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的犹太人大屠杀纪念墙

2011年8月8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多伦多那些地儿, | 作者: 走走聊聊 | 2,050 浏览
字体 -

“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的名字:yad vashem,一个到了耶路撒冷必看的地方。纪念馆的原名Yad Vashem来自于圣经:“我必使他们在我殿中、在我墙内、有纪念、有名号、比有儿女的更美.我必赐他们永远的名、不能剪除。”“有纪念、有名号”的希伯来语原文发音为yad va-shem。”(摘自网络)

1953年,以色列国会立法成立了名为Yad Vashem的机构,以致力于纪念纳粹统治下600万大屠杀牺牲者,以及冒着生命危险用爱心救援受害犹太人的英雄。其宗旨就是,为了永久的和平,永远不要忘记(Never Forget)。

多伦多Bathurst大街的北端,是犹太人聚集区。Bathurst夹Sheppard东南角的Earl Bales公园是犹太社区人们会面,活动的场所。2001年11月,加拿大Yad Vashem协会主导的大屠杀纪念墙在公园落成。

这是大屠杀纪念墙Holocaust Wall of Remembrance的名碑:

这是纪念墙园全景:

青铜纪念碑(上部是燃烧的火焰?下部是不屈的灵魂?):

纪念墙远景:

纪念墙起始:

Oskar Schindler辛德勒的事迹:

名录前怒放的鲜花:

大屠杀史实图文局部:

慷慨的捐助者:

犹太社区没有忘记辛德勒一样的瑞典人Raoul Wallenberg,为他在公园塑了像:

Raoul Wallenberg是1944-1945年驻匈牙利布达佩斯的瑞典外交人员。此间,是最恐怖的时刻。他每天冒着生命危险,用爱心救助了上万名犹太男女老少,使得他们免予死亡:

然而,自己却被纳粹逮捕,并严刑拷打,最后为纳粹灭绝,不知何时何地:

雕塑反映的正是他在纳粹监狱中:

 走在公园,凝视哭墙,我不禁想起那苦难的南京大屠杀的死难同胞。

(原创博文发表于“北美时报”)

网文转载:

Yad Vashem可贵的纪念

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的名字:yad vashem,一个到了耶路撒冷必看的地方。

纪念馆的原名Yad Vashem来自于圣经:“我必使他们在我殿中、在我墙内、有纪念、有名号、比有儿女的更美.我必赐他们永远的名、不能剪除。”“有纪念、有名号”的希伯来语原文发音为yad va-shem。

纪念馆建于1953年,新馆由著名的犹太籍建筑师设计,纪念馆主体建筑是一座长180米的棱柱体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半悬空在赫茨尔山顶,墙面全部是清水混凝土,没有附加任何装饰,只在屋顶采用了很窄的玻璃顶窗。

二次世界大战中对犹太人的种族清洗和大屠杀,是犹太民族不会忘却的记忆。为了永远记住历史、同时也为了悼念大屠杀的死难者,缅怀曾经援救过犹太人的“国际义人”,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赫茨尔山上修建了亚德韦希姆大屠杀纪念馆。赫茨尔山是耶路撒冷最高的山,为纪念犹太复国主义的创始人西奥多•赫茨尔而命名,山上的国家公墓埋葬着赫茨尔及很多以色列国家领导人和烈士。

纪念馆包含一间纪念堂、一个历史博物馆、一个画廊、一间”名字堂” (Hall of Names)、一座档案馆、“毁灭小区的山谷”(Valley of Destroyed Communities)、一座犹太教堂、及一个教育中心。此外,纪念馆专设一处以纪念那些在大屠杀期间承担巨大的个人风险,援救犹太人的非犹太人——尊称为“国际义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

博物馆中心由一条长廊构成,是一个俯视的时候十分震撼人心的三角形隧道,里面一共来回10个展厅,这种三角形代表大卫星的下半部,这是为了纪念由于大屠杀而死去的全球半数犹太人。展览馆中包括从波兰当时的犹太人围城中所运来的地砖、街灯,被没收的银器等物品,还有四千多双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毒杀着遗留下来的旧鞋。大屠杀纪念馆的建筑和雕塑都很讲究﹐各展馆之间需要之字形前进﹐寓意前进路途之曲折﹐越走越高﹐最后出口一片光明﹐则表示牺牲者升入天堂。

