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南下:五指湖(3)绮色佳Ithaca:听着冰心的呢喃细语走进美丽康奈尔

2010年12月1日 | 分类: 旅游 (全局), 纽约五指湖, , 南下美国 | 作者: 走走聊聊 | 5,969 浏览
字体 -

“再别康桥”,让人感受到了康桥的美丽,那画境般的,意象中的美丽。至于现实里康桥之美,是否绝非寻常,是否无与伦比,已经不再重要,人们还是会纷至沓来。这就是文学的力量,文学对旅游的影响力。志摩有没有写过Ithaca,我们不可得知;但冰心却是留下了有关感言。先来一段吧:

绮色佳真美!美处在深幽。喻人如隐士,喻季候如秋,喻花如菊。与泉相近,是生平第一次,新颖得很!林中行来,处处傍深涧。睡梦里也听着泉声!六十日的寄居,无时不有“百感都随流水去,一身还被浮名束”这两句,萦回于我的脑海!

写这些的时候,作者正留学于绮色佳的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

志摩曾将Ithaca译为伊的家,却远远不及冰心将其译为绮色佳之信达雅(也有一说为胡适)。有趣的是,冰心有关绮色佳的文字,从受众面到影响力,又远远不及志摩有关康桥的诗。

Ithaca源自于希腊城市名,集湖泊,小溪,瀑布,山峦,峡谷,悬崖,野生动植物等于城中。绮色佳之美,笔墨是无法去全面描绘的,镜头是无法去完美捕捉的,只有通过亲身的感受和体验。康大是常青藤名校,名气大于它所在的小镇。人们往往知道康奈尔为何物,却不知道Ithaca有康奈尔。那么,就跟着我们进城进校吧。

当要进入Ithaca城时,大家几乎都会忽视这“淡淡”的欢迎,或者不太会注意这几个字母I-T-H-A-C-A:

它在Buttermilk Falls州立公园附近。在Buttermilk,我们把它当作漫漫旅途的长亭,休整喘气。没有走Trail,觉得把时间花在这不是很有特色的小径上,太奢侈。不过,却在瀑布的潭水里,和地主们一起消暑清凉了一把:

孩子们也很喜欢,不愿离开。那缕缕瀑布真有些象淌下的牛奶:

进城,在康大边住下后,便去驴友推荐的Ithaca Falls消遣:

这是Falls Creek上最美、最高的瀑布,高45米,宽75米,甚是壮观。有人形容它犹如Falls Creek奔向卡尤加湖之前最后的纵身一跳,非常贴切。

趁游兴正酣,时间还早,又去康奈尔大学校园感受常青藤的氛围。

去康大,总得介绍些什么。其它就免了,省得大家嫌我啰嗦。前面提到志摩冰心,那就谈谈他们吧。在这里留学过的华人,有许多是鼎鼎大名的,甚至对中国近现代的政治,文化,科学,教育,艺术等有重大的影响力。比如,杨杏佛、胡适、茅以升、梁思成、林徽因、冰心、徐志摩等,当然还有李登辉。胡适是在这里弃农学文的,颇有鲁迅当时弃医从文的豪情。有的在这里收获了爱情,有的则开始了一段将是无疾而终的苦苦单恋,有的女人也有了据说是一辈子的对另一个女人的嫉妒。花边就到此就打住吧。

康大和绮色佳,可以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完全糅合在一起,无法分清彼此。康大面积约有3000多英亩(相当于12平方公里)。校园的南部和北部,各有一条峡谷经过,潺潺溪流在峡谷中跌宕起伏,造就了数不清的大小瀑布。南边的叫Cascadilla Creek,北面的就是Ithaca Falls最后纵身一跳的Falls Creek。峡谷之中,只见水流飞溅,悬崖壁立;峡谷两岸密林葱葱,校舍隐隐。若不是那些匆匆的学者学子,真让人以为这里不是一所著名的学府,而是一个远离人迹的胜境。经典,核心的人文四方城Arts Quad位于山顶。

这是四方城中康大它爸爸康奈尔Ezra Cornell(1807-1874)的塑像:

落日中的目光深邃坚定。

康大另一创建者,第一任校长怀特Andrew Dickson White(1832-1918)的雕像:

与康奈尔的雕像,东西远远相对。传说,夜深人静时,康奈尔会走到怀特这里,两人倾心交谈。看到了没有,雕像座基前红砖上的脚印?白色是前来的脚印,红色是返回的脚印。可惜,没有拍个远景,给大家看看那一长串的脚印。因为,我当时也没在意这脚印的隐喻。

