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又陌生的水牛城Buffalo

2011年5月5日 | 分类: 旅游 (全局), 南下美国, | 作者: 走走聊聊 | 5,028 浏览
字体 -

说熟悉,是因为它离多伦多这么近,犹如邻家妹妹,我们也经常穿越它,而驶向美国的四面八方;说陌生,是因为我们常常只是穿越,而没有踩过它坚实的土地,几乎也没有看到大家写它拍它。正是这种貌似熟悉的陌生,会让细究的人们萌生去了解去走一遭的冲动。

提起水牛城,人们一定会想到,那儿有,至少曾经有过水牛。那么,可以明白无误地告诉您,水牛城与水牛毫不相干。至于为何叫水牛城,有许多传说,其中一个是“美丽的”传说。大约17世纪,法国探险家来到这美丽的Niagara河流域,当看到现在的Buffalo Creek时,不禁摇头赞叹:beau fleuve。意思是多美丽的河啊!Buffalo的名称便是这法文发音的英文误用。

很久以前,这里便有土著居住。1789年左右, Buffalo Creek岸边就有小型贸易社区。1825年,Erie运河开通后,城市发展迅猛。1900年已为美国第八大城市,以铁路重要中枢和最大粮食加工中心闻名。未几,又得益于Niagara水电扩张,工业发展迅猛,其实,早在1881年它就点亮了美国第一条电气化路灯街。二战中,战略物质等的需求,使水牛城在1950年代达到辉煌。从20世纪后叶开始,随着大湖河运被圣劳伦斯海运替代,钢铁等重工业向劳动力低廉国家迁移,Amtrak启动导致的铁路中枢丢失,便好运不再。上世纪末,人口也从1950年代的58万人,急剧降落到上世纪初水平30万人,几乎少了50%。现在主要的经济支撑是健康和教育,以及以我们多伦多兄弟为主的旅游零售业。

这里,自然也走出了一些美国历史上著名的人物,也发生了美国历史上一些重要事件。最有意思的应该是,一位总统从这里走出,一位总统在这里结束生命。Grover Cleveland曾任Erie县警长,水牛城市长,纽约州长,最后任职联邦22和24届总统。McKinley总统则于1901年9月6日,在水牛城出席泛美博览会时被无政府主义者枪击,8天后医治无效在此死亡。

海军公园和游艇码头 

Erie运河曾是水牛城的经济生命线。水牛城是在它的西端。运河的东端是纽约州首府Albany。Erie运河在此与其它运河系统相连,南下后经纽约市流入大西洋。运河始建于1817年,落成于1825年。曾是大湖与大洋间的重要经济运输通道。直到1957年圣劳伦斯海道的开通,其重要性才日渐式微,直至几乎荒废。1990年代以来,仅单纯用于休闲娱乐了。在进入最后行程时,运河并入Little Buffalo Creek,再与Buffalo River交汇后,涌入Erie湖的怀抱。Little Buffalo Creek后来称为Commercial Slip。现在在交汇处,还可以看到其遗迹。

逗留水牛城期间,我们首先来到这里,因为海军公园就在这里。其实,称为博物馆更为恰当。主要的展品为3艘靠岸在Buffalo河里的军舰:克里夫兰级USS Little Rock号巡洋舰,Fletcher级USS The Sullivans号驱逐舰和USS Croaker潜艇。

沿岸的草坪里矗立着各类纪念碑和飞机坦克等。

公园还有2栋小型陈列馆。可惜,时值冬季闭馆期,我们不能上舰艇参观。

于是,又前行来到Erie湖口,观赏冬日湖景:古老的灯塔,冰封的Erie湖,游艇码头等。

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就职礼纪念地:

当罗斯福坐着马车,沿着雨水冲刷的崎岖弯曲山道,从Adirondacs山脉的玛尔希山冈颠簸着赶到水牛城时,他根本不知道McKinley老总统刚刚故世,更不知道自己的总统就职礼正在紧急忙罗着,等着他,只知道总统生命危急,自己是以副总统的身份而去。可以说,他是在自己毫不知晓的情况下成为美国总统的。

就职礼举办地临时选择在刚扩建装修好,也比较宽敞的The Ansley Wilcox House。一俟罗斯福到达,总统就职礼就在悲哀的气氛中在住宅图书室中举行,约有50多位高阶人士,家庭人员,内阁官员参加。联邦大法官主持了宣誓。真是太过匆匆,竟没有一张照片记录下这历史时刻。

这里正是是我们的第二站。这房子建于1839年,原属为了对付一河之隔英属加拿大的兵营,为军官住处。1845年,转为私宅。19世纪末期,Dexter Rumsey将此屋赠给了女婿 Ansley Wilcox和女儿Mary Grace Rumsey。他们一直住到1930年代去世。1966年设为国家历史纪念地。

