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树人心理咨询 我们开始理解”生命的意义”这一概念是如何将两个大不相同的事物联系在一起的。生命是一个物理和化学反应的过程。意义并非实物间的连接,而是某种存在于符号网络与上下文中的东西。由于生命的意义不是纯粹的实物,它才能够跨越漫长的距离,穿越空间与时间来建立联系。还记得我们关于快乐与意义的不同时间范围的调查吗?快乐可以接近物理现实,因为它就发生在此时此地。从某种重要意义上讲,虽然没有什么类似意义的东西,动物可能也会快乐。相反,意义以超越实物连接的方式把过去、现在与将来联系在一起。当生活在当代的犹太人庆祝逾越节时,或者当基督徒象征性地喝上帝的血、吃上帝的肉来庆祝圣餐时,他们的行动是由与在遥远的过去发生的事件(当然,是否确有其事还有待商榷)间的象征性关联引导的。把过去与现在联系起来的并非某种实物连接,像多米诺骨牌逐个倒下的那种,而是跨越了数个世纪的一种精神上的联系。

人对生命意义的追问并不仅仅是出于纯粹无聊的好奇或害怕错过的心理。在人类生活中,意义是一种强大的工具。理解这工具有何用途能够帮助我们在不断变化的人生过程中体会其它的事物。生物或许总是处于变化之中,但无穷无尽的变化使得生命达不到平静状态。生物渴望稳定,试图与环境和谐共处。他们想知道如何觅食、汲水、得到遮蔽等等。他们发现或创造可供休息可保安全的所在。他们可能多年住在同一座房子里。换句话说,人生无常,在此过程中人们不断努力地减慢或停止变化,直至死亡。要是人生可以定格就好了,最好定格在某个完美时刻。那就是浮士德与魔鬼打赌的故事里的深刻主题。浮士德丢掉了灵魂,因为他挡不住让人生停留在美好一刻的诱惑。这类愿望不过是白日梦罢了。直至结束,生命都不会停止变化。但生物还是尽力构造某种程度的稳定,减少不断变化带来的混乱以形成一种比较稳定的现状。

相比之下,意义很大程度上是固定的。语言成为可能,只有当词语对每个人而言含义相同,从今天到明天意义不变才行。(语言确实会变化,但这种变化来得缓慢且相当被动。语言要实现其功能,相对稳定性是必须的。)因此意义成为一种重要的工具;通过这一工具,人类在其世界里建立了稳定性。通过对四季更替的认识,人们得以规划未来几年的生活。通过建立持久性的产权,人们得以开发农场、种植庄稼。

至关重要的是,人类通过合作来对语言的意义施加影响。语言必须是共享的,因为属于个人的语言不能算真正的语言。通过互相交流和一起努力,我们创造了一个可预见的、可靠的、可信赖的世界:在这里,你能乘公车或飞机到你想去的地方;你知道下周二再买食物也可以;下雨或雪的时候你不必睡在露天,可以躺在温暖干爽的床上;等等。

婚姻是个很好的例子,可以说明意义如何栓住这个世界、且为其增加稳定性。大多数动物只是交配,虽然某些动物有长期甚至终生的伴侣,但只有人类才结婚。我研究亲密关系的同事会告诉你:即便结婚多年后,两人的关系依然在不断发展与变化。然而,婚姻这一事实是不变的。即使你对配偶的感情和行为也许发生了很大改变,但是你要么已婚要么单身的事实不会每天都不同。婚姻将这些起起伏伏熨平,帮助稳定两人的关系。这是已婚的夫妇比未婚的男女朋友更有可能长相厮守的原因之一。随着时间的流逝,回想你对恋人的感情会变得困难、复杂起来,并且还可能总是不完整。但要想起你何时从未婚进入已婚是简单的,因为它发生在某一确切的场合,且被正式记录了下来。意义比情感更稳定,所以生物把意义看作它们对实现稳定的无止境追求的一部分。

1946年《人类对意义的追寻》一书的作者、奥地利精神分析思想家维克多·弗兰克尔,试图修正弗洛伊德的理论,把对有意义的普遍渴望加入弗洛伊德的其他驱动力行列。弗兰克尔强调目的意识。毫无疑问,那是人生意义的一方面但并非全部。我自己对人们最后如何找到人生的意义的研究,最终落实到一份”意义的四种需要”清单;并且在随后几年中,这份清单被证实很能站得住脚。

这份清单的要点在于,当你拥有满足所有四种需要的东西时,你会发现人生是充满意义的。相反,未能满足这些需要中的一种或几种的人有可能会发现人生的意义不足。任何一种需要状况的改变应该也会影响人们对人生意义的看法。

第一种需要当然是目的。弗兰克尔是对的:没有目的,人生会缺少意义。目的,是一个未来事件或状态为现在搭建的框架,将不同时期连接成一个故事。目的可以分成两大类:一是朝向某个特定的目标(比如,赢得冠军、成为副总裁、或者让孩子健康成长),二是实现某种状态(快乐、精神救赎、经济安定、智慧)。(待续)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