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这是对焦虑症的治疗最为有害的一个误解。社会传统中的所谓感觉好主义为这样一个有害的观点煽风点火。包括感觉好主义在内的社会传统观念把情绪和身体的痛苦看作了过正常生活的障碍,从而引申出这样一个害人的观点:

为了活得好,我必须思想乐观、感觉良好。只要我开始积极地思考并且感觉好的话,我的生活就会蒸蒸日上。

这是一个陷阱。

这个陷阱的诱饵是你在焦虑、恐慌、担忧、不请自来的想法或者记忆中体验过的情绪和心理上的痛苦。在你的心里,这些痛苦不仅仅是痛苦,而是“坏的”痛苦。你的思维把这一种痛苦判断为不能接受的,并且进而把它和你的无能为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挂上钩。当焦虑的痛苦出现之际,你追逐它,要把它赶跑或至少削弱它。而且,你试着用不同的方法去阻止这种“坏的”痛苦以后再次出现,等等等等。

如果你上钩了,我们来看看你的生活会怎样。你把自己大量的精力、时间和资源都用来控制焦虑和恐慌。你坚持不懈地这样做因为你这样做的时候能够得到某些短暂的安慰。你这样做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文化一直给你洗脑,让你这么做。

如果你体验过惊恐障碍的话,你会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样的。在杂货店或随便什么地方体验惊恐袭击会让人非常的不愉快。其结果是你也许为了避免这种体验的再现而决定防范于未然。于是你可能采用以下手段:停止购物,或者和一个“安全的”人一起购物,或者只在晚上很迟的时候当店里没什么人的时候才去购物,等等。并且你会一直专注于放松自己,留意自己惊恐袭击的征兆。

类似的策略,有社交焦虑症的人也会使用。他们会采取许多步骤来减少或避免在社交场合感觉焦虑。在我们这个高度社会化的世界里,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想象一下一整天不和人互动因为担心你可能会在他们面前恐慌或者出洋相。更困难的是,我们知道自己不能掌控他人会如何对我们作出反应。

事实上,我们不难猜到:以上策略对你来说不是很有效。焦虑会回来,可能来势会更加凶猛。更糟的是,你把本该做那些你真正在乎的事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了管理和控制焦虑上。

因此焦虑管理和控制实际上加倍你的痛苦:在更加焦虑的痛苦之上,你又多了一层失落或遗憾的痛苦。当你没能够做那些你真正在乎的事情的时候,你经历这额外的痛苦。这两类痛苦都是和不愉快的想法和情绪做斗争的自然结果。

研究表明:一个人越是不想要焦虑的想法和情绪,他越是会经验更多的焦虑。不想要的想法和作为实际上是给焦虑的柴火添上了油。

管理和控制焦虑是一个必败的游戏,只能给你带来许多不必要的痛苦。你可以避免陷入焦虑的陷阱,如果你能学会不上钩的话。你可以学会活得更好但无需先做到思想乐观、感觉良好。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