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旺文集

旺旺与您共同分享加国生活创业的体验;旺旺努力为您奉献精彩的访谈文章。

网络名人王又辛谈"3.11"父母团聚移民游行示威

字体 -

前言:
  2005年3月11日,以华人为主的多个族裔的移民人士约500人聚集在加拿大联邦移民部长Giuseppe Volpe位于多伦多的办公室,抗议移民部对父母团聚设置人为障碍。
  4月18日加拿大移民部宣布,扩大接收家庭团聚类移民,并放宽对外国留学生的限制,以吸引更多的留学生,预计数以万计的中国申请人将因此受益。
  移民部长Volpe宣布,未来两年,将把属于家庭团聚类移民中的父母和祖父母移民数额从目前每年的6千人扩大三倍,达到1万8千人(注:2000年为2万1千人),200万元用于审核这方面积压的申请案例。
Volpe说:“这样做是要加快所有申请人的审批程序,同时让申请人能够回来等候审批完成。”
  移民部长Volpe承诺,在新措施之下,父母及祖父母移民的等候时间将缩减到一年左右(注:和2003年的进度相当)。
  导致父母团聚移民政策的改变到底是游行示威的结果,还是联邦大选即将爆发前的政治游戏?本期“名人访谈”中,旺旺将对话网络名人王又辛,一起讨论”3.11″父母团聚移民游行示威。

旺旺:请问您参加”3.11″游行了吗?
王又辛:我参加了。(旺旺:您是组织者之一吗?)不是。我看到他们在网站上发的关于游行的帖子以及他们在超市门口发的传单,对此我很关心,而且我决定我要参加。

旺旺:您有没有要担保父母团聚移民的需要?
王又辛:我的父母来探亲过。(旺旺:考虑过给他们申请团聚移民吗?)我正在为他们申请移民,所以说去参加游行也确实跟我自身的利益相关。

旺旺:您觉得”3.11″游行的意义在哪里呢?
王又辛:我觉得这件事是值得大力宣传和鼓励的,就象赵平波(加国无忧网站负责人)说的“我们中国人能够敢于站出来争取自己应得的权利,表达自己的声音,这本身就是值得鼓励。”实际上,这次活动不仅是中国人发起和参与的,也有其他族裔的人参与和组织;但是,中国人,特别是来自大陆的移民在其中起到了特别重要的作用。其实,所谓抗议,所谓向政府反映情况,也是在帮助民主的政府实现民主的行为。所以,我们的举动是善意的,是帮助,并不是对抗。(旺旺:是不是我们有什么要求都一定要通过游行示威的方式表达?)当然不是。如果有一个正当的渠道,一个能够正当反映人民意见的渠道的话,当然不需要通过游行的方式。一般来讲,我们可以通过选区的议员去找移民部长(移民部长本身也是选区的议员之一),如果这些渠道都很畅通的话,这自然很好。就这件事来说,组织者事前也联络了一些各个党派的议员,也找了华人社区的负责人,但是,令人遗憾的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说话和表明自己的态度。自由党的一些议员也只是表明愿意帮助转达这样的要求,至于说结果如何,没有人真正愿意去关心;平时活跃的华人社区的一些负责人也都集体失语。(旺旺:您觉得华人社区的一些负责人在这件事情上不愿意出头的原因是什么呢?)客观来说,社区的负责人还是为同胞做了很多事情,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能期望他们做所有的事情。当然,在这个问题上集体失语,我觉得这确实也是个问题。

旺旺:除了向议员反映,和采取游行示威的方式,有没有想过借助媒体的力量?
王又辛:我知道政府的各个部门都有专人负责阅读每天的报纸,从中搜集跟本部门相关的各种民间的声音和信息,并且每天作出总结向上级汇报。借助媒体的力量,得到媒体的支持,在这次也做得很好。组织者之一的Karen Liang接受了多元文化Omni2电视台的采访,也接受了CBC广播第一套节目”Morning Canada”的专访,同时中文报纸在渥太华也采访了移民部的发言人,移民部发言人也透露了很多重要的信息,比如他们自己说“我们也知道中国人的父母移民来这里很多是为了看孩子”,这说明我们的诉求他们是知道的。