这是John M. Olin图书馆:

这是Barnes Hall:

康奈尔有许多建筑是红色的,因此有Big Red的雅号。康大所有运动队的标准色也是Red。

这是康奈尔的地标McGraw Tower:

夕阳下的钟楼。

踏着夕阳的余晖,我们从西到东,来到Falls Creek上游,是不是象乡野山间那儿时熟悉的趟水过的清溪,那么浅,那么静,那么柔和:

而窄窄的铁桥,又让大家的思绪带回了遥远的过去:

来到上游,是要去感受一下胡适笔下一再提及的Beebe Lake碧碧湖:

碧碧湖其实是河道的一段,位于康大植物园,花房和生态园边上。确是那么幽深,恬静,妩媚,又没缺失人的气息。同样是大学校园,志摩诗的另一段油然涌上心头: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这时,正好夜的帷幕在偷偷落下。

是的,它不象那些名山大川需要远远观赏,而似邻家姊妹可以靠近,可以接触的,是生活中的。

在湖畔的Peony and Perennial Garden,六,七只小鹿时蹦跳,时躲闪,时瞪眼,让孩子们快快乐乐地消磨了近半个小时。

如果说第一天的康大游是看了电影的片花,那么第二天清晨的康大游犹如观赏电影全本。

在四方城的西边往下,有一个大大的绿草斜坡Libe Slope:

人们常在这里远望遐思,沐浴晚霞的金光。看到那些小路了吗?据说,草坪上四处漫射的小路,意喻康大学子走出象牙塔后多样花的人生。再远看,草坪脚下,那就是西校园,我今天晨游的首站。

这是War Memorial和Lyon Hall:

穿过War Memorial的洞门,向西远眺:

左边是MacFaddin Hall,右边是Lyon Hall。

这是Founders Hall:

再来到Falls Creek上的行人吊桥:

看看Falls Creek峡谷:

又回到四方城。这是贝律铭设计的Herbert E. Johnson Museum Of Art:

这镂空设计,据说是为了不阻挡在其他建筑西眺山野湖泊时视野。

这是Sibley Hall:

这是中心草坪上野睡的年轻人,非常多,成群的,可能是外地来游学的学生:

朝霞中的Cornell:

康奈尔像边的Raphl Stockman Tarr(1864-1912)的纪念浮雕:

他是美国地理学家和作家,康大教授。

看看,象不象校标的翻版:

Stimson Hall:

离开人文四方城,来到Myron Taylor Hall。它犹如独立庭院,为法学院占据:

Schwartz表演艺术中心:

校园南部的Collegetown一景:

Cascadilla Creek 是康大南面的深壑小溪。我现在要做的是,行走于谷底的Cascadilla Glen Trail:

深壑两面是冰川河留下的页岩绝壁悬崖;中间瀑布不断,溪流潺潺;上面树叶密布,俄而透过直射的阳光让人眩目不止。当你为崖上孤傲的一支而惊叹时,又会为不知从哪儿传来的清脆鸟鸣而欣喜。时值雨季涨潮的危季,冒险穿越警示线而下,孤身疾步在这曲曲折折,高高低低的濒溪石径,颇有武侠小说中山林隐士的情怀。真难以相信,这世外桃源正处于人声鼎沸的闹市。

回程时意外发现这幢康奈尔的别墅,名为Llenroc,为Cornell倒写。始建于1865年,落成于康奈尔死后的一年1875年:

要离开康奈尔了,让我们站在校园之巅,再向西眺望一下:

看到那远处的粼粼波光了吗?这就是马上要亲近的五指湖–Cayuga Lake。

可惜的是,没有带小孩去看看兽医大楼墙上那可爱的动物图案。

(照片摄于2009年8月16日和17日)

(刊于多伦多“北美时报”)

请看更多有关五指湖游记:

2009 南下:五指湖(1) Elmira,老愤青马克吐温从坟墓里爬起来说话

2009 南下:五指湖(2)康宁Corning,玻璃不是你美丽的全部

2009 南下:五指湖(3)绮色佳Ithaca:走进美丽的康奈尔大学校园

2009 南下:五指湖(4)Cayuga湖和Taughannock瀑布

2009 南下:五指湖(5)小镇Seneca Falls和Waterloo: 女权在这里觉醒

2009 南下:五指湖(6)Watkins Glen镇:Seneca湖,峡谷及赛车

2009 南下:五指湖(7)东方大峡谷Letchworth:你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

附:冰心散文

A. 绮色佳

一. 明月穿过杨柳,自涧上来。泉水一片片的,曲折的,泻下层石,在潺潺的流着。树枝在岩上,低垂的,繁响的摇动着。月光便在这两两把握不定的灵境中颤漾着!涧中深空得起了沉沉的同音。两旁的岩影黑得入了神秘。桥上已断绝行人。泉水的灵光中的细吟,和着我的清喟。轻风自身旁燕子般掠过,在怜惜讽笑这一身客寄的孩子。他问我,你是何人?到此何事?千百万年中为何有此瞥的相遇?”徘徊凄动,凉露侵衣——这些都是画中境呵,我做了画中人!

