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树人心理咨询

杰出的社会心理学家约瑟夫•胡嘎斯[1]过去几十年在研究一个听上去很郁闷的话题:悲哀。那么,研究悲哀是否让他很难受呢?一点也不。事实上,正如胡嘎斯在六月那一期的《心理科学趋势》[2]上说的,他和同事们发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心情不好能够促进思维、提高动力,甚至帮助你更好地与人交往!在这枚硬币的反面,心情好有时反而会带来思维和行为上不良的后果。

下面是关于悲哀胜过快乐的七个发现:

第一,增强记忆力。有一项研究,测试的是刚刚到过某商店的人对店中细节的记忆力。阴郁、寒冷的天气里购物的顾客比晴朗、暖和的天气里购物的人记得更多的细节。另一项研究发现:同一场冲突的目击者中,对于一句有意误导的问话,心情不好的人较心情好的人更不容易被影响到而记错。胡嘎斯相信:这些发现表明心情不好的人对于自己所处的环境更为敏感,心情好的人更容易“随波逐流”。

第二,提高判断力。在实验心理学有一个经典的发现叫做“首因效应”。如果你读两段关于吉姆的话,第一段话把他描写成一个安静、害羞、内向的人。第二段话集中描写他外向的特点。你会记得他是内向的人,而把其外向的行为看作没有代表性的。假如你读同样两段话,但是次序对调的话,你会把吉姆看成一个外向的人。胡嘎斯发现:好的心情会放大偏见,而坏的心情会去掉偏见。这再一次说明:悲哀的人判断力更准确。

第三,降低轻信的机会。心情不好的人在许多方面更容易持怀疑态度,从而更不容易相信那些都市怪谈,更能够觉察虚伪之人。

第四,减少模式化看法。在一项实验中,胡嘎斯和同事们要求实验对象扮演警察,玩一个“开枪——不开枪”的游戏,看到坏蛋才开枪,看到目标手里拿着可乐罐或手机则不开枪。他们还让一半的目标缠上穆斯林的头巾(在中东地区冲突加剧之际常用的威胁信号),让这项实验变得更复杂。结果:戴穆斯林头巾的目标被枪击的几率更高,而心情好的人更多地枪击戴头巾的目标(因此,心情好不一定使你待人更友善)。

第五,提高动机的持久性。在困难的任务面前,心情不好的人较之情绪中立状态的人更能够坚持不懈,更不容易作茧自缚。另一方面,心情好的人更容易半途而废,更容易犯饮酒误事之类的错误。

第六,使人更礼貌。与刚看了一部开心的电影的观众比,刚看了一部悲伤的电影的观众在提出要求时会更礼貌,说话更有条理。开心的人对于听众更不敏感。

第七,让人更公正。在另一项实验中,实验对象玩“独裁者游戏”(比如,你有10元钱,你决定如何与另一个玩家分)或是“最后通牒游戏”(你可以向另一个玩家提议如何分钱,如果你提议自己保留9元,只给她1元的话,当然另一个玩家也可以对你说“没门”;那样的话你们两人一分钱也拿不到)。心情不好的人在这类经济有关的游戏中表现得更讲理,更慷慨,而心情好的人再次表现出自我中心性。

胡嘎斯从他的一系列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这些实验结果和最新文献及大众文化中存在的片面强调好心情的好处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我们越来越认识到:好心情虽然有一些好处,并不总是有吸引力的。”

胡嘎斯同时指出了几个重要的限定条件。最重要的是,这些实验结果涉及的只是日常生活中轻微的消极情绪,而不是强烈的、持久的、让人衰弱需要临床治疗的抑郁症。

胡嘎斯的研究给新出现的一类强调消极和积极的情绪、情感对人都是有用的文献提供了更多证据。因此,胡嘎斯评论说,一刻不停地追求浅薄的欣快感也许会弄巧成拙。

因此,下一回你有点悲伤,不需要自责,也不必急忙跑到药柜去拿精神治疗药,也许你可以采用禅宗的看法:这是你的下意识在和你说话,仔细考虑一下你一直都在做些什么,煞住车,认真地想一个不同的策略。

{作者:道格拉斯·肯瑞克,原文发表于《今日心理学》网站}

[译注]

1. 约瑟夫·保罗·胡嘎斯(生于1947年)是澳籍匈牙利社会心理学家。

2. 《心理科学趋势》(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是心理科学协会[3]出版的同行评议的心理学双月刊。

3. 心理科学协会(The Association for Psychological Science,简称APS), 前身是美国心理协会(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Society),是旨在促进科学心理学发展的非营利国际组织。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