展览路线末端为人名纪念堂:“名字堂”,为纪念馆中最具戏剧性高潮的纪念空间,30英尺搞的圆锥形构造开口朝天,顶部置放大屠杀中牺牲的百万犹太人姓名与个人记录,那些照片具有强烈的音乐感,似乎你一抬头,就会有波兰斯基电影中的音乐响起……哀伤,宏大,让人的眼泪恨不得哗啦毫无准备的就掉下来……下方则由天然岩床凿出圆锥体纪念那些无名牺牲者,四周是像大英图书馆一样的环绕书柜,放满了檔盒,如果要简洁的说,那是一种弥漫着的壮观的人性。

馆内所有的陈列品都精致得经得起仔细摸索,每一个盒子里发出的声音和光摄入的角度,以及盒子边缘的打磨,大的,包括素混凝土的墙壁,以及所有主题馆内陈设的方法都让你感到“这是一个充满感情的建筑”——还有很多细节是惊人的:每一张图片都被静心的修复过,尽量还原细节;每一双鞋都经过防尘褪色处理;每一段录像都是一个特定国家幸存者的自述……关于大屠杀的一切在这里几乎都可以找到,所有细节所有累积在一起,让你忘记yad vashem的技术和美,感受到的是扑面而来的感情,似乎六十多年过去,一切仍然近在眼前。即使我一个外族人也为这样的杰作动容,又谈何犹太人自己?

去以色列之前,有人向我推荐了篇对比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和以色列大屠杀纪念馆的文章﹐文章写的很出色﹐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南京纪念馆的缺陷和问题,所以一直想看看以色列的纪念馆,看了之后不觉心生悲凉。

以色列有一个基金,到现在还在进行搜寻死难者人名的工作。相较之下﹐南京的纪念馆就差得太远了,远东大审判定的死亡人数20万以上,领导拍板定人数为30万﹐但是由于革命的时代禁止南京大屠杀的一切研究﹐直到屠杀发生50年后才开始算老帐﹐导致现在死难者名单上只有3000人。以色列的大屠杀纪念馆﹐是在纪念几百万个曾经活过的人﹐每个人来到世上,总有活过的证据﹕证件﹐照片﹐著作﹐遗物……数不清的遗物﹐数不清的照片﹐数不清的尸骨﹐构成了数不清的人的曾经活过的证据﹐600万不是一个抽象的数字﹐而是一个一个工人、农民、学生、孩子、教师、作家、音乐家、商人等等用生命堆积起来的。但是在南京的纪念馆﹐30万还只是一个抽象的数字﹐谁被杀﹖他是哪里人﹖他做过些什么﹖……南京大屠杀﹐由于政治原因被忘却甚至抹杀﹐又因为政治原因而被想起﹐已经算幸运的了﹐但是时过境迁﹐只能有3000人被想起﹐被纪念﹐而绝大多数无辜的死者,抗战死掉的几百万国军……正在被遗忘﹐什么时候才能被想起呢﹐而到了那时候我们又能想起多少人呢﹖……

Yad Vashem :“有纪念、有名号”, 我由此敬佩犹太民族记载历史的执著的可贵精神,这不仅仅是在纪念死者,更是真正意义上的对生命的敬仰和对人性的尊重。

关于多伦多的博物馆,老建筑,社区,公园,大学,人文,节庆和健步等,敬请点击 “多伦多那些地儿”。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1. 中国人也应该建立个“有纪念,有名号”的哭墙。

    加国无为 [ 评论 @ 2011年8月9日 08:27 # ]
  2. 还有这样的纪念墙,又学习了

    牧童之家 [ 评论 @ 2011年8月9日 15:38 # ]
  3. yes

    michael [ 评论 @ 2011年8月10日 09:26 # ]
  4. 中国什么时候能见一个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馆?几千万人哪!比南京大屠杀多几百倍啊!

    富士 [ 评论 @ 2011年8月10日 20:00 # ]
  5. 每次看二战关于犹太人受迫害的电影都让人感动不已,从辛德勒的名单,到钢琴师,美丽人生,还有Anne Frank,每部都精彩感人,因为其中倾注他们真正的苦痛和情感,纪念馆也是一样

    奔远 [ 评论 @ 2011年8月11日 21:36 # ]
  6. 是的。应该去那里思一思 看一看

    百艺 [ 评论 @ 2011年8月15日 13:45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