旺旺:我记得游行的一个理由是“华人家庭团聚要等10年”,请问10年有什么根据吗?
王又辛:这个情况我不清楚。这是他们组织者告诉我的,他们是通过MP从移民部查到的。但是,被拖延的事实是肯定的。因为在2003年以前申请的案子基本都是在一年内就结案的。但是,现在申请的人都是要等好几年。(旺旺:我觉得这也不一定不正常啊,比如拿技术移民来说,1998、1999年之前申请的,都是几个月就批下来了,但是其后申请的总是要等1年、2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因为刚开始的时候申请的人少,处理的速度就快,等待的时间就短;随着申请人数的增多,人手不够,那就要等得久一点。父母团聚移民差不多也是这样的情况吧?)我们能理解这种情况,但是移民部长谈话中已经承认了从2003年开始就人为拖延了父母团聚移民的进程。(旺旺:为什么要人为拖延呢?也是考虑到对加拿大社会的负担?)也许吧。

旺旺:还有人提出说游行的理由之一是移民部分配给印度人父母移民的配额比中国多得多,您了解这个情况吗?
王又辛:我听说过,但是具体数字我不清楚。

旺旺:对于父母团聚这件事,有人说,父母团聚的多了会增加社会负担,影响加拿大的社会福利,您怎么看?
王又辛:这种情况是客观事实,很多人都持有这样的观点,而且。但是,我要说明,加拿大本身就是移民国家,制定移民政策的时候已经考虑到这些人可能会申请父母过来;加拿大的移民法里就有父母移民的条款。我们要求的不是更改法律,而是希望法律的执行部门——移民部要按照法律的规定去执行,有意拖延是不对的。要说到老人对加拿大社会的负担问题,主要的还是医疗保障的问题,其他象老人金,我想10年内这些老人都不太可能申请得到。我们经常听到国际上总是攻击中国的人权,我们也都同意加拿大的人权状况很好。那么,父母移民本身就是人权,也是法律规定的。跟人权和法律赋予的父母移民的权利相比,对社会增加了一些负担,我个人认为要小得多。而且我们移民的时候年龄都在30岁左右,在中国的时候,我们从幼儿到青年时代都是由父母供养;现在我们移民来到加拿大,能够为加拿大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如果我们把父母申请过来让他们享受加拿大的一点优越的社会福利,我觉得这也是对父母供养我们的回报。有人觉得自己没有父母移民的问题,所以就不关心,也不支持,抱着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这样的话,真的轮到自己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又怎么指望得到别人的支持和理解呢?这让我想起二战期间希特勒屠杀中的幸存者马丁·内莫勒牧师曾说过一句名言:“当他们把魔掌伸向共产党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把魔掌伸向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把魔掌伸向贸易联合主义者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贸易联合主义者;当他们把魔掌伸向天主教徒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他们把魔掌伸向了我,这时,已经没有任何人站出来为别人说话了”。也有人说如果每个家庭都申请四个老人过来怎么办?我觉得这不是事实。我们从移民部的数据看,过去几年中,每年移民加拿大的人数在20万左右,但是家庭团聚类的移民只占2万人左右,而且家庭团聚的移民中还包括了配偶、子女,所以只有很少的父母移民了。在我们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平时我们出去玩,比如BBQ,我们注意到凡是有印度人的地方,必有印度老人,而我们中国人的这些活动中老人的比例相比就少得多。作为儿女申请父母移民,原因是多重的,首要的原因我认为是孝敬父母。人在不同的时期、阶段有不同的方式,以前经济条件差一些,住房以及生活困难,就给父母寄些钱;现在移民了,生活稳定了,让父母移民出来开开眼界。另外一个申请父母移民的原因是看孩子。现在托儿费说实在的真的很贵,一个小孩一个月的托儿费要800元。象我们这样,生了第二个孩子,刚买了房子,确实无力支付这么高昂的托儿费,而且我们收入高了又不能享受托儿补贴。两个孩子一个月要花1000多元的托儿费,我们难以承受。
  当然,父母来了后,也会有很多问题。首先他们会感到寂寞,此外饮食习惯、出门要开车,语言、文化的差异,没有朋友……所有这些,都成为父母是不是在这里待得住的问题。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是能不能和子女处理好关系。除了父母、子女之间的互相理解、谦让,经济条件也是父母和子女能不能相处和睦的重要因素。

