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罗彻斯特:High Falls旅游街区

2011年12月30日 | 分类: 旅游 (全局), 罗彻斯特Rochester, , 南下美国 | 作者: 走走聊聊 | 2,098 浏览
字体 -

在罗切斯特城市发展史中,曾有过奇迹和辉煌。 这里曾经是Iroquois部落几千年的家园。可是,美国独立战争以后,效忠于英皇室的他们被赶离了故土。1803118日, Rochester上校及其他两位也来自马里兰的军人,购得Genesee河边的100英亩土地。选择这里,是因为河中有三个瀑布可以提供丰富的水力资源。后来,他们铺路排管建房;随着其它地主的加入,Rochesterville1811年形成。

1823年,村镇已达1012英亩,人口为2500。同年,纽约州运输大动脉Erie运河连接本地的支流开通,使得小村镇在经济和社会多个层面得到爆炸式发展。罗切斯特随之获得了纽约州的The Young Lion of the West的称号。1834年,升格为市。此时,罗城盛产面粉,产量全美第一,故也被叫Flour City。这种爆炸式发展,为它赢得了全美第一个新兴城市Boomtowm的声誉,也为美国的工业化发展起到了巨大作用。到了十九世纪中叶,小麦加工业西迁,罗城又迅速发展起花卉栽培业,很快又被称为Flower City

美国内战后,新移民的加入为城市引入了新产业,带来了新景象。其中最杰出的当属本州移民Eastman和德国移民博士及伦。二十世纪上叶,罗城还是美国重要的服装业重镇,许多著名服装商以此为基地;但是,整个城市的经济基本是以柯达,施乐和博士伦三大光学工业巨头为核心的。如此,罗城也吸引了大大小小的光学影像的商业企业和活动,也有了“世界影像中心”的美称。

