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树人心理咨询

第四大差异和人生的奋斗、难题、压力等相关。总体而言,这些问题和快乐程度成反比,和有意义程度成正比。调查对象被问及他们最近经历过多少积极和消极的事件。结果,经历许多好事的人看来感觉人生更有意义,也感觉更快乐;这不足为奇。但是坏事就不一样了。高度有意义的人生遭遇大量消极的事件,其快乐程度顺理成章地降低了。压力和人生中的消极事件,尽管和有意义的人生有相当积极的关联,对于快乐却实在是两股强大的打击力量。对于快乐但不太有意义的生活是啥样儿,我们开始有点认识了。压力、难题、担忧、争执,反映了人生的挑战和奋斗;纯粹快乐的人其生活中明显地缺少甚至没有这些烦恼。但这些烦恼看来总是高度有意义的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进入退休那些年我们能看到这种不同:没有了工作的要求和压力,人们的快乐程度提高了,但有意义程度却降低了。

有人会去寻找压力来为自己的生活增添意义吗?更为可能的是:人们通过追求某些有难度和存在不确定性因素的事业来寻找人生的意义。企图有所作为的想法为我们的人生带来起起伏伏;虽然快乐的净收益最终也许不高,但是不论怎样,这一过程都给人生带来意义。举个和我们相关的例子, 从事研究工作极大地提高了我们人生的意义感(还有什么事儿比提高人类知识的库存更有意义呢?)。但是研究项目的进展很少能一帆风顺;研究过程中的失败和挫折会降低快乐的程度。

最后一组差异和自我与个体的身份认同有关。表达自我的活动是人生意义的重要源泉之一;这类活动大多与快乐无关。在我们的列表上,用来询问调查对象一些活动如工作、锻炼身体、冥想等是否自我的表达或反映的37项活动中,和有意义的人生有重大正相关的有25项,负相关的一项也没有。这37项活动中,只有两项(社交和无酒精聚会)和快乐正相关,其它一些甚至和快乐负相关。对快乐最为不利的是担忧;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一个爱操心的人,这个消息怕会让你相当沮丧。

假如快乐人生的要旨在于如愿以偿,那么有意义人生的要旨看来在于表达自我。即便是对自身身份和自我定义的关注也和追求更多的人生意义有关;虽然这种关注也许和快乐无关(如果不是对追求快乐完全有害的话)。这看起来几乎自相矛盾:快乐是自私的,其要旨在于如愿以偿以及让他人为你服务;但是自我和意义的关系却比和快乐来得紧密。自我表达、自我定义、打造好名声以及其它和自我有关的活动更多的是关乎意义,而非快乐。

这一切是否真的帮助我们了解了点人生的意义呢?对这个问题肯定的回答取决于某些值得商榷的假定,尤其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假定:在关于自己的人生有否意义的问题上,人们会说实话。另一个假定是:我们有能力给出真正的回答。我们真知道自己的人生有否意义吗?那样的话,难道我们不是必须能够准确地说出人生的意义为何?回忆一下:关于人生的意义,我和我的同事并没有为调查对象提供定义;我们也没有要求他们给出定义。我们只是要求他们评估一下自己对类似于以下的声明赞同的程度:“总体而言,我认为我的人生是有意义的。” 深入检视人生的意义也许能帮助我们澄清一些基本的原则。

首先,什么是人生?一种回答存在于安东尼·马拉2013年的《生命现象的集合》中。这是一本感人的小说,讲的是经历最近两场战争之后的车臣。小说中的一个人物被困在自己的公寓中无所事事,于是她开始读自己姐姐苏联时期的医药辞典。这本书既不能给她点有用的信息,甚至也不能给她什么可理解的信息,除了她用红墨水圈起来的关于生命的定义:“生命是生命现象的组织、骚动、运动、成长、繁殖、适应的集合。”在某种程度上,那就是“人生” 的意义。我要补充的是:我们现在知道生命是一种特殊的物理过程:不是原子或化学成分本身,而是它们高度有组织的一种舞蹈。肉体含有的化学成分在死亡前后是几乎相同的。死亡不会改变任何一种物质,但是却完全改变了有机体整体的动态。尽管如此,生命依然是纯粹的物理现实。

“意义”的意思要复杂得多。和人生一样,字词和句子都有意义。但是这两种意义是一回事吗?在某种程度上,“人生”的“意义”可以是字典里一个简单的定义,就像上文中我给出的那样。然而当人们追问人生的意义时,他们想要的不是那样的解释;给他们那样的解释就和让身份危机(identity crisis)的患者读他们驾照上的名字一样于事无补。语言学的意义与我称之为有意义的人生之间存在一个重要的区别:后者似乎包含了一种价值判断,或一堆的价值判断,从而暗含了某种情绪。数学课的家庭作业充满了意义,因为它全部是由概念的网络组成;而概念换句话说就是意义。但是在大部分情况下,做加法运算时人们不会投入什么感情,所以他们通常不会将其视为(从我们对其感兴趣的角度来说)很有意义的事情。(事实上,有些人极为讨厌做数学,有些则对于做数学题有焦虑感,但是这些反应几乎不会导致把数学看作人生意义的一种来源的看法。)

人生意义的问题实际上是人生有意义的问题。我们不只是想知道字典对我们人生的定义,假如字典里真有这种定义的话。我们想要让自己的人生有价值,符合某种可理解的背景。不过这些存在层次上的烦恼看来触及了纯粹语言学范畴的“意义”一词,因为它们会带来理解和精神联想。值得注意的是:有意义的人生的许多同义词说的也只是口头上的内容:比如,我们谈论对人生的看法、人生的价值,或者它是否讲得通。要理解人生的意义,我们看来需要在这种不太崇高的层面上与意义的本质进行近身肉搏。(待续)

分享博文至: