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今早拍的雪景

“我要搬到北京去!”,阿兰今天早上进店就对我这么开玩笑的告诉我。除了他之外,另一位顾客戴维也对我抱怨今天早上又下了雪。他是这样说的,“Unbeliave that? Snow again!”。其实我对今天下的这场雪并不感到太惊奇,因为我刚开店那年,四月下旬下了一场很大的雪,我店门前都无法停车,只好将车停在了大楼西侧的停车场,从那里卸货运到店里,脑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记,对大多地区四月下雪有点不以为然的感觉。

尽管我不像阿兰和戴维那样夸张,但我和他们有同感,今年的冬季漫长寒冷,迟迟不走,确实令人生厌。今年我家后院很长时间有挺深的积雪,在平平坦坦的雪面上,浣熊,松鼠,野兔,鸟类和家猫等小动物时而留下一些足迹,颇有一股野外丛林的味道,但因为寒冷和司空见惯而没有心情拍照。今天早上这场雪,天不太冷,雪有点湿粘,形成了漂亮的树挂,漫天飞扬的雪花激起了我拍照的兴趣,四月中旬这场雪不敢说是最后一次,但毕竟这样的雪景不多了,于是拍了几张贴出来欣赏。

这场雪景色不错,但愿别伤害了刚出土的嫩芽.JPG 

四月中这场雪形成的树挂景色不错,只是希望别伤害了刚出土的嫩芽。

今早拍的雪景.JPG

左邻的大松树和白桦树雪景

住在湖边路公寓时时常从阳台上拍摄湖边风光,很希望能住在掩映在花红柳绿中的别墅式房子内.JPG

住在湖边路公寓时常从阳台上拍摄湖边风光,有时想是否也有人在掩映于花红柳绿中的别墅式庭院内向我们拍照呢?现在想这样的雪景也许有人在对面的公寓上拍摄我们吧。

放大镜头显示在飘落的雪花和在栅栏上横向延展的铁线莲,当其开花时节挂满了一串串的紫色花序挺漂亮的.JPG

放大镜头显示飘落的雪花和在栅栏上横向延展的铁线莲,铁线莲盛开时挂满了一串串的紫色花序挺漂亮的。不敢说四月中这场雪是大多地区的最后一次,但春天已经来了,上周六清理残枝落叶时,水仙花,郁金香,鸢尾等早春花都已经吐出了嫩芽,百花争艳的时节已经不远了,现在还是抓住时机欣赏今年不会太多的雪景吧。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