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不寂寞:闲步茶马古道Humber Trail

2011年6月24日 | 分类: 体娱 (全局), 行走在都市丛林, , 多伦多那些地儿 | 作者: 走走聊聊 | 3,802 浏览
字体 -

从听说,到眼见,最后又用双脚去亲历汉伯河Humber River步道,持续了多年时间。当沿着Etienne Brule走过的“茶马古道”来到一望无际的安大略湖畔时,既有一种恨晚的悔意,也有一种不枉此行的满足:这不仅是健身的徒步,更是阅景看故事的过程。有故事,就不寂寞;有故事,也就会更留恋走过的路。

那就从地理聊起吧。多伦多这个地名,源自土著,意思是河流交汇之处。由此可见,河流在多伦多发展史中的作用。溪流Creek不谈,较大的河流River,有两条:东边的当Don河,西边的汉伯Humber河。始自多伦多北上50公里,汉伯河就与荷兰Holland河相连,通向Simcoe湖和休伦湖的Georgian湾,此间还与Trent水系交联。因此,这河也就成了土著划着独木舟去多伦多的交通要道。也是这个原因,汉伯河最早就叫多伦多河。

1615年,法国探险家和贸易人Etienne Brule,前往美国Susquehanna河时,由休伦部落的土著相陪经过汉伯河。他就是有记录的第一个来到汉伯河的欧洲白人。有关的地图,则是由伟大的Samuel de Champlain绘制。地图上就有汉伯河边的步行小道了。如果称其为茶马古道也不为过。

当初来到汉伯河,仅仅是为了走遍多伦多,因为看看没有看过的东西是我的乐趣,至于看的东西是有趣或无趣倒无关紧要。谁知,一来到它的身边,就为它吸引。不是为它的河谷丛林景色,这与当河和红河谷等没有什么特别;而是为它所串联起的故事和景点而入迷,这也使得健步不再枯燥单调,真可谓一路不寂寞。。。等不及了?那就直接选几个来边走边聊吧。

2009-04-13 West Humber及North Walk

一早,坐上公车36B到西头终点Humberwood路:路西是Indian Line Park,路东则是Humberwood Park。后者是多伦多汉伯植物园(Humber Arboretum)的一部分,植物园的西大门就在此;另外,在此也有社区中心,图书馆和学校合为一的综合设施。

我没有停留,开始进入步行道北上。未几,穿越Finch大道下的桥洞,步道就到头了。朝西北角望去,可以看到著名的印度神庙尖顶(参阅 印度神庙 )。  现在,才正式开始。今天健身的距离是从地图中的A到B,是东进,再北上一小段。  从起点到Humberwood路大桥,这一段是鸟类保护区,您可以看到许多人工鸟巢。步道边的是西汉伯河West Branch Humber River。河里有许多野鸭;河中露出的石头上也有各色野鸟。春暖花开,它们也来试水了。

 随后就东进来到了汉伯植物园。植物园面积较大,可以分为自然生态区和园艺景观区。此间,汉伯河时缓时急蜿蜒曲折,步行道四通八达联络成网,地势高低起伏。森林,池塘,草坪,湿地,鸟儿,鹿儿在一起和谐共处。花园分两块:Dunington - Grubb Gardens和Garfield Weston Valley Gardens。其中还有一些建有小景观的专题园,如Garden of Rising Moon。园中的城市生态中心The Centre for Urban Ecology,是一栋造型特别,色彩醒目的建筑物,主要进行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教育。建筑物的设计,材料选择和能源使用等方面也体现了环境友好的绿色概念和技术。

 汉伯植物园的北面,就是汉伯学院/贵湖大学汉伯校区。校园居高临下,俯视林木森森的植物园和流水蜿蜒的汉伯河,正是无敌美景。

 植物园东边就是27号公路。汉伯河和步道从大路下穿过。桥洞里可以看到用心的涂鸦之作。

 此后是很长的纯粹健步之行,在汉伯河谷。先后经过Ester Lorrie公园,Watercliffe公园,Kipling Heights公园,West Humber Parkland,Summerlea公园,以及Weston路西边的St Lucie公园。 东进结束,继续北上,停留Bluehaven公园后,到达终点:位于Finch和Islington东北角的Gord & Irene Risk公园。在过桥洞时,看到一幅涂鸦:笔法简练,生动逼真。

