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菜镇:时光倒流一百年

2012年4月26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多伦多那些地儿, | 作者: 走走聊聊 | 1,891 浏览
字体 -

披着金灿灿,却渐失暖和的深秋斜阳,又踏上了椰菜镇Cabbage Town那迷宫似的狭道窄巷。一反平日的静谧,街道有些些嘈杂,不时传来孩子们的嬉笑。原来,明天就是万圣节Halloween,邻里们都在赶着装扮自己家的房子和庭院,以烘托节日或恐怖或搞笑的气氛。走着,感觉真有点象进入了童话世界。

其实,每当闲步小镇街头巷尾时,我总有时光倒流一百年的感觉。这里,没有为汽车而拓得宽宽的道路,高高的林荫也没有为汽车让道;家家户户那齐腰典雅的铁栏杆,家家户户那花儿幽香,草儿青葱的庭院:

最重要的是比肩接踵,成片满镇的维多利亚时代风格的房子……真是如诗如画,景色宜人:

椰菜镇位于CastleFrank Brook汇入Don河之处。很久以前,这里已是多伦多的郊区,为一个名叫DonVale的小村庄。1840年代,跨越Don河的Winchester Street Bridge的建成,使得小村急剧兴旺。19世纪后叶,大量贫穷的爱尔兰人漂洋过海来到当时还不属于,但毗邻多伦多的Corktown,在湖滨的工厂里打工。这些爱尔兰劳工,就居住在这郊外小镇。他们亲自动手,建造了成片的维多利亚式样的砖房。这些经历过历史上著名大饥荒的穷移民,家家户户在前院翻土堆畦,种起了椰菜,颇有居安思危的意识。这就是椰菜镇的缘起。

人口的增加,使得椰菜镇持续繁华,也不断扩张,最后为更强劲的大鳄多伦多所吞并。然而,这种荣景,当遇着一战爆发时,就嘎然而止了。尤其是战后,大量失业导致以劳工阶层为主体的小镇的贫困指数急剧上升,椰菜镇成为了多伦多最大的贫民窟。1940年代,多伦多市府决心改造这一地区,规划了新的居住计划。改造计划进行得很缓慢,也不是很顺,到1970年代,才改建了南半部,就停止了。这时,新的思潮风起云涌,从市议员到市民掀起了改革运动,要求停止这种毁灭扫荡式的拆迁,采取保护式的改造。正是这场运动,导致了椰菜镇居民的中产阶级化。

当大量中产人士入住椰菜镇后,他们花费了大量时间和金钱,修复了这些一排排的维多利亚式小屋及前院,并积极投入社区事务。商人Darrell Kent被认为是恢复这美丽而独特风貌的倡导者和推动者。现在,在北美,可以不时见到维多利亚式民宅,但如此一排排成片如镇的,是绝无仅有的。如今,这片幽雅似花园的居民区里,主要居住着艺术家,音乐人,作家和记者等,以及教授,医生,律师和社会活动人士。因为,毗邻金融区,商人,职业经理人,金融投资银行人士也不少。前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和流行天后艾薇儿均曾在此居住过。

漫步在静静的道上,不仅恍如时光倒流,而且可以遥想在这些庭院小径里曾经有过的音容笑貌,他们曾经给我们这个城市留下了许多细小却美好的回忆。真的要谢谢椰菜镇居民自发组成的小镇保护协会,它为那些有小故事的小屋,竖起了小小的椭圆铭牌,给我们这些乐于追寻历史掌故的闲人以无穷的趣味。

记得初次踏上这街巷,是在隆冬,是跨越宽阔的Don河谷坡地而来的,为了亲眼感受它那传说中的美丽。谁知竟发现了一座小屋前的蓝底金字铭牌,居然还是解说一个华人在此居住过:J.L. (Allen) Yen,加拿大著名射电天文学家,多伦多大学教授。

于是知道,小镇不仅仅呈现雅致的维多利亚风貌,而且也记录着历史的片断,令人联想起许多风云人物的趣事逸事,感觉到历史是那么近,不只藏在书本里,几乎可以触摸。后来,多次到访,带着椰菜镇历史名人寻访地图,一步一步。

群英谱中有:

Ben Wicks:著名政治漫画家:

Charles B MacKay:椰菜镇第一位居民:

James Grand 和Samuel Toy:Grand & Toy公司创办人:

世界著名魔术师Doug Henning:

实业家,政治家,多伦多第一个动物园创办人Lamb:

1981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Arthur Schawlow博士:

20世纪“TheMost Canadian Poet”Al Purdy:

Jack Nichols:著名的二战艺术家:

Fredelle B Maynard:电视节目主持人和儿童教育书籍作家:

Arthur Goss:多伦多第一个官方摄影师:

历经14年完成位于法国的Vimy Ridge 加拿大一战纪念碑的雕塑家Allward:

畅销书作家,艺术家,探险家,美国童子军创办人Ernest Thompson Seton:

另外还有:安大略妇产科之父Hodder医生;谱写20世纪加拿大音乐史最伟大篇章之一的The Adaskin’s Family ;多伦多交响乐团首席作曲Kunitz;目击并以小说Cabbagetown描写大萧条时期椰菜镇邻里生态众生像的Hugh Garner;加拿大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Frederic Hagan;加拿大广播电视业新闻巨子Gordon Sinclair ;一生致力于多伦多Don河流域生态环境保护的Charles Sauriol;1927年世界拳击锦标赛冠军Frenchy。

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是,从工程师华丽转身为好莱坞百老汇巨星的Walter Huston,也是从这里走向世界。

他的儿子JohnHuston是一位性格古怪反叛的伟大导演,15次获奥斯卡提名,1948年因“浴血金沙Treasure of the SierraMadre”而拿到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和剧本奖。参演本片的WalterHuston则荣获最佳男配角奖。这谱写了父子同台领奖的奥斯卡佳话。更让人惊叹的是,John的女儿Anjelica Huston,又在1986年凭借“Prizzi’s Honor”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这是电影史的传奇。

真的特别喜欢走在这时光倒流的街巷,尤其是在能开车,且只能开一辆车的弄堂。它四通八达,互联成网,犹如江南老宅的防火弄,每走一步,都心惊肉跳,似乎下面总会有些新奇的事情发生,犹如看一本画册,接着的总是精彩。

04workers.jpg04Romansq.jpg04Gothic.jpg04Georgian.jpg

也特别喜欢细细琢磨老宅屋檐窗台门栏等的建筑细节,那么精致,就是有些斑驳也掩饰不了那古典的美。这里没有那些仿古老街的假和虚,因为有社区的形态,生活的气息,文化的积淀,历史的厚重,虽然只有一百多年。

04Empire.jpg04BayGable.jpg04Anne.jpg04AandC.jpg

更喜欢这里游离尘世的超脱氛围,有的是田园的安静,花园的色彩,黑白时代的悠然,却没有不远处市中心的压抑,浑浊,嘈杂。非常感谢那些为此抗争过的智者,有了他们,我们才得以有了这片异样的天地,我们才不必在老照片里去寻找这美丽的景象,而可以触摸着这些活生生的砖木去感受历史。

小镇东部的The Necropolis,是多伦多最古老的墓园,也曾是多伦多最大的墓地。

这里埋葬着多伦多第一任市长,加国历史上著名的1837年叛乱领袖William Lyon Mackenzie(即加拿大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理William LyonMackenzie King的外公)和联邦奠基者之一,环球邮报的始创人GeorgeBrown。

墓园里也有多伦多早期居民安息处(The RestingPlace of Pioneers 1851-1881),共埋葬了984具开拓者遗体。

椰菜镇居民Lamb,是一位实业家和政治家,于1888年在墓园边的Don河谷坡地上,建起了多伦多第一个动物园。直至1974年迁走,这里改设为一个由多伦多市公园局管理的,真正运作的小型示范性农场。这就是椰菜镇的RiverdaleFarm。

The main barn是从万锦移建的1858年老古董。

现在,这个都市农场主要养殖了常见的家禽农畜,比如鸡鸭,山羊,绵阳,猪,马,驴,牛等,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个熟悉农务,增长知识的场所。

每次来,在这都市的村庄和森林里,都可以看到兴高采烈的父母和感到稀奇的孩子们。

今年夏天,当市府为了减少预算,降低费用,计划关闭农场时,导致了椰菜镇居民和多伦多市民的竭力反对。椰菜镇居民还组织了相关运动。也由此可见,这小小农场在市民生活中的重要性。

东边的Riverdale公园,位于Don河两岸,有步行桥相连。临河的大斜坡草坪,是冬天滑雪坡的好地方。

到椰菜镇,还务必到访Allan Gardens。公园是由Allan于1857年捐赠给多伦多园艺学会的。Allan是学会会长,也曾任多伦多市长和联邦参议员。1860年,公园举行开放典礼时,威尔斯亲王,即后来的爱德华三世国王也亲临现场。最早的温室建于1879年,但毁于1902年的火灾。现在矗立原地的维多利亚式样Palm House重建于1910年。后来又扩建了其他五个花房。面积达16000平方尺。有包括热带在内的多种植物和盆栽。在这里,可以摄影,赏花,闲步。

银装素裹的白色圣诞季节已经到来。椰菜镇该是怎样的打扮妆容呢?我想象着,也期盼网友们去走一着,捕捉住那些浪漫温馨童话般的画面。

椰菜镇保护协会:http://www.cabbagetownpa.ca/

椰菜镇人物志:http://www.cabbagetownpeople.ca/

Riverdale农场:http://www.friendsofriverdalefarm.com/

Allan Gardens:本博“冬日花房Allan和Centennial温室

(刊于”加拿大城市报“)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那些老式房子虽然很有特色,但总觉得像鬼屋~

    Jordan [ 评论 @ 2012年4月27日 00:12 # ]
  2. 跟着你的链接, 可以走遍多伦多了~~

    olive tree [ 评论 @ 2012年4月27日 12:31 # ]
  3. 从图到文,太棒了,特别是那些史实细节,不读不知道,看似平淡无奇的日常所见,背后有这么珍贵的人文故事···非常受益。

    凌波仙子 [ 评论 @ 2012年4月28日 20:06 # ]
  4. 真是爱极了椰菜镇的这一排排别致优雅的小屋。 曾在比邻的东区唐人街住过三年,清晰记得每天早晨穿过riverdale park 和这一排排小屋去parliament 街上的workshop 找工作的情景。这里的一切是我每个清晨和黄昏的记忆,同时也严重影响了我对建筑的审美取向。对那种有点旧,有点老,有点小,但精致幽 雅的维多利亚式房子总是情有独钟。 曾经梦想和我的狗走在椰菜镇落叶铺满的小路上,去年的万圣节我又回到了这里,My dream has come true. 这就是我心中挥之不去downtown 情结

    bluelove [ 评论 @ 2012年6月15日 10:18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