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15分钟的上班路,老婆开了三钟头!

上周一的雷暴雨引发的局部洪水和大停电过去了整整一星期,老婆告诉我的15分钟的上班路,开了三钟头的事还是记忆如新,这两天又听到一位顾客说起他那天的路上遭遇也挺有意思的,今天就说说这两件事。

话说大停电那天我和儿子把店里的事情安排妥当后回家时已经10点多了,到了Qeensway看到了交通灯在工作,大街两边的房子也有灯光,看来家里也能有电。回到家发现烤箱,微波炉上的时钟都在闪烁,知道家里也曾断电,只是不知多长时间,何时恢复的。打开电视都是有关大停电和暴雨洪水的爆炸性新闻(Breaking News),这时老婆来电话了,问我怎么样,我告诉她没事刚回家,儿子累了,洗漱完已经上楼睡去了。老婆说,那我就放心了,我刚到单位不长时间,在路上开了三个来小时。我觉得不至于啊,我带儿子出去买冰,虽然Lakeshore Rd上两边的车流排成了一望无际的长龙,但大家在路口都遵守全停牌的规则,交通虽然比平时慢很多,但并没堵塞啊。所以我问老婆怎么了,她说现在正忙着呢,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老婆下班,告诉我由于Dixie Rd的立交桥下积水封路,她只能返回到Cawthra Rd,那也过不去,只得再开回到Hurontario St.才能向北开。从Qeensway开到Dixie Rd又被挡回来了,急忙中向警察借电话告诉单位发生了什么情况,然后再返回到Hurontario St.,从Hurontario St.开到Dundas St.,再从Dundas St.开到The West Mall,沿着The West Mall才开到单位,这么折腾几个来回,15分钟的路程花了将近三个钟头才到单位。她那天还特意提前了半个多小时走的,到单位却晚了2个半小时。我说呢,怎么慢也不至于开三钟头嘛,按老婆“三进三城”似的走法,开三钟头算是快的了。

头两天一位伊朗裔的顾客崴艮来店里买货,他说雷暴雨那天他乘的出租车正正好好在Cawthra Rd立交桥下趴窝了,水很快就到了车窗,他坐在车里水已经过了胸部。有三个路人涉水过来帮忙,接近他们的车子时是游过来的,他一边说一边比划着自由泳的姿势。司机说他不用帮忙,赶紧帮助后边的乘客,崴艮因事故一条腿截肢,行动不便,当时的出租车失去了电力车门锁着打不开,多亏他们开着车窗,三个人硬是把他从车窗拖出来的。崴艮说,雨水下来的非常快,从车里出来了三分钟,水就淹没到车顶。崴艮被救出来后,他截住一位司机要给人50元搭车回家,那人一直给他送到家门口,并没收他的钱,这让他很感动。更让他感动的是,过了几个小时,那人又返回来了,把他遗留在出租车的轮椅给他送回来了。原来那位好心人特意在水退了后去出租车那取出轮椅给崴艮送回来了。崴艮非常感激地对人家说,知道了我这,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说话。不过崴艮对加拿大本地人并无好感,他告诉我这些时,强调一句那位好心人好像不是加拿大人,似乎是南斯拉夫或者乌克兰人。

崴艮有时说话没有边际,所以这次尽管他对我信誓旦旦地说确有其事,但我还是有点半信半疑,水真有那么深吗?怎么这么巧都让他赶上了,所以我又向老婆印证他说的是否真话。老婆说确实有车在桥下趴窝了,水淹没到车窗。看来至少崴艮说水淹没到他胸前并不夸张,至于好心人嘛,这世界总是大有人在的。

由于老婆下夜班要睡觉,早上我也要开店,所以她第一次告诉我“三进三城”似的在路上几个来回我并没问详情,借着崴艮的话题我问老婆你是用警车上的电话给单位打的,老婆说她是借用便衣警察的手机。原本她要借用一个司机手机的,那位都拨号了,但车辆太多不能停留,所以只好作罢了。老婆急了,心想封路一定有警察,所以直奔封路线开去,一辆Ghost Car(没标志的警车)开过来截住了她,一位便衣下来了,老婆说警察的脸子能看出来,一看就是个警察。你截我,我正要找警察呢,于是和警察说明了情况,借用便衣警察的手机给单位打的电话。

呵呵,现在才知道,雷暴雨大停电那天,老婆不光在几条大路上开了几个来回,15分钟的上班路,开了三个钟头,还“抓”了个便衣警察!

注:密西沙加市的Lakeshore Rd,Qeensway和Dundas St.都是东西向的大道,Dixie Rd,Cawthra Rd和Hurontario St是南北向的大道。由于有铁路线,只有包括Dixie Rd,Cawthra Rd和Hurontario St等主要干道才能一直贯穿南北,因此从我们这里沿着Lakeshore Rd向北走的话,只有Hurontario St,Cawthra Rd和Dixie Rd这么几条主干线能穿越铁道线向北。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