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儿子从中国带回来的“文马子”

老婆今年得空带儿子回国探亲,他们回来后儿子迫不及待地让我看他从中国带回来的“文马子”,他说妈妈让他和我一起好好学学。儿子把礼物拿给我看,原来是一本汉英对照的儿童幽默画册《父与子》。

老婆在家乡领他逛图书城时看到这本汉英对照的《父与子》,问儿子这书叫什么名,儿子整出来个“文马子”,惹得同行的姥姥大笑不止。老婆翻看这本《父与子》,觉得不错,给儿子买了并叮嘱他回来后和老爸一起读这本幽默画册,让他跟着老爸学学汉语。

儿子两周没见到我,急急忙忙拿出他从中国带回的这份特殊礼物,特意用他误读的“文马子”腔调告诉我,也是一种亲近的表示。我看了《父与子》后笑了:儿子中文还没白学,三字还能认识一个!我这么一说,老婆还替儿子打圆场呢,也不完全怪儿子,那个“与”字写的是挺像“马”,我刚看到心里还画魂呢。老婆这么说,儿子的中文还及格了呢。 Laughing 按我的说法,儿子三字认识一个算是33分,老婆觉得那个“与”字写的像“马”不算儿子错,儿子应该算是67分了。Laughing

儿子能听懂中文,但我们对他讲汉语他都是用英语回答。他在这参加每周一次的中文班,断断续续地读到中文课本第四册。他参加中文班的收获是学会了拼音,尽管语音语调不标准,但注音的课文可以读下来。儿子真正掌握的汉字不多,但毕竟学过有些印象,而且,我们在家说中文,对他有很大帮助。因此,这次去中国探亲虽然只有十几天,但他在国内时家人用中文问他,他有时能直接用汉语回答了。回加拿大后,也愿意用中文说话了。这次到中国探亲,让儿子对汉语有了亲近感,也增加了他说汉语的信心。圣诞节时居然能独立与姥姥通电话,还夸奖姥姥的英语“不错”! 一次中国行居然比他学三年汉语班的效果好,够神奇的!

儿子挺爱看他的“文马子”,因为有英文对照,他自己已经全都看完了。有时候,我让他坐在我腿上,让他用汉语给我读一遍,我再告诉他不认识的汉字。这本父子幽默画册确实很好,不仅带给了我们欢笑,也对他学习汉语有所帮助。书中有好多搞笑的内容对儿子很有吸引力,儿子常常愿意读老子被作弄的部分,让他更开心。

这本《父与子》幽默画册给儿子的影响真是不小。圣诞夜吃晚餐时,老婆看侄女吃完了,对儿子说,“儿子,把提拉米苏给姐姐拿来”;儿子一会儿返回来,给侄女拿来了他的“文马子”。感情一听妈妈说“提拉米苏”,他把《父与子》幽默画册当甜点给姐姐拿来了。

儿子从中国带回来的“文马子”.jpg

儿子从中国带回来的“文马子”。

《父与子》中第一个段子,老爸替儿子写的最差作业被老师打屁股.JPG

《父与子》中第一个段子,老爸替儿子写了最差的作业被老师打屁股。这个《父与子》先给老子来个下马威!Laughing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