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大略大学UWO印象

2011年1月12日 | 分类: 旅游 (全局), 加拿大大学, , 安大略走透透 | 作者: 走走聊聊 | 6,250 浏览
字体 -

西行漫记(3)伦敦London:西安大略大学UWO和拜庭Banting故居

赶到小镇Leamington的码头,非常沮丧地得知,驶向Pelee岛的渡轮已经客满,要等下午的班次。如果这样,就没足够的时间在岛上游览,因为晚上须赶回家。于是临时改变行程,去伦敦西安大略大学。

这是Leamington码头:

24.jpg

uwo.jpg

uwo25.jpg

西安大略大学UWO,是大家熟悉的名校,不管是否去过。

这座桥犹如校园大门,走过它,就走进了校园: 正中的就是主楼,地标:  桥下的河叫Thames泰晤士河: 校园建筑格调统一,很漂亮:

这是生物地学楼:

这是McIntosh美术馆: 这是科学馆: 这是John Labatt视觉艺术中心: 这是著名的Ivey商学院: 校友会堂: Thames泰晤士堂:  图书馆: Schulich医学牙医学院:

在本部之外,不远,UWO还有一个King’s University College,虽小,但非常漂亮:

捐款校友铭砖:

这是UWO的另外一所附属学院,与King’s隔路相对,似乎也挺好看,但是铁栏栅把我们挡住:

uwo26.jpg

离开UWO,我们来到了其校友拜庭Banting的故居拜访。

Banting是胰岛素的发现者,加拿大第一个诺贝尔奖得主(点击Banting踪迹游)。胰岛素的发现,不仅是生物医学的重大进展,而且也广泛造福于人类,所以他是加拿大和世界的英雄。

在London期间,Banting一边开诊所悬壶济世,一边在UWO进修整形外科,并作生理学助教。正是为教授准备上课讲义之时对糖尿病发生了兴趣,并在1920年7月31日凌晨2点,在这间屋里诞生了如何提取胰岛素的激灵。因此这里被称为胰岛素的诞生地,也是联邦历史纪念地。

这是为全世界糖尿病人点燃的Flame of Hope,将一直燃烧至糖尿病可以治愈:

这是于1989年7月7日,由英国王太后亲临揭幕的Banting立像:

(完)

西行漫记(1) 霹雳角Point Pelee国家公园:加拿大本土最南端

西行漫记(2) 温莎Wnidsor:最美就在底特律河畔

更多长途自驾旅游文章,请点击  快乐自驾游

(刊载于北美时报)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1. 加西漫游就到这所大学结束了?

    无为,不好意思,西行是指安西,不是加西,还没去,一直计划着,计划了多年,还是懒。写东进的话,因为懒,在考虑,东进到哪里?金斯敦?渥太华?满地可?还是大西洋?像路过那样贴贴图省事。谢谢来访。 

    加国无为 [ 评论 @ 2011年1月12日 12:56 # ]
  2. 感谢!

    不用谢。要谢谢 丁香 您的光顾。 

    五瓣丁香 [ 评论 @ 2011年1月12日 13:20 # ]
  3. Banting是胰岛素的发现者应该好像是u of T 的人吧

    溜溜所言极是。Banting在London仅10个月,就去UofT做实验了。但科学思想的火花诞生在London。谢谢溜溜来访。 

    comedian [ 评论 @ 2011年1月12日 13:33 # ]
  4. 谢谢分享!

    谢谢 路过 路过。周末好。 

    路过 [ 评论 @ 2011年1月12日 16:16 # ]
  5. 好介绍,谢分享!看来这安省伦敦和英国伦敦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泰晤士河,King’s University College 也很像英国伦敦的校名,太有意思了。伦敦倒是去过两次,但没去过大学。下次再去伦敦一定去UWO好好看看。

    是的。其实,美国加拿大的地名很多与英国相同,或加个new,因为最早的移民是英国人吧。等你的UWO片子。周末愉快。 

    栗子湾 [ 评论 @ 2011年1月12日 22:47 # ]
  6. 很好,尽管我在UWO学了一年,竟然不知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景点.

