,奶制品保鲜也受影响,我得想办法保持冷冻柜的温度。店里的冰不够用,赶紧带儿子买冰去。我们先去附近的No Frills,进了停车场看门开着很高兴,一进门,停业!两个营业员正在清理积水呢,雷暴雨让这个店发洪水了,开门只是为了往外排水,不是为了迎接顾客卖货。我只好沿着湖边路向东走了几公里,最终找到一家连锁店买了15袋冰,即刻赶回店里。在来回的路上,尽管两个方向都是一望无尽的车龙,但人们在交通岗前自觉按照全停牌的先来先走顺序行车,使得车流排成长龙的湖边路依然通畅,这一点确实反映了大家的素质,否则有人加塞抢道的话,整个湖边路没有交通灯指挥非乱套不可!

我和儿子赶回店里后,已经9点了,店内黑乎乎的。我们在冷冻柜下铺了一层冰袋,把冷冻食品,大罐冰激凌等放在其上,再在上面放装各种冰激凌的铁筐,铁筐里填满了冰激凌和各种冷冻食物,然后用纸板铺在铁筐上,再把黑色的大塑料袋展平,铺了几层,然后再用冰袋镇在塑料袋上。加上纸板和塑料袋是尽量增加隔热层,也防止冰块融化,冰水浸湿冰激凌等。经过了这样处理,怎么也能延长冰柜低温一天多,能够增加冰激凌和各种冷冻食品的保鲜时间。

儿子白天去的Sports Camp,踢球,游泳等各项活动玩的高兴,也有点累,第二天还要去Camp,原本老婆上夜班我和儿子在店里要早关店的。大停电后,他也只好和我在店里忙乎了。考虑到停电没有空调,时间长了,这么热的天巧克力也会融化的,所以我和儿子还把巧克力放到了冷藏柜内。我有个小手电,儿子把自己玩具上的彩灯拿下来照明用,红绿色的闪烁彩灯显得格外明亮。儿子帮我搬冰,冷冻食品,巧克力等等,9岁的儿子还真是顶用了。我们忙乎了将近一个小时,把三个冷冻柜都处理好了,这样处理能增长一天的保鲜时间,但长了还是不行的,现在就只有祈祷尽快恢复电力供应了。

昨天早上太太下夜班回来告诉我,说店里那片是早上3点恢复的电力,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早上送儿子去了Camp后,赶到店里再把头天夜里和儿子搬动的货物物归原处,又忙乎大半天。儿子下午从Camp回来还关系地问我冰激凌是否融化,看来儿子真是长大了些。万幸地是,这次大停电虽然让我忙乎了两个大半天,但没遭受任何损失;今天听顾客说,怡陶碧谷的湖边地区昨晚还没有恢复供电,多伦多的Bloor一些地区现在还断电呢,那里的商家,包括我的一些同行们恐怕就要蒙受损失了。

这次大停电再次表明,面对自然,人类应该抱有谦卑的心态,狂妄要受惩罚!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