 Finch和Islington西北角的大公园Rowntree Mills,也就是地图中的B至C段 ,已于2008年4月,初春的一个傍晚到来过。那天,西斜的夕阳,把草木染得金黄,但又不眩目。同时,小女蹒跚在余辉中的身影,又拖拉得那么长,给我印象至深。公园北端,靠近Steels处,曾经有一个叫Tarmola的地方,是多伦多芬兰人协会于1927–1968间为芬兰裔工人和艺术家提供的娱乐之处。大家在这里参加体育活动,跳舞,打球,桑拿,聚餐等,还有度假屋提供。上世纪30年代,加拿大的奥运选手也曾在此扎寨集训。

2009-05-01 Bridge Walk

 为了环保及方便,仍是坐公车84路来到Sheppard和Weston(地图A点),再步行至Weston西侧小区的Verobeach Parkette。这是今天健步的起点(地图B点)。终点是Eglington上的C点。

 一进入步道,就看到有人在划船了:  南下来到Weston路边,看到漂亮老屋,逛了下Carmine Stefano社区中心。这一带是始自1796年的Emery Village:

 这里已是汉伯河的主河道,河面较宽,水流也急:

 河西岸是Humber Valley高尔夫球场:  来到Albion路时,看到了怡桃碧谷Etobicoke的标牌,非常欣喜,可是第一次脚踏上它的土地啊:  离开步道去溜了圈Elm’s Village:  这里也有河谷湿地可以走走看看:

 来到Pine Point公园,回到了汉伯步道:  马上就要从401下面走过了:  看到了不知名的房子:  这是Crawford-Jones公园:  在这里,得转上大路Weston走一段,直到Weston的闹市。Weston镇,是多伦多前六市成立前的13个诸侯之一,有许多故事,也是始于1796年:  这是纪念加拿大立国100周年街心花园:

 这高楼间的小道就可以来到汉伯河边,回到汉伯步道:  河边的公园是Cruickshank公园,景色非常好。一边是多伦多难得一见的“大河”,一边是绿草如茵,翠树参天。其间小景点点,游人融融。

 南下经过Lawrence,就是Lion’s公园。这里有溜冰,游泳,网球,篮球等设施,还可以玩滑板呢:

 狮子公园的河对岸,是Raymore公园。其间有步行桥相连:  可是,它曾被洪水冲垮过。1954年10月15日,迄今为止加拿大历史上最大的飓风横扫南安大略。这就是著名的Hurricane Hazel。在多伦多,如末日到来似的高压狂风高达110公里时速,连续24小时的滂沱大雨狂泻则达28.5厘米。到处道桥溃塌,屋车冲走,甚至冲刷到安大略湖。1868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81人失去生命,其中大多在多伦多。经济损失达1亿加币(相当于现在10亿加币)。老桥,就是在这场突如其来的飓风暴雨中,被急涨的河流冲垮。同时,导致Raymore Drive上14栋独立屋溃塌冲走,使得32位居民在一小时内相继失去了生命。其实,上游不远处的Lawrence路跨河公路桥也被冲垮了。

 这新的步行桥直到1995年才建成。2002, 艺术家Mario Noviello有了一个别出心裁的纪念这次自然悲剧的创意:把老桥的桩脚桥面等遗物,安置在新桥东岸;然后,在这些混凝土残物表面则仿真画上当时有关新闻报道的报纸报样,有图片,标题,报头等。

有关更多内容,请阅读别样的悲情纪念碑Hurricane Hazel 在Raymore公园,现在一派和谐之景:  但在河边,看到宽宽河面上的激流,我仍有余悸:  走到Eglington夹Scarlett东北角的乌克兰裔加拿大人纪念公园,就是本次汉伯步道急行的终点。公园里有纪念碑怀念乌裔加拿大人士:  汉伯步道急行结束了,但健步没有停止。我继续沿着Eglington东进,瞄了眼Eglington Flats的四个体育公园,  溜了圈始于1797年Mount Dennis小村:  最后到达真正的目的地York Civic Center。来此主要是看看多伦多合并前六市之一的York City,为“多伦多战国六霸:多伦多六市合并”准备素材。有关内容,限于本文篇幅,请点击阅读