    看来无名很宅啊。谢谢来访。

    无名 [ 评论 @ 2011年1月12日 23:11 # ]
  7. Banting是胰岛素的发现者, 在uwo 做教学的时候有了胰岛素的概念。但是因为没有enough funding 和人手,所以他向UT的一位知名教授发出了合作请求。所以他就搬到多大了去做实验直至成功为止。听说开始的时候,诺贝尔奖没他的份,因为他不是多大的人而且他没有名气,后来才加上去的。后来,他好像还回去uwo教了几年书。所以,理论上,胰岛素的发现者应该是uwo的人。

    除了,king’s以外,还有Huron and Brescia 两所affliated colleges 都属于uwo. Huron 的强项是语言教学方面,而Brescia 是加拿大唯一的一所女子大学,好像是创建于1903年(不确定,学校的教堂里有历史记录)的天主教学校,着重于食物营养学。三所colleges都有很浓的人情味,师生关系也很密切。春天花开的时候去,特别的美。在Western Road 上还有uwo的另一个入口。对着这个入口,正在修建新的Ivey教学楼。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健身中心(Recreation Center),对着Alumeni Hall,在右手方向往里走尽头就到了,落成两年,虽然没有UT的好(听说),还是蛮现代化的。

    哦,忘了,还有第四所college叫St. Peter,是神学院,就在King’s 的旁边,应该是东边。如果你看到漆黑围栏里一大片的草地,那就是了。

    谢谢 Mike 的光临和详细补充,尤其是其他几个附属学院,有机会去看看。St. Peter是不是与King’s隔条路?我们没进,似乎也很好看。拍了张照片,加到文章里了。再次谢谢。

    mike_space [ 评论 @ 2011年1月13日 02:58 # ]
  8. 致全体西安大略中国留学生

    陈思远

    Social Science Counselor的投票选举今天正式开始。

    也许大家都注意到了,在形形色色的候选人中大部份人都支持UCC改造计划的提案。这个提案的内容包括UCC旧健身中心的改建、装修工程。(没有记错的话)整个工程耗资约三百万元,大概2011年下半年完工。提议还包括向每位学生多收取95刀学费用作建设费。

    不知同学们的意见如何。

    大家想一想,谁能代表留学生的利益?我们每年向西安大略缴纳着将近20,000的学费,与加拿大本国学生的区区不到5,000相比,我们的无疑是他们的好几倍,但是问题是我们究竟多得到了什么好处?International Student Service?他们有没有真正帮助过我们?办理Study Permit的亲身经历告诉我:几乎没有帮助。无关痛痒的几句话,几个网站和超低效率的工作只能说是杯水车薪。SDS?几乎一样。虽然存在争议,但是无疑中国学生融入当地社会的能力十分有限。我们基本处在一个自给自足的小社会中。所有的咨询都是通过与其他中国留学生学长交谈得到的,大部分的复习都是通过CSSA的Review Session和Exam Bank完成的,重大节日的庆祝活动是自己折腾出来的。没有人关心,很少有人参与,自给自足,自生自灭==。

    我们也几乎没有占用任何UWO的宝贵资源。大家想一想,SDS的Workshop或者Info Session我们什么时候参加过?Floor meeting出现过几个中国留学生?有几个中国学生去健身房Work Out?UWO的Depreciation没有几块钱是我们贡献的。

    所以说,UWO就是一个薪水高低产出的基金经理。不但不能随便赎回,还要不停买进。

    回到健身中心的改建方案上来。

    首先,健身中心的改建工程2011年才能完工,到时候我们还有几个人能使用上?

    其次,每个人95刀并不是很少(至少对于我来说),而且开了一个很坏的先河。如果今后UWO每次要投资建设项目就像学生伸手,那我们岂不成了UWO的提款机?有许多候选人在跟我宣传的过程中都反复提到由于当前的经济危机,UWO需要我们的帮助。多么伪善的借口。中国“救了”黑石,救了房地美房利美,我们还要来加拿大救UWO?谁欠谁的?经济危机对于教育行业的冲击十分有限,尤其是对于西安大略这样的联邦公立大学。有金融危机就需要我们的帮助,通货膨胀要涨学费,那通货紧缩是不是要降学费呢?OSAP是不是也给我们发点呢?

    更为重要的是,Social Science Counselor的职位并不是白当的,这是一份工作,不管谁当选对于TA都是一份高薪水的美差。羊毛出在羊身上,TA的薪水就是从我们这里挤走的。每个人95,一千人就是95,000,无疑又是一个高薪水基金经理人。

    总而言之,我的建议就是一定要投票,而且要投给不支持UCC改建方案的人或是国际学生(有的话)。打酱油的态度固然可行,但是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打酱油,那谁来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们会更加被忽视。

    一点个人意见,不吐不快,以抒胸臆。如果大家有不同意见请见谅。

    无名 [ 评论 @ 2013年2月7日 11:30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