虽然,此罗斯福总统没有二战时的罗斯福总统那么有名,但也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罗斯福王》(“Theodore Rex”)是不学无术的小布什总统读过并推崇的几本重要历史书籍之一。这本老罗斯福总统的传记,用大量的笔墨描绘了这位少年得志、充满魅力的英雄:“他书一本接一本地出,孩子一个接一个地生,政敌一个接一个地倒,地盘一个接一个地占,爱自己的孩子胜过爱江山,爱美国胜过爱权力。” 老罗斯福重学尚武,思想超前,善于接受当代前沿科学技术和社会科学研究成果,并为其所用。他深受达尔文进化论的影响,信奉白人优越论,崇尚以武力征服落后弱小民族,凯觎从太平洋岛屿到“非洲之角”的广阔区域。任职总统期间,他将马汉的海权论付诸实践,使美国一跃成为海上强国,为确立世界霸权奠定了基础,并且稳定并扩大了拉美后院,带领美国走出了美洲大陆,开启了真正的美国全球战略的新时代。“罗斯福王”时代是美国走向“美利坚帝国”的真正开始。

站在市政厅之巅:

水牛城曾经是美国第八大城市,经济运输中心之一,其重要性从建于1931年,高达121.3米的32层市政厅可见一斑:

这是一栋装饰艺术类Art Deco建筑,高大而庄重。其正门前的Niagara广场中央矗立着McKinley总统纪念碑:

我们坐高速电梯来到了市政厅顶俯瞰了水牛城的街巷和建筑,指点刚刚浏览过的地标和浮冰依然没有解冻的Erie湖:

我有一个朋友,20年前曾来此读书。一个多月前通话时,我说有空会去水牛城一访。他回答,水牛城很萧条。来后,感觉比想像的更甚。在市中心,不少门面店铺空空如也,不少办公楼挂着出租的标牌。大多数的建筑,包括地标,以至于市政厅,都是油漆斑驳,门窗框架也是没有光泽,似乎很久没整修装饰了。记得一进入市政厅,就是很暗很暗,电梯虽然很快,还是遮不住陈旧。总之,城市里散发着一种萧条,荒芜的景象。在McKinley广场,遇见一位美国白人大爷。他非常热心地介绍了总统遇刺事件,还陪我们登顶市政厅鸟瞰。他象一个退休的中国老人,关心政治,经济和世界,还去过上海北京。除了不停地抱怨美国政府把钱都花在打仗上了,他还给我们介绍了水牛城的简史和建筑,并解释说这十几,二十年来,水牛城的经济已有恢复,正向好的方向发展,可是底特律仍是每况愈下。现在,水牛城的经济除依赖联邦和州政府的机构运行外,教育和生物医学研究是两大经济支柱。

马克.吐温纪念室:

在市政厅楼顶,向东望去:路的尽头就是迄今已有175年历史的Buffalo & Erie图书馆。在图书馆二楼有一个马克.吐温纪念室。之所以如此做,是因为马克.吐温曾经在这里生活过。早在17岁时,马克就来访水牛城过。1869年8月,他购买了The Buffalo Morning Express三分之一股份,于是来到报社成为了报纸编辑。次年2月,结婚后,马克携新婚妻子也来此,并入住岳父出资购买的住所。直至1871年三月,马克卖掉报社股份和房子,与妻子前往康州居住。

图书馆有许多珍藏室。Mark Twain Room即为其一。该室藏品有:华盛顿报商Griffin捐赠的1200多种马克作品出版物,其中有许多是初版或珍稀版;150种著名的Finn英文版和220中Finn的外文版;大量马克小说的插图。该室还陈列了原版,独特和有趣的马克发明的游戏玩具和有马克形象的小玩意儿。

最珍贵的当属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Finn手稿。它被公认为最伟大的美国小说之一。但是,这收藏的过程颇具传奇。马克曾是图书馆前身Young Men’s Association的主要成员。1885年11月,应该馆馆长James Fraser Gluck的请求,马克捐赠并寄来了该小说的下半部手稿。而上半部手稿,马克确信已被印刷厂丢失了。这不完全的珍藏,不能不说是个缺憾。然而,100多年后的1990年,在加州好莱坞,Gluck的孙女在自家阁楼上祖父遗留下的古董箱子里发现了手稿上半部分。原来,马克于1987年找到了这部分手稿并寄给了图书馆另一个前身Buffalo图书馆的馆长Larned。Larned也把手稿交给了Gluck。可是糊涂的Gluck想装订好后再珍藏于图书馆,就暂时放在了家里。也许是忘了,反正没装订,也没有带去图书馆。这样一拖就是10年。不巧的是Gluck此时又突然故世,于是马克的这部分手稿就在稀里糊涂之中跟着其遗孀来到加州,最后为其孙女在稀里糊涂之中继承,并在阁楼里孤寂存放。不过,结局是喜剧性的。两部分手稿在分离105年后,最后于1992年又团聚了。