一九二五年七月一日夜。

      

二. 刚做了三山光明,星落如雨的梦,黄昏时醒来到了湖上。月儿正到了将圆未圆时节!夕阳已落,霞光未退。鱼肚白的,淡红的,紫的,层层融化在天术,漾浮在水面,将水上舟上的’,轻卷在冰绡褶里。月儿渐渐高了。湖上泛来一阵轻云,淡淡的,要梦化了这水天世界!遥望见岸上整齐的点点的灯光映到水罩,是弯弯曲曲的l缕缕一条条,光丝竟欲牵到船下!四围紫山,圈住这茫茫光影。是花?非花!是雾7非雾!是梦?非梦!人世间决不能有此梦,决擎受不起此梦!月光照着我的衣裳,告诉我,有你在,有我在,决不能是梦!”湖水叩着船舷,告诉我,你在船上,我在船旁,上有湖天,湖月,中有湖山。这一四都互相印证,决不能是梦!”惘然蘧然,不知所答——这些都是诗中境呵。我做了诗中人!

一九一五年八月二日夜。

三. 自黄昏坐到夜里。历落的星辰在深密的松梢闪烁。层层碑碣间的青草地下,累累地掩埋着许多荣名,热爱,才艳与青春。我含着彷徨之泪,扶着碑石,一一的唤起,墓中人,珍重的问他。他说:人生不过数十年,何必多寻事作?”我说,正以人生不过数十年,所以要多寻事作。语声未了,我觉得我的远怀与奢望,在墓中人唇边鄙夷的一笑中消灭!自然要输与过来人,但我这俊彩星驰的路程,却如何止息?悲剧的本质是:心灵与心灵的冲突,事业与事业的冲突,人物与人物的冲突。终有一方烛灭香消,风流云散。我不甘消灭,我不甘流散,而人生本质是悲剧,具大智慧善知识者尤其是剧中之重要脚色,我将奈何!才觉得冷露已湿透了我的轻蓝衫子,四野风来,松影森立——这是悲剧之一幕呵,我做了剧中人!

一九二五年八月七日夜。

 (冰心《冰心选集(下)》)

B. 寄小读者-通讯二十六

小朋友:

病中,静中,雨中,是我最易动笔的时候;病中心绪惆怅,静中心绪清新,雨中心绪沉潜,随便的拿起笔来,都能写出好些话。

一夏的“云游”,刚告休息。此时窗外微雨,坐守着一炉微火。看书看到心烦,索性将立在椅旁的电灯也捻灭了下去。

炉里的木柴,爆裂得息息的响着,火花飞上裙缘。——小朋友!就是这百无聊赖,雨中静中的情绪,勉强了久不修书的我,又来在纸上和你们相见。

暑前六月十八晨,阴,匆匆的将屋里几盆花草,移栽在树下。殷勤拜托了自然的风雨,替我将护着这一年来案旁伴读的花儿。安顿了惜花心事之后,一天一夜的火车,便将我送到银湾(Silver Bay)去。

银湾之名甚韵!往往使我亿起纳兰成德“盈盈从此隔银湾,便无风风雪也摧残”之句。入湾之顷,舟上看乔治湖(Lake George)两岸青山,层层转翠。小岛上立着丛树,绿意将倦人唤醒起来。银湾渐渐来到了眼前!黑岭(Black Mountains)高得很,乔治湖又极浩大,山脚下涛声如吼之中,银湾竟有芝罘的风味。

到后寄友人书,曾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人犹如此,地何以堪?你们将银湾比了乐园,周游之下,我只觉索然!”之语。致她来信说我“诗人结习未除,幻想太高”。实则我曾经沧海,银湾似芝罘,而伟大不足,反不如慰冰及绮色佳,深幽妩媚,别具风格,能以动我之爱悦与恋慕。

且将“成见”撇在一边,来叙述银湾的美景。河亭(Brook Pavilion)建在湖岸远伸处,三面是水。早起在那里读诗,水声似乎和着诗韵。山雨欲来,湖上漫漫飞卷的白云,亭中尤其看得真切。大雨初过,湖净如镜,山青如洗。云隙中霞光灿然四射,穿入水里,天光水影,一片融化在彩虹里,看不分明。光景的奇丽,是诗人画工,都不能描写得到的!

