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大多数人生病了都要求治疗,没几个人会表示愿意继续生病的。可是,在心理/精神疾病领域,却有一个不成文的说法,可以称之为“生病的权利”。简单一点说,就是心理/精神疾病患者有权利拒绝医治和帮助,继续生病,只要他/她没有对自己或他人构成生命财产健康等方面的威胁。

这个不成文的说法和北美关于心理/精神疾病病人的权利的保护和相关的法律息息相关。在历史上,北美曾经和中国一样,如果有人精神病发作,家人甚至邻里就可以把她/他送进医院,甚至关进疯人院。但是现在美加两国的法律是强调病人个体的权利不受他人和医疗工作人员的侵犯。因此,在北美,对于心理/精神疾病患者的强制性的住院和治疗是要在极端情形之下才可能发生的。

所以,对于华人父母来说,如果孩子满16周岁了,就要了解孩子“生病的权利”。换句话说,一旦孩子16周岁,其父母就基本上丧失了替孩子决定是否接受治疗、是否住院的权力。极端一点,(16岁以上的)孩子有权不让父母知道她/他的病情,不让父母和她/他的心理医生、精神科医生沟通。而父母,虽然也许能够为治疗人员提供自己的看法和观察,却不能替孩子决定他/她是否需要治疗,需要什么样的治疗(除非孩子同意)。

这样一个权利对于华人父母来说有点不可思议,却是北美的实际情况。其带来的困扰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一个16岁以上的孩子有了明显的心理/精神疾病,他/她不愿意接受治疗,或者在治疗过程中不配合,父母大多数情况下没有任何权威或力量可以强迫孩子。

没有强制的力量不等于没有力量。在尊重孩子生病的权利的同时,父母依然是一家之主,依然有自己的力量和对孩子的影响力,这些相对“软性”的力量就是父母能够使用来帮助孩子,使得他/她能够接受有效治疗的杠杆。很多时候,父母自身需要寻求心理辅导,以找到自己的力量和帮助孩子的方法。

对于父母而言,最容易的看来是在孩子16周岁之前,如果发现了心理问题的苗头,尽快为他/她安排治疗。

在孩子16周岁之后,父母能做的主要是和孩子谈判。这对于华人父母而言特别困难一点。因此,这个时候,许多父母自身需要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

树人青少年心理咨询室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