随着铁路的兴起,原先得天独厚的运河运输的便捷优势已不再;外加电力的发展,水力也不再是能源的独门武器。于是,罗城的面粉服装等轻工业由盛而衰。这是它发展史上遇到的第一道坎。非常幸运,依靠光学工业的快速成长而成功跨越。然而,这一次光学产业遇到电子信息技术产业挑战的困难更大,时间也拖了很长。这次能幸运过关吗?走在罗城的街头,再看看闹市人行道边挂着的反映历史辉煌的巨幅照片,有一种萧条,荣景不再的伤怀。罗城与水牛城有点同病相怜。 罗城市内有一处展示旧厂房的旅游景点,犹如多伦多的旧酿酒厂。就紧围着Genesee河上的瀑布High Falls,隔路就是柯达总部大楼。在这里,更是只有旧梦重温,感叹繁华难再。  在自南向北流经罗城的Genesee河上,从上游往下,依次分布LowerMiddleHigh三个瀑布。High Falls落差最大,达99英尺。在煤气,电力和蒸汽使用以前,水力是美国工业机器生产动力的主要来源。聪明的美国人使用瀑布下落的冲击力来驱动水车,从而转动机器。正是如此,High Falls周围诞生了二十多家美国最早一批工业制造企业。为了充分使用瀑布水力资源,企业主们还修建了迷宫似的引流水渠。早期,河岸上就排列有木材,机械,工具,钮扣和面粉厂。  漫步在这150多年老的工业遗产历史保护区时,我不觉为当时精致的规划而惊讶,不觉为现在用心的修复而赞叹。作家肖复兴在到访后写道:“(High Falls没有让岁月的遗存在现实的改造中荡然无存,让历史在一轮轮改造中沦为老照片中的记忆,或博物馆里的标本。这样的改造,让历史依然看得见、摸得着,活生生地走进了现实,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确实,在闹市远眺可见的旧烟囱顶端彩绘了“High Falls”的艺术字样,使其摇身变为一尊室外雕塑;  四层旧厂房的外墙粉刷一下,再加建高高的露台,放置姣妍的鲜花,挂上醒目的店招,就是散发浪漫气息的小酒馆;  有的废墟该建为街心花园,只有标牌告诉您脚下曾经的繁荣;曾经的面粉厂已改头换面为餐馆,可是岩石水槽里那巨大的水车,象那些随处可见的石磨,依然在细诉历史;  一溜溜红砖老厂房,有的一层,有的多层,有的改建为餐馆和画廊,有的改建为设计室或高技术小企业的办公房,但门口都有铜质铭牌告诉您过去的故事,其中一扇大门内曾是20世纪早期世界最大的钮扣制造经销商:  Terrace公园是体验瀑布飞流直下的好地方,也是俯视岩洞中老锯子厂水车的地方,有几层楼深。 建于1873年的水厂建筑,则改造为访客中心。  访客中心一楼,为游客提供各种旅游资讯,设有温馨的礼品店,  介绍罗城从土著到现代的博物馆,还有的士里的仿真录像带你去罗城四处走走。在二楼,您除了可以遥望瀑布外,还可以欣赏当地美术家的各类精美作品。  站在或坐在横跨Genesee河的Pont-de-Rennes步行桥上,您就可以近距离观望美国最美的城市瀑布High Falls。真是无法相信,在城市的中心,在城市轮廓线的背衬下,有如此的幽谷瀑布!虽没有尼亚拉加大瀑布的壮观和名声,却同样壮美和震撼。在雨中,不是水,是绵绵不绝而来的咆哮声荡涤了一切的杂念,让我重返无欲。  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超级明星,被称为The Yankee LeaperSam Patch,在1829116日,也曾站在这瀑布中央凸出的岩石平台上(现在Terrace公园看台)。周围有七,八千围观者。他先把宠物幼熊抛入瀑布,观察小熊如何安全游到岸边,然后纵身一跳,跃入谷底。跳崖成功了,可是这位极限运动表演者只募集到数量可怜的钱。于是,他决定一周后再次挑战High Falls。这次,为了增加观赏性和刺激度,得到更多捐助,他自加难度,在Daredevil Leap处安置了25英尺的跳台,这样高度达到了124英尺。在8000多人的屏息观看中,他又一次飞身而下,可是没有马上露脸。有人说,Sam躲在了瀑布下的岩洞中,以增加戏剧性。但是,人们却迟迟没有看到他显身,反而一直等到来年的早春,在安大略湖的河口冰层下发现了他冻僵的尸体。High Falls的最后一跳,成为了他真正的滑铁卢。  因为是雨天,我们没有在High Falls景区长久游走,也仅仅走过老城。老城的建筑,在经历几十上百年的风雨后,依然坚固宏伟,但是,让人觉得陈旧,让人从斑驳的门窗感受到曾经的奢华。整个城市犹如这秋雨,散发着萧条和 忧郁的气息。此时,我感受到了时间的馈赠,历史的脉络,现实的落寞,一如以往走在水牛城时的心情和感怀:远逝的繁华。          这是罗城商业老街的地标:  这是地标的钟楼:  购物老街的墙上,挂着一张以钟楼为背景的老照片:  一百年前的街头人山人海,可现在呢? 再拿High Falls边上的柯达来说,全球雇员已从巅峰时的14万剧降到现在衰退中的2万,这总部大楼在最近一次的经济大萧条中就一次性裁掉1500人。说来也巧,我们还看到了劳工节的游行:各种肤色的人们汇合在一起,在经济衰退之际,为了日常的衣食住行而呐喊。这种渐渐的远逝会停止吗,就象今日的美利坚帝国?或者相反,就象柯达发明了我们当今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数码相机,却错失引领其发展的机会?谁都没有答案,时间永远是一个让人猜不透的魔方。

 历史太过沉重。让我们重返快乐。孩子们正在快乐之处等着呢。

(原图文刊载于“加拿大都市报”) CCP-P80.jpgCCP-P81.jpg

CCP-P82.jpgCCP-P83.jpg

请阅读相关博文:

纽约罗彻斯特:远逝的繁华

罗彻斯特Rochester:劳工节约会柯达,施乐和博士伦

熟悉又陌生的水牛城Buffalo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几年前我们去过那里,走在那座铁桥上观看瀑布,桥边上的旧厂房里好像是个艺术品展览中心,记得很少有游客进入这一带,那一晚我们住在离瀑布不远的市中心酒店,感觉上这是一座死城。街边庞大豪华的候车亭是一绝景,与极为稀少的人车不成比例。 新年快乐!

    Simon ZZ [ 评论 @ 2011年12月31日 11:52 # ]
  2. 谢谢这么好的游记。 新年快乐!

    千万里之外 [ 评论 @ 2011年12月31日 16:04 # ]
  3. 谢谢分享!

    olive tree [ 评论 @ 2011年12月31日 16:53 # ]
  4. same feeling as Buffalo

    蚯蚓 [ 评论 @ 2012年1月1日 11:13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