这里还收藏马克原住处的核桃木壁炉架。壁炉架上放置着马克肖像油画。可惜他曾经的住处472 Delaware已消失。我们前去凭吊时,只见空荡荡的临时停车场。

图书馆前是Lafayette广场,中间矗立着Soldiers & Sailors Monument。纪念碑上的青铜雕塑非常精致。

在美国看大瀑布:

旅游就是鼓励人们去尝试,去发现。当多伦多人几乎异口同声说,不值得去美国那边看大瀑布时,我就有了一种去尝新的动力。那是一年夏天,从彩虹桥走去的,只花了不到20分钟,却有了没想到的惊喜和新奇。

与加拿大这边最不同的是,沿着河岸,瀑布及其上游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州立公园。下游的深壑和上游三条河流的激浪,你都可以坐在草地上悠闲观赏。尤其是在马蹄形瀑布边,您可以掬一捧上游的水,静静地看着脚边的激流如何纵身一跃,跳入那似乎无底的沟壑,然后在还没有跟您说声再见就匆匆奔流直下,汇合去不远的安大略湖。尤其是,虽然紧挨着瀑布,可是您尽管睁大眼睛,想多长就多长,那腾起的水雾不会骚扰您,因为它永远飘向对岸的加拿大。

确实,在这里看瀑布远不如在河对岸,但是那震人心魄的感觉要远胜于在河对岸。特别是在新娘瀑布,你如果站在瀑布中央,那如雷的轰鸣声一定会让您终生难忘,一定会让您的生理心理产生巨大共鸣。扶着栏杆,探头低望,真觉得飞溅的水,洗涤了自己,感到自己那么澄清,没有了杂念。

如果有足够的勇气,您还可以去壑底,瀑布边的栈道走一回。这绝对刺激。

所以离得这么近,自然要再来这里,感受一下冬日的景致。确实,瀑布依旧,色彩换了:犹如一幅水墨中国画。特别的是,看到了瀑布下游冰封的河床

其他景点: 

Martins Fantasy Island:连接水牛城和美国Niagara Falls市的190高速,要穿过Grand Island。儿童游乐园就在岛上,高速边。如果孩子在多伦多的乐园玩腻了,不妨来此调调口味。

Fashion Outlets of Niagara Falls:应该是离多伦多最近的名牌直销中心,而且价格最诱人,如400多元加币的Coach皮包,这里打折后才150多美元。

原文刊载于2011年4月22日和29日“加拿大都市报”,全部图文请点击如下链接略图:

分享博文至:

11 条评论

  1. 这个月的长周末如果去Buffalo就用它做指南,谢谢!

    路过 [ 评论 @ 2011年5月5日 09:03 # ]
  2. 早就听闻大名,还一直被去过呢。收藏了,谢谢。

    千万里之外 [ 评论 @ 2011年5月5日 09:07 # ]
  3. 去过,别忘了带个名牌包包哈~

    加国无为 [ 评论 @ 2011年5月5日 09:20 # ]
  4. 那里还有闻名遐尔的 Buffalo Chicken Wing (Anchor Bar)

    ht [ 评论 @ 2011年5月5日 13:51 # ]
  5. 那里还有闻名遐尔的破马路。

    富士 [ 评论 @ 2011年5月5日 19:39 # ]
  6. 走走聊聊真厉害,应该开北美地理杂志了

    午夜茶 [ 评论 @ 2011年5月5日 20:25 # ]
  7. 平凡的身边景象,在你的镜头下文字里,焕然一新而又毫不造作···

    你走聊出来的风景,既赏心悦目还实用。很受益。真好。感谢!

    waww [ 评论 @ 2011年5月6日 12:07 # ]
  8. 此文也刊登在星岛日报周六版,照片编辑的非常好,我收藏了一份。

    外星人 [ 评论 @ 2011年5月6日 13:59 # ]
  9. 懒人在此一并谢过 路兄,千万里,无为,ht,富士,午夜茶,waww和老外 的来访。最近俗事缠身,无暇顾及自留地和访客。罪过,罪过。

    走走聊聊 [ 评论 @ 2011年5月9日 19:36 # ]
  10. Very comprehensive travel guide. Thanks. Buffalo and Niagara Falls is also a chapter in my book. http://www.amazon.com/Torontonians-Long-Weekend-Trips-ebook/dp/B00578YDR6/

    Wonder [ 评论 @ 2011年9月15日 10:18 # ]
1 | 2 »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