在不系舟上作书,我最喜爱,可惜并没有工夫做。只二十六日下午,在白浪推拥中,独自泛舟到对岸,写了几行。湖水泱泱,往返十里。回来风势大得很,舟儿起落之顷,竟将写好的一张纸,吹没在湖中。迎潮上下时,因着能力的反应,自己觉得很得意,而运桨的两臂,回来后隐隐作痛。

十天之后,又到了绮色佳(Ithaca)。

绮色佳真美!美处在深幽。喻人如隐士,喻季候如秋,喻花如菊。与泉相近,是生平第一次,新颖得很!林中行来,处处傍深涧。睡梦里也听着泉声!六十日的寄居,无时不有“百感都随流水去,一身还被浮名束”这两句,萦回于我的脑海!

在曲折跃下层岩的泉水旁读子书。会心处,悦意处,不是人世言语所能传达。——此外替美国人上了一夏天的坟,绮色佳四五处坟园我都游遍了!这种地方,深沉幽邃,是哲学的,是使人勘破生死观的。我一星期中至少去三次,抚着碑碣,摘去残花,我觉得墓中人很安适的,不知墓中人以我为如何?

刻尤佳湖(Lake Cayuga)为绮色佳名胜之一,也常常在那里泛月。湖大得很,明媚处较慰冰不如,从略。

八月二十八日,游尼革拉大瀑布(Niagara Falls)。三姊妹岩旁,银涛卷地而来,奔下马蹄岩,直向涡池而去。汹涌的泉涛,藏在微波缓流之下。我乘着小船雾姝号(The Maid of Mist)直到瀑底。仰望美利坚坎拿大两片大泉,坠云搓絮般的奔注!夕阳下水影深蓝,岩石碎迸,水珠打击着头面。泉雷声中,心神悸动!绮色佳之深邃温柔,幸受此万丈冰泉,洗涤冲荡。月下夜归,恍然若失!

九月二日,雨中到雪拉鸠斯(Syracuse),赴美东中国学生年会。本年会题,是“国家主义与中国”,大家很鼓吹了一下。

年会中忙过十天,又回到波士顿来。十四夜心随车驰,看见了波士顿南站灿然的灯光,九十日的幻梦,恍然惊觉……

夜已深,楼上主人促眠。窗外雨仍不止。异乡的虫声在凄凄的叫着。万里外我敬与小朋友道晚安!

冰 心

一九二五年九月十七日夜,默特佛

(本篇最初发表于《晨报副镌》1925年10月24日,后收入《寄小读者》。)

注:冰心散文由网友收录。仅转贴。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真是 信 达 雅 刚想给你的上一篇留言,又发现这里的美景。忙过这阵,在慢慢写给你。。。

    谢谢百艺的来访。到处找你的博文,却无处可寻。请指条路。

    百艺 [ 评论 @ 2010年12月1日 17:12 # ]
  2. 好一篇内涵丰富的游记!听说秋天的康大特别漂亮,找机会去看看。

    谢谢牧笛光临。五指湖地区枫景与安省相似,而康大又居山中,秋天自然漂亮。距离与去阿刚昆差不多,不算远。等你那时的美图。 

    牧笛 [ 评论 @ 2010年12月1日 19:34 # ]
  3. 真是图文并茂的好游记。

    谢谢路过的鼓励。最近去哪儿健步了?等你的片片。 

    路过 [ 评论 @ 2010年12月2日 15:53 # ]
  4. 小镇Ithaca的名字来自希腊语。在伟大的荷马史诗《奥德赛》中Ithaca是英雄奥德修斯的故乡。奥德修斯用“木马计”攻陷特洛伊城之后,历尽劫难,抗住了诱惑,最终回到故乡Ithaca与妻儿团聚。在西方文化中,奥德修斯回归Ithaca的历程,也是磨练人生,回归心灵故乡的历程。

    我写过一篇文章《漫谈康乃尔大学》 http://www.coviews.com/viewtopic.php?t=45201

    谢谢晓鸣的光临和指正。你的介绍让我了解了Ithaca的典出。我的资料源自维基百科。维基原文是,Ithaca名字来自希腊岛名。写本文时,凭印象,没有查对,故误为希腊城市名。看过你很多关于北美各类教育的文章,很有帮助,再次谢谢。

    许晓鸣 [ 评论 @ 2010年12月2日 17:32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