旺旺:您刚才提到申请父母团聚移民很多是为了带小孩,这是不是存在一个隔代教育的问题?
王又辛:首先,让父母带孩子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一方面老人能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另一方面老人带孩子和幼儿园的正规教育还是有区别的。我注意到现在有很多人把孩子送回国内让父母带,这种情况就更要差一些,毕竟孩子离开父母到一个陌生的环境由爷爷奶奶看着,而爷爷奶奶的爱和父母的爱是不一样的。明明知道请父母带孩子,甚至把孩子送回国不好,但是,确实是很多新移民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情况。

旺旺:其实,父母团聚来了,有些老人不一定喜欢这里:他们没有朋友交流,连电视都看不懂,天气冷出行也不方便,甚至跟晚辈住在一起还会有矛盾…….对此,您怎么看?
王又辛:父母移民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是解决健康保险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来去是否方便的问题。如果不是移民,而是探亲方式,向北京使馆申请一办就要好几个月,可能办理的时间比待在加拿大的时间还要长。如果移民了,有了枫叶卡,任何时候来去都很方便。现在移民部政策已经有所改变,可以允许有多次往返的探亲签证,以前就没有啊。(旺旺:既然已经允许有多次往返签证了,那么要求父母移民的愿望还那么迫切吗?)争取父母移民权利和可以多次往返是两个概念,就象有人曾经说“加拿大不欠你父母团聚,要团聚可以回中国团聚”,但是加拿大的移民法赋予了我们父母团聚移民的权利,我们就要理直气壮地去争取。(旺旺:那么,您认为团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团聚的意义有两层,一方面能够享受天伦之乐和赡养老人,另一方面,老人也确实解决了很多上班的子女的实际问题。

旺旺:这次活动从一开始,就有人担心是被人利用的,您觉得会被利用吗?
王又辛:这次活动之后,自由党政府很快就宣布了几点改正的意见,有人说他们有拉选票之嫌,但是我不这么看。无论从各种统计、分析数据看,还是从我们接触的人来看,父母团聚移民还是很少。自由党会傻到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得罪多数人,他们会这样去拉票吗?(旺旺:但是中国有句老话叫“会哭的孩子有奶喝”,自由党政府是不是要先满足你们这些“会哭的孩子”?)他为了满足10%的人,可能就要冒失去90%的票的危险,你说呢?他选择在可能爆发大选的前夕宣布这样政策的改变,他们必然要考虑社会和民众的反应。如果有人出来反对,我能替他们想到的辩护的潜台词就是“我在维护人权,维护法律。”(旺旺:如果说是“维护人权,维护法律”,那么以前为什么就不“维护人权,维护法律”呢?)知错就改麻。

旺旺:关于父母团聚移民的政策的修改和配额的增加,您认为是因为游行的原因吗?
王又辛:是,我认为起码是部分原因。(旺旺:是您个人的主观判断?)目前为止,是我个人的主观判断。

旺旺:再回到被利用的话题,您认为反对党在利用你们的活动攻击自由党吗?

王又辛:我从活动的组织者听到一些,但我本身不清楚。保守党的党纲其实不是特别主张移民的,如果他们在利用这次游行的话,他们应该期望把活动的影响闹得越大越好;但是,对我们来说,我们需要的就是解决问题。所以,我们有自己的头脑和智慧,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利用的。

旺旺:现在这个问题得到了改正,是不是以后还会考虑游行呢?
王又辛:我个人认为游行不一定永远是最好的方式。毛主席早就教导我们做事要“有礼,有利,有节”。

采访手记 :
  王又辛,这是一个在大陆移民中曾经红极一时的名字。曾记否,多少新移民和准移民把他发表在网络的系列文章《新移民给国内朋友的信》(又名《王又辛和他的长信》)当作移民的“红宝书”。我相信,在中国人移民加拿大的当代历史上,王又辛和他的《长信》一定占有一席位置。本来想跟王又辛探讨《长信》和《长信》如何影响到他本人的事业和生活,但是,遗憾的是,他并不愿意多谈;尤其遗憾的是,应他本人的要求,本期的访谈不能上他的照片,从而让想更多了解他的人感到失望,这里只能向各位读者深表歉意。当然,这不妨碍我依然敬重他——为他曾为新移民做出的一切,也为他现在依然愿意为华人社区的建设和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