2009-05-05 King’s Mill及Humber Marshes

 还是老办法,坐车到Eglington夹Scarlett,从其东南角的Scarlett Mills公园南下,开始健步汉伯小径:  加拿大联邦总理哈珀的旧居和初中,高中学习的学校离西边不远,参阅“哈珀总理在多伦多的纯真年代”。

这里的汉伯河面较宽,时深时浅,但流水声响而动听:

 非常喜欢这一段河:

 这里,河对岸是Lambton高尔夫球场:  河这边就是有亭台老屋,流水曲径,花园草地的James花园(点击阅读):

 有关精彩介绍,请阅读 被遗忘的花园James Gardens

继续走,Dundas大桥高大壮观:

 桥附近有一栋老旅馆Lambton House:  从Dundas南下,就是沿河而设的Etienne Brule公园,并与Magwood公园相连。Etienne Brule就是开头提到的第一个走在这茶马古道去安大略湖边的白人。公园如此命名,正是为纪念他。

 Etienne Brule公园南头,有一个古典似中世纪欧洲小镇样的旅馆The Old Mill Inn(点击阅读无法相忘,宛如回到欧洲中世纪The Old Mill Inn):  旅馆紧挨着地铁站和Bloor大桥:

 公路铁路桥下则是King’s Mill公园:  从Bloor到汇入安大略湖,这段汉伯河是Humber Marshes公园:

 这里可以观察湿地和鸟类。

QEW,湖滨大道和Queensway在此合并,所以桥底下黑黑的,也挺长:  一出桥洞,就可以看到漂亮的汉伯河口人行拱桥和蓝绿的安大略湖水:

 拱桥西边湖口,有个观景台,可以远眺多伦多天际线:

 观景台附近曾是热闹的娱乐天地,可惜毁于火灾。现有纪念碑志之:  纪念碑详情,请阅读 哪个梦不是转瞬即逝:曾经的天堂码头Palace Pier

几步之遥,有个Waterfront Trail的纪念铭牌:

 走过拱桥,来到河东:

 可以看到伊丽莎白王后大道QEW纪念碑 欲知详情,请点击 伊丽莎白王后大道的前世今生

湖边的景色就不多说了,一个字“美”:

 如此,汉伯小径健步就圆满了。但是,站在湖边Trans Canada Trail的亭子里,有了个梦:

 时间还早,距离也不远,又是樱花落红之际,何不一顾?说真的,从没在Grenadier Pond的西南角看过High Park呢。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樱花也正飘落之际:

 最最羡慕的是这鸭子,活得悠闲踏实。不过健步汉伯小径,我也觉得悠闲踏实。这就够了。

最后,走到High Park地铁站,搭车回家。

(刊于”北美时报“)

请健步都(多)市丛林沟壑:

穿越红河谷Rouge Creek Trail:去感受自然,秋色,灵异 

健步Mimico Creek Trail:走过自然,看过靚屋,忆过旧事

孤身独行Highland Creek高地溪步行径

顺便走走怡桃碧谷的Renforth Creek步道和百年公园

一路不寂寞:闲步茶马古道Humber Trail

与核电厂有个约会:从Pickering健步到Ajax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先问好! 才慢慢的跟着您走走赏赏~~

    谢谢牧童来访。最近较忙,很少上网。过会儿,去你家溜达。周末好。

    牧童之家 [ 评论 @ 2011年6月24日 14:19 # ]
  2. 非常棒!博主辛苦了,感谢您为我们献上这么精彩的东东~

    谢谢蛟龙到访。周末愉快。

    三蛟龙 [ 评论 @ 2011年6月24日 17:46 # ]
  3. 如历亲境,我感觉就是那鸭子。。。。。

    午夜茶 [ 评论 @ 2011年6月25日 10:48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