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既然病人有生病的权利(见“生病的权利与帮助孩子”一文),那么父母或家人是否没有办法让16岁以上的病人接受治疗呢?

显然,最好的办法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孩子在最低限度对于心理咨询持有开放的心态。

但是,在许多情况下,由于病人自身心理问题或疾病的影响,他/她丧失了接受合理化建议的能力。这种情况下,父母或家人处于“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尴尬状态。一方面,看得出病人有心理/精神疾患;另一方面,却又没有办法让病人接受治疗。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是本文所谓的强制治疗。

在加拿大的医疗和法律体系之下,对心理/精神病人的强制治疗虽然可能,但是其效果是相当有限的。因为强制治疗的条件非常严苛。

那么强制治疗的条件是什么?两个条件:其一,病人对自己或他人构成了威胁,或可能无意中伤害到自己;其二,病人的状况(病情)恶化且必须住院治疗。

第一个条件说的是病人有明显的自杀或他杀倾向,或者自我伤害行为等已经对自己或他人构成了威胁。第二个条件说的是病人拒不接受治疗而导致病情恶化,比如,不注意个人卫生的行为,没有正常的作息和饮食的行为,等等使得某些人有理由相信他/她必须住院治疗。

哪些人可以决定一个16岁以上的孩子应该上医院呢?不是父母,不是亲人,不是朋友,不是老师,不是邻居,而是以下四种人:

其一,医生。任何一个医生,不论是家庭医生,还是专科医生,姓名之后有MD (”Medical Doctor”的简写)头衔的人都可以将一个人送进医院,即便此人自己不愿意去。医生可以填写“表格一”来迫使病人接受精神科的评估。

其二,治安法官(Justice of the Peace,中文翻译不准确,姑且沿用)。如果有人(父母、家人甚至邻居)对于某个16岁以上的人有看法,并且能够提供足够可信的证词使得一位治安法官相信该名16岁以上的人需要被强迫接受诊治的话。治安法官可以填写“表格二”来命令此人接受精神科的评估。

其三,警察。如果一名警察认定某人对自己或他人构成了威胁,该警察可以将此人带到医院急诊室或专门的精神病院接受精神科评估。

其四,法官。假如法官认定待审犯罪嫌疑人有精神疾病的话,法官可以命令此人接受精神科评估。

请注意:父母不能决定16岁以上孩子应否接受精神科评估,更不用说住院治疗了。父母需要和上述四种人合作才能够强制自己的孩子接受精神科评估。

不过,以上强迫性手段都是非常有限的,接受精神科评估未必一定会被迫住院。即使住院了,医院的任务也是尽快让患者出院。一旦治疗小组判断病人不再对自己或他人构成威胁,病情得到缓解,他们就会马上开始出院的程序。

因此,在这样的体系下,父母和家人往往比病人本身更痛苦。他们最终的指望在于病人自身能够有一个对于心理治疗的开放和合作的态度。而在心理/精神疾病领域,不少病人,特别是病情较为严重者对于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都有疑惧和拒斥的态度。

这样一个两难境地就是目前许多心理疾病患者得不到充分的治疗的主要原因。换句话说,一方面,心理治疗要成功,病人要对治疗有开放和合作的心态;另一方面,病人由于心理疾病的困扰往往对于心理治疗持有拒斥的态度。

这种两难境地得不到解决的结果就一个字:拖。心理问题拖成了心理疾病,一般的心理疾病拖成了严重的心理疾病。对于孩子来说,治疗机会的错失,其影响不仅是他/她个人的未来,还有整个家庭的未来。

树人青少年心理咨询室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