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树人心理咨询

语言学上的意义是一种非实物的连接。两个物体可以在实物上相连接,比如把它们钉在一起,或者其中一个用重力或磁力把另一个牵引过来。但是它们也可以象征性地联系在一起。国旗和国家的关系就不是实物上的分子与分子间的连接。假如一个国家及其国旗天各一方,它们间直接的、实物的连接没有可能,但象征性的联系却依然如故。

人类的思维已经进化到通过意义来理解事物的程度了。谈论做过和经历过的事情是人类社会化的一部分 。我们的大部分知识是从他人那儿习得的,而非来自直接经验。我们的生存取决于我们对语言的学习、与他人的合作、对道德准则和法律的遵守等。语言是人类操控意义的工具。人类学家总喜欢探寻规则之外的特例,但是迄今为止他们仍然没有发现一种摈弃语言的文化。语言是人类的共性。但这里有个重要的区别。虽然语言作为整体来说是普遍存在的,但是特定的语言却是人发明出来的,且受文化的影响而多种多样。意义也是普遍存在的,但是我们却不能发明它;我们可以发现它。再看看数学作业的例子:那些符号是人类主观发明出来的,但是5 x 8=43表达的想法本质上是错误的,这点却不是人类可以编造或篡改的。

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心理学教授、神经系统科学家迈克尔·加扎尼加,提出了“ 左脑解释程序 ”的说法。这个说法指的是大脑有一部分看来几乎完全致力于用语言来描述一切经验。就如加扎尼加论证的那样,左脑解释程序的解释并不总是正确的。对做过或经历过的任何事情,人们很快想出一种解释,捏造些细节来自圆其说。他们犯的错误已经让加扎尼加怀疑这一程序有无价值。但是他的失望可能受到了科学家一个自然的假设的影响;这一假设认为:思考的目的在于找到真理(归根到底,这是科学家自己该做的事儿)。恰恰相反,我觉得思考的主要目的之一是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思想会犯错误;但是当我们谈论思想的时候,其他人可以指出并改正错误。总的来说,人类以集体方式接近真理,靠的是讨论和争论,而非独自冥思苦想。

许多作家,特别是那些有冥想和禅宗体验的作家,注意到人类的大脑终日絮絮叨叨。当人试着冥想的时候,大脑会因太多想法而超载。这些想法有时被称为“内心独白”。为什么会这样?1890年出版的《心理学原理》的作者威廉·詹姆士,说思考是为行动服务的,然而实际上有很多的思考看来与行动无关。不过,把想法诉诸文字是与他人交流这些想法的必要准备。交流是重要的,它是人类跟集体联系并融入集体的方式;而融入集体是我们解决生存和繁衍这一永恒的生物学难题的方式。人类大脑进化到能一整天喋喋不休是因为大声说话是我们生存的方式。说话要求人们把自己做的事用语言表述出来。熊能够下山找水喝,人也可以;但是只有人能想到“我要下山找水喝”这句话。实际上,人不仅能想到这句话,还能把它大声说出来,然后其他人会跟着一起去;或者警告说最好不要去,因为有人看到水边有一只熊。通过说话,人类共享信息并与他人建立联系;这就是关于我们人类是什么的答案。

人的大脑天生地具有将事物用语言表达出来的能力,这一点得到对儿童的研究的支持。儿童会经历这些阶段,在一个阶段他们大声地喊出所见物品的名字,在另一个阶段他们想要给各种各样的单个物品命名,比如说衬衫、动物、甚至自己的大便。(有一段时间,我们的小女儿用许多亲戚的名字来为自己的大便命名;她这么做看来不带任何敌意也不是出于无礼,虽然我们不鼓励她告诉那些她命名的人这件事。)这种形式的思想表达对解决问题或任何我们熟悉的思考的实际用途没有直接的作用,但它确实帮助我们将生活中的具体事件转化成言语,这样我们就能和他人分享并进行讨论。人大脑的进化使集体对话(即社会性叙事)成为可能。人类理解事物的不懈努力从小处着手,开始是单个事物和事件;非常缓慢地,我们接触更大、更完整的体系。在一定程度上,我们是在攀登意义的阶梯——从单词和概念的简单组合(句子)开始,然后到宏大叙事、包罗万象的洞察力、或者无所不包的理论。

民主制度提供了一个具有启发性的例子,说明人类是如何使用意义的。自然界中不存在民主。每年无数人类群体组织选举活动,但是至今为止在其他物种中我们未能观察到这种活动。民主是人类的发明还是发现?民主或许在许多不同的地方独立产生,但其根本的相似性表明:它曾经就在某个地方,等待着被发现。民主的具体实施方法(比如,如何计票)是人类的发明。即便如此,民主的理念曾经只是等待着,等着被人们偶然发现和使用。

对人生意义的好奇表明你已经在这个阶梯爬了好长一段路了。要理解新遇到事物的意义,人们也许会问:制造这东西的目的是什么?它是怎么来到此地的?它有什么功用?当他们谈及生命的意义时,类似的问题就出现了:为什么(或为了何种目的)生命被创造出来?生活怎么会过成这样?正确的或最佳的度过一生的方法是什么?想当然地认为这些问题都有答案是人之常情。孩子是这样学习香蕉的知识:它是从商店里来的,在那之前,它长在树上。它很好吃,吃的时候你先要剥掉外面的皮(这很重要),然后才能吃里面软软的甜甜的果肉。自然地,我们以为人生也能以同样的方法来理解。只要弄明白(或从他人那儿学到)它是什么和如何应对就可以了。读书、上班、结婚、生孩子?都是肯定要发生的事。人们想要搞明白这一切还有一个充足的理由:如果你有一根香蕉但不了解它,你也许不知道如何吃它,不能从中受益。同样地,如果你的人生具有某个你所不知道的目的,你也许最终会虚度年华。假如人生有某种意义的话,与它失之交臂是多么悲哀啊!(待续)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