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滴追忆方励之

2012年4月18日 | 分类: 日志 (全局), 子夜闲话, | 作者: 走走聊聊 | 928 浏览
字体 -

方励之先生于2012年4月6日上午突然离世的消息在因特网发布时,我正穿梭在纽约市那喧嚣和宁静纠缠着的空间。感觉到方先生终于脱离了那高处不胜寒的痛苦心境。从这点而言,可以说是一种解脱。

方先生是谁?随着海外民运的分崩离析,年轻的一代大多不太了解。我们这一代人,如果没有1986年底的学潮和1989年春的风暴,恐怕也会如此。但是,历史真的是没有“如果”。

我知道方先生的大名时,“方励之”尚没有广为人知,只在他授道解惑的校园和从事的天文学专业领域负有盛名。虽然他年少得志,于1980年,年仅四十几,已被遴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但是,那时,这称谓远没有如今的“院士”来的那么耀眼和功利。非常幸运的是,我们的校长和方先生是同行,同为当时最年轻的学部委员,所以得知其名。大约是毕业前,方先生过访,来校作宇宙学的学术报告;我自然前往聆听。方先生是国内宇宙学研究的开拓者,在报告中,不仅介绍了自己的学术进展(说实话,我听不懂),而且普及了宇宙学的知识,尤其是宇宙大爆炸,从中我领会了什么叫有界无边等概念。印象最深的是,先生的报告,平浅易懂,条理清楚,把复杂的学术问题讲得非常通俗。先生的口才,更是了得,脱口就是完整的书面句式,没有重复,没有省略,记录下来就是漂亮的文章。最让人激动人心和别出心裁的是,学术报告中时时引用大家的哲语和诗句。以前也听过周培源等的报告,却没有如此的诗意和激情。

毕业工作后,曾在京城一年多。时时去图书馆。除专业文献外,科学史也常涉猎。因为,读书时一直订阅“自然辩证法通讯”,所以,这时也必然浏览。也是此间,读到了文章“方励之–共和国需要这样的学者”(自然辩证法通讯1986年第6期),不仅了解了先生曲折的成长经历,而且知道,先生的双翼插着科学和民主的两面旗帜。这大概是大陆唯一带有传记性质的正式出版的先生介绍。因为这一年的年底,先生就被打入了冷宫。记得,1987年1月1日,与好友几人,还去天安门广场游行。也是此后,开放的天安门设置了迷宫似的隔离栅栏。

先生为大众熟知,应该是在89春夏之交的避馆事件后。不管先生为何如此,也不管各方如何解读此事,我想,这点是无法否认的:先生是一位伟大的民主旗手。是的,先生所言,曾为许多人所言,甚至为街头巷尾的退休工人和黄毛青年随口说过,但,只是在私下议论罢了。先生却是挺身而起,慷慨激昂地呐喊,这需要何等的勇气?要承受多少的压力?他之可以可贵,是把对自己理想的追求付之于坚定的行动,而不仅仅是清议。

最让人敬佩的是,先生来美后总是恪守自己高洁的人格,做人的原则和对理想的纯真追求。在物欲横流的当今,“民主”往往成了商业工具;当众多民主战将为此吵得不可开交,自相残杀时,先生一点都没有把自己对中国民主化做出的贡献视为追逐名利的手段。在这浊世,先生是难得的田田莲花。

虽然先生已往生极乐西方,我与先生也没有什么世间的交往;但是,如上的点滴因缘,却总驱使我写下几句,以记录这不可忘却的纪念。

附:方先生夫人的追悼词

1334716042flz.jpg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1. 我对方先生很崇拜,也很尊敬他。

    Robert Xian [ 评论 @ 2012年4月18日 13:34 # ]
  2. 经历过89事件的人都记得方励之,只有远观,没机会近瞧。敬仰一下。

    七成新 [ 评论 @ 2012年4月18日 18:28 # ]
  3. 方励之先生是有良心的人。他曾是最年轻的学部委员(部级待遇),他曾是科技大学的副校长(副部级待遇)。他完全可以鹦鹉学舌给共产党唱赞歌就可以有很好的待遇和生活。可是,他不愿意昧着良心这样干。他不顾自己的利益,勇敢揭露共产党,启迪人民的思想。

    这是很多五毛们理解不来的。

    富士 [ 评论 @ 2012年4月18日 18:32 # ]
  4. 从历史意义上讲,方励之先生启发了一代人。综合看他的学问文章胆识,堪称伟人。

    许晓鸣 [ 评论 @ 2012年4月19日 18:29 # ]
  5.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对方先生是最好的写照

    1884afdlf [ 评论 @ 2012年